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三十七章阵眼
    丁宁已经有过数次要沉沉睡去的感觉。
    这片湖面的区域很广阔,当光线黯淡,从一端看去,甚至不能看到湖面的中端。
    那柄剑便是这里的镇物,就在这根冰柱的下方。
    但是他们的面前有一根冰柱。
    ……
    (本章未完,请翻页)老僧停下了脚步。
    这支军队足有三百余众,全部都是步行,悄然无息的完全像幽灵。
    走在前方的老僧微微犹豫了一下,手中的木杖略微用力往冰面上刺了一刺,看上去也并未加多少力道,然而当他的杖尖往上提起时,冰面上却是已经出现了一个垂直往下的细孔,一缕白色的热气随之像喷泉般涌出,接着热意很快消失,那一个细孔自然被凝结和冰冻的水蒸汽重新封住。
    幽绿的火焰之中,却是有着许多森寒的金色光芒。
    (本章完)
    但对于能够追踪他遗留气息的长孙浅雪而言,这就有些讽刺。
    长孙浅雪的目光落在前方平坦的冰川上,点了点头,嘴角的笑意更加绽放开来了些:“灵虚剑门的这名前辈,也太过欲盖弥彰了些,寻找他留下的气息这么久,却没有想到为了掩盖这片湖,他竟然直接将这片湖面冰封成了冰川。”
    虽然笑得极为矜持,但她在这个时候的笑意,便不同寻常。
    细小的冰片在脚掌下碎裂,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丁宁缓缓的转过身体,目光看向身后黑如浓墨的湖面。
    这些雪犼的背上和后方的负重上,都有浑身包裹着厚重黑棉袍的修行者。但更令人觉得壮观和恐怖,甚至不可思议的是,在这些雪犼群后面更远一些的地方,还跟着一支军队。
    “冰面有些厚,但是下面是一片湖。”长孙浅雪看着他,说道,“是一片热湖。”
    不是六境却偏偏像六境之上一样行走,便让这支无声无息的军队看上去远比前方的那些身影庞大的雪犼群还要恐怖。
    但是那柄剑截断了这下方的某股气机,硬生生的将此处和灵虚剑门之中的法阵沟通,元气的自然波动,却还是使得这里的冰面往上慢慢的鼓了起来,最终形成了这样一根冰柱。
    这根冰柱也只有一两丈的高度,即便是在这种平坦的湖面上也不觉得分外突兀。
    然而世上绝无一支军队,也绝对不可能有一支军队拥有三百余名六境之上的修行者。
    每次当极度的困倦袭来,身体将要失去知觉时,他体内那些看不见的无数细蚕便活跃起来,如吐丝般吐出些元气,让他再度清醒过来。
    幽绿色火焰从极高空坠落下来,拖出的长长焰尾却是因为空气太过稀薄而迅速的熄灭,所以这一团幽绿的火焰就像是在天空之中移动的一只魔王的竖眼。
    所以此刻看着长孙浅雪矜持的笑容,他微松了一口气,轻声问道:“快到了?”
    这是“天戮”,依旧是大楚王朝的强大符器,威力足以笼罩湖面数百丈方圆。
    绿光粼粼的湖面上,已经卸下了负重的雪犼,变成了一道道庞大的黑色影迹,带着一道道狂风,冲袭而来。
    能够在这种地方长途跋涉,且不依靠雪犼这种骑乘而步行的修行者,恐怕至少也需要六境的修为。
    丁宁微微一震,看着脚下的冰面,“这下面是一片湖?”
    即便先前老僧已经杀死了五十余头雪犼,然而这种罕见的强大雪兽依旧次地出现,足有两百余头雪犼拖曳着各种负重,如潮水般涌过湖面边缘,涌上坚厚不知道多少丈的冰面。
    冰层在微微的震动。
    这下面的确是一片热湖。
    丁宁和长孙浅雪也同时停下了脚步。
    当丁宁、长孙浅雪和老僧的身影在湖面的中心地带,消失在黯淡的光线中时,一侧的湖面边缘,缓缓出现了许多高大的黑影。
    最为关键的是,他体内大部分九死蚕的力量,在镇压着长生不死药的药力,而因为那支诡异军队的加入,要得到那柄剑便不再是轻而易举的坦途。
    他用了这样的手段封湖,这片湖面他所遗留的气息,对于长孙浅雪而言就是浓重到了极点,和她本命剑的呼应,简直就如同在这里生了一个巨大的火堆无异。
    然而即便是丁宁和老僧,此刻都可以清晰的感知出来,这根冰柱是用了很长的时间“生长”出来。
    他们还未到湖的对面,接近湖面边缘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就如之前太阳给人似乎永远不会落山的感觉一样,这种地方的黑暗,往往给人永夜,永远不会亮起的感觉。
    那名灵虚剑门的修行者用强大的
    既然不可能存在,便只有一个解释,这些步行的军士不可能都是六境之上。
    ...
    高空里刮过的寒风也陡然开始崩乱,稀薄至极的空气开始颤抖。
    在这种极寒的冰川高处有着一处热湖,便自然表明这里的地脉,或者说蕴含着的一种力量和这冰川之中别处有很大的不同。
    在长陵,早已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然而在这些冰川之间,太阳却好像永远不会落山一样。
    然而潜匿在他体内的九死蚕自然不可能无休止的往外释放元气,他从长陵至今,积蓄了许多年的元气,尤其是在祖地那场灵雨里吸聚到的那种极为精纯的灵气,都在他之前的悄然破境之中几乎消耗殆尽。
    (无锡今天超冷,室内都可到零下八度,这是有生以来我在无锡遇到的最寒冷的天气,空调都不起作用。冻得快傻了,而且还正好写到这种冰天雪地。手指都僵了。最为关键的是...我明天还要出差去更冷,很堵的北京...)
    漆黑的夜空里,陡然出现了一团幽绿色的火焰。
    长孙浅雪花了很久的时间,当那轮似乎永远都不会落山的太阳都即将消失在这些冰峰后的地平线上时,她看着前方突然笑了起来。
    冰川上真正的黑夜来临。
    幽绿的火焰将整个湖面的冰片都映射得如同绿宝石般闪闪发光。
    原先这里也是平坦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手段直接将这处热湖的表面用极厚的坚冰封住,便是不想让人发现这处地方的异处。
    三人沿着冰封的湖面继续前行,在湖面的另外一端,隐隐和长孙浅雪本命剑呼应的气息,似乎就是此行的终点。
    能够捕捉到那名灵虚剑门的修行者留下的一些气息残留,却不代表着任何时候都能精准的把握。
    这种声音虽然和在别处行走时没有任何的区别,但是想到脚下是一个水温很高的热湖,丁宁的心中却是依旧不断生出怪异的感觉。
    她很少笑。
    所以这里便是此处的阵眼。
    即便是在巴山剑场时期,也绝对不存在这样的军队。
    依旧是雪犼。
    在初始的试探和消耗之后,这支军队便再没有出手,一直到此时才开始绝厉的出手,便说明这支军队的目标恐怕和他们完全相同,便是要寻找这柄剑。
    他们找到了这柄剑,那支军队也随之来了,而且很显然的不做任何的隐匿,已经直接发动了进攻。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