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十九章柿事
    散发男子已在他对面坐下,温和道:“为什么?”
    “这个天下,到后来,反而变成了我和你的对弈?”
    一名散发男子手里提着一纸袋柿饼,沿着山间石道缓缓上山。
    风至北方来,吹动天地间飘洒的雪,往南飞。
    然而这名散发男子却是丝毫没有意外般,只是极有气度的朝着他们微微颔首,便接着往上走去。
    听着长陵远近街巷之中燃竹响起的爆裂声,申玄将一片柿饼放入唇间,慢慢咀嚼起来。
    散发男子没有回避他的目光,只是接着缓缓道:“你不想明师弟去,一是因为你认为明师弟去助他,也是于事无补,必死无疑。二是因为你和王惊梦有仇。所以你对明师弟下了毒…你下了噬心散,只是想让明师弟无力而战,放弃前去,但你却没有想到,明师弟明知中毒,还是去了。明师弟最喜食柿饼,你当年的毒也是下在柿饼之中。你想明师弟活,然而却反让明师弟力战毒亡。所以你心中内疚,不喜食,不喜见柿饼。”
    “当年我便知晓此事,但是长陵之乱,明师弟死时,我在东海修行,回长陵时王惊梦已死,巴山剑场也不复存在,这事已经成为旧事,再提也是无用。”顿了顿之后,这名散发男子接着说道:“更何况凭我一人所言,想必你也未必相信。”
    时日渐移,当这朵絮云远离乌氏荒原,飘到阴山之后时,长陵已经除却旧岁迎新年。
    紫衣男子身体微僵,眼睛里尽是不可置信的光芒。
    柿与“事”同音,且柿子原本是火红颜色,红红火火,在长陵,新年里柿饼不仅是作为喝茶时解苦的甜食,还有事事如意的寓意。
    “所以这便是三对三?”
    紫衣男子想着散发男子所说的他们,那灵虚剑门另外的三人,又想着山门等候的那名被斩花了脸的女子,轻叹了一声,站了起来。
    一间有些过分清冷的大院里。
    一朵絮云在丁宁微苦的笑着时,缓缓飘过乌氏的万千营帐,坠下许多重雪,然后继续徐徐往南。
    “当年旧事,你不让明师弟去,固然是不想明师弟赴死,但我辈用剑之人,只求快意,何惧生死,友有难而不赴,大不义。若不是你和王
    这座山距离长陵不远,只是除了极少数这座山门中人刻意挑选的修行天才之外,长陵其余人却一生都无法得门而入。
    “不是不喜食,不喜见,而是根本无法食,无法见。”紫衫男子微垂下头,道:“师兄仁厚,这么多年之后提起当年旧事,到底所为何事?”
    看着走入进来的散发男子,这名紫衫男子先行颔首为礼,恭谨的称呼了一声,然而眉宇之间的一丝欣喜却是迅速化为些许的寒意,他看着散发男子手中提着的那袋柿饼,道:“师兄您是什么意思?”
    对着渭河的一侧,有一块岩石如天然卧佛。
    ……
    散发男子反客为主,开始沏茶,慢慢道:“昔日长陵之乱,王惊梦杀进长陵,明师弟想要去助他,然而你不想他去。”
    “师兄。”
    石庐的墙面和屋面上,都生着茂密的青苔,有些青苔甚至长出了奇异的金黄色小花。
    世所周知,岷山剑宗和灵虚剑门是天下最强的两处修行地。
    她在明,他在暗,所以前面无形之中他赢了数阵。
    她在下着一局棋。
    紫衣男子的呼吸都有些艰难了起来,他看着这名散发男子,慢慢的说道:“我的确无法完全相信师兄,因为我虽然相信师兄的为人,但是师兄你当年毕竟和末花剑的主人走得太近。旁人不知道,但我却知道,若是当年师兄也在山门里,那也会和明师弟一样,一起去长陵。”
    “郑袖想让安抱石为宗主。”
    “你叔父对你有养育之恩,而且教你修行,但是杀死他的并非是王惊梦,也并非是王惊梦的意思。杀死他的是白启,就和当年灭李家一样,这是郑袖和元武的意思,只是最终将这件事也放在了他的身上。”散发男子却只是平静的说了下去。
    一座山,位于大河畔。
    远远听到这名散发男子的脚步声,石庐内一名紫衫男子便开始沏茶。
    “什么?”紫衣男子骤然听出了散发男子话语中的意味,骤然抬头,轻呼出声。
    (本章未完,请翻页)惊梦有仇,想必明师弟要去,你断不会用这种方法阻拦。”
    下方有一座石庐。
    这名紫衫男子面容寻常,身材也寻常,然而身上的肌肤却是闪烁着一些透明般的光泽,似乎整个人都随着呼吸,在空气里幻灭。
    相隔着千山万水的另外一端,寒风朔雪的营帐里,丁宁缓缓放下身前堆积如山的卷宗,缓缓的摇了摇头。
    岷山剑会开始,才是他和郑袖的真正较量。
    (本章完)
    “陈国女公子纪青清?”紫衣男子极为缓慢的抬起了头,苦笑了起来。
    紫衣男子的身体莫名有些发冷,风吹动石庐外的青苔上盛开的金黄色小花,接着就连外面照耀进石庐的光线都放佛摇动了起来。
    他也在下着一局棋。
    紫衫男子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散发男子,眉头皱得更紧了些。
    “你一直认为你的叔父是王惊梦所杀,但如果其实并非是他所杀,而是其他人所杀呢?”散发男子说道。
    半山以下皆是白雾,半山以上却是清明,使得这山便像是飘于水上,飘于雾上。
    有些雪重,便直接坠落在荒原。
    这座山,便是灵虚剑门所在。
    紫衫男子面色顿时有些难看,道:“师兄明知故问。”
    石庐内的摆设极为精简,然而却有一个精致的茶台,一切饮茶器具一应俱全。
    “自然是因为明师弟。”
    (本章未完,请翻页)是微微愕然。
    丁宁看着帐外的飞雪,微苦的笑了起来。
    有些雪轻,便承载在寒流之中,变成絮云飞渡,越过阴山。
    赵香妃离开的时候对着骊陵君说道,“我的命便是你的命,如果我死,你能好生在大楚活着么?如果每逢有想不明白的时候,你就多想想这点。”
    山间清幽,但是山涧旁偶尔有几名炼剑的弟子,骤然见到这名气态闲静,如同走在长陵街巷之中新年访友的散发男子,都
    他们也从未见过这名散发男子。
    然而和岷山剑宗相比,灵虚剑门却是更为神秘。
    “我一人当然无法让你信服。但是不止我一人。”散发男子看着他,说道:“纪青清现在就在山外,若是她也亲口和你如此说,你该当如何?”
    然而无论长陵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无论她身边死了多少人,一切都似乎在以她的意志,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柿柿如意,事事如意,只是世上事,焉能事事如意?
    紫衫男子眉头大皱,道:“但师兄您应该明白,我不喜食柿饼,甚至不喜见柿饼。”
    “一年才见一面,自然是为贺喜。”散发男子看着他,说道。
    “这只是私仇,想必师兄不会想要让我设法成为灵虚剑门宗主,挟灵虚剑门这么多人的生死为我复仇。”顿了顿之后,他看着散发男子接着说道。
    在接下来一刹那,他喝了一口茶,然后问道:“若真是如此…师兄今日郑重提及旧事,是因何变故?”
    散发男子认真的看着他,道:“但若是你和王惊梦之仇根本便不存在,又当如何?”
    毫无疑问,比起之前,她强大了许多,也可怕了许多。
    散发男子肃容道:“他们已经安排安抱石进虚剑谷。”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