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三章新生的巨头
    这是当年一段当年的秘辛。

    谁都很想知道当年百里素雪和那个人之间到底生过什么样的纠葛,以至于那人想要进岷山剑宗一观而不可得。

    只是几乎没有人敢,也没有人有机会当面问百里素雪。

    有关百里素雪和那人之间的纠葛,修行者的世界里有过很多种猜测,其中大部分人觉得最有可能的猜测,是百里素雪其实和那个人有过交手。

    因为那人在长陵刚刚出名时,便是遍寻强大剑师挑战,以至于现在长陵挑战决斗都是蔚然成风,连不应战都被认为是极为懦弱的表现。

    大部分人都猜测,那人其实挑战过百里素雪,而百里素雪不敌,被羞辱,所以后来那人想要进岷山剑宗一观,百里素雪却是闭山门不见,那人终究一生都没有能够进入岷山剑宗。

    其实就连净琉璃都是这样猜测的。

    因为当她问,百里素雪沉默不语时,她忍不住问道:“师尊,难道他真的挑战过你?”

    百里素雪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

    他笑的时候嘴角上翘,充满了傲意,只是眼睛里,却是充满了感慨和嘲讽的味道。

    他摇了摇头,说道:“我和他没有交手,我闭山门不见他,只是因为他太蠢。”

    “太蠢?”

    净琉璃怔怔的看着他,她难以想象,整个天下都知道昔日那人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天才,无论对于修行的感悟还是率军打仗,明争暗斗,都是无人可以比拟。

    在她看来,即便是她尊敬到了极点的师尊,似乎也没有资格说那人太蠢。

    “蠢就是蠢,陈年旧事,并没有什么好说的。”

    百里素雪转过身去,不再说话。

    净琉璃看着百里素雪的背影,以为他是在沉默的看着山巅万古不化的冰雪,却不知道他只是在看着长陵,看着看不到的皇宫。

    ……

    阳光洒落在长陵皇宫深处的冷宫里。

    血样的相思藤缓缓的收回到梁上,交错盘在殿顶。

    下方的刑床上,一条血肉模糊的身影,或者说是一团血肉模糊的血肉在不停的扭曲着,出一声声凄厉的呻吟声。

    黄袍修行者有些遗憾的将刺在申玄血肉之中的细针一根根拔出,连鲜血都不擦拭干净,便收入铁盒。

    两名负责记录的官员却是并不像这名终生都不可能脱离这个冷宫的黄袍修行者一样,而是对着刑床上扭动的申玄极为尊敬的躬身行礼,在倒退退出这个行宫时,这两名官员都是轻声的对着申玄祝贺,“恭喜申大人。”

    当这两名官员退去,又有两名官员快步走了进来。

    一名是年迈的医官,开始尽可能快的处理申玄的伤势。

    一名是衣官,携带着洁净身体的一应物事和一套全新的官服。

    冷宫里血腥的味道被洗去,开始充斥一些稀世灵药的独有气味。

    申玄口中的痛苦呻吟也慢慢消失,只是变为沉重的呼吸声。

    “申大人,您再忍忍…您苦尽甘来,荣华富贵都在后头…这样的药物,连我这一辈子都没见过两次…皇后娘娘对您今后自不必多说。”

    年迈的医官在他的耳畔轻语,在他看来,唯有到此时,申玄才会开始苏醒,有自己的自主意识。

    申玄的身体被逐渐清理干净,身上的血肉开始新生,甚至连痛苦都迅的被清凉的药力压制下去。

    然而连这名年迈医官都并不知道的是,申玄此时听到他的这句话时,嘴角却是也微微上翘,牵扯出一缕极为嘲讽的笑意。

    “将一个人伤到尽处,即便用上最好的灵药以示恩,即便血肉和修为能补得回来,但真的所有一切都能补得回来么?”

    申玄在心中冷讽的笑着。

    他此时尤显得空洞的眼瞳看着上方殿顶,上方殿顶的枯藤里,那唯一活着的数根暗红色的藤蔓吸食到了新鲜的养分,特别娇艳,其中一根上甚至吐出了新芽。

    ……

    当他在心中冷讽的笑着时,身穿淡黄色袍服的黄真卫正在角楼上沉默的凝视着一段正在建造中的墙基。

    这城墙基础自东起,在整个长陵城的边缘,已经建造了绵延许多里的墙基,只等开采的山石运来,原本没有城墙的长陵城,便会很快矗立起一条雄伟的城墙。

    除了那些如巨人耸立在长陵的角楼之外,这条城墙的高度,将会过长陵城里其余所有建筑的高度。

    在远处的另外一座角楼上,数名将领也正沉默的看着黄真卫。

    长陵城先前没有城墙,各处角楼守军皆有守将,虽有最高将领,但实则最高将领却都是听命于墨守城。

    墨守城实则便是整个长陵守军的最高统帅。

    正武司在长陵之内虽有驻军军营,长陵之外所有军队也归正武司调遣,但城守军依旧是一股极为重要,也很强大的力量。

    墨守城死后,在皇后的授意之下,城守军便很自然的移交到了黄真卫的手上。

    黄真卫是墨守城的学生,平时也一直跟着墨守城学习,对于他接替墨守城的位置,守卫军所有将领都没有异议和不服,然而令他们都有些难以理解的是,黄真卫原本便是一司司。

    当城墙建造,守卫军都同时移交到他的手上之后,黄真卫的权势便很自然的远远过其余的司和侯府。

    而更让他们难以理解的是,今日皇宫里传出了新的消息。

    原先掌管大浮水牢的那名酷吏申玄,将会成为大秦王朝的中刑令。

    对于一般的中下阶官员而言,“中刑令”这三个字或许并不算什么,然而对于这些经历过昔日变化和巴山剑场之变的旧事的高阶官员而言,这三个字却太过惊心动魄。

    世人皆知大秦王朝的迅强大因为有巴山剑场,有巴山剑场推动大秦王朝变法。

    但世人大多只知主事变法的是商家,却并不知道除了商家之外还有李家。

    李家变刑法,商家变祖法。

    李家的重刑而治和提出的一些设想,甚至越了皇权,最为关键的是,中刑令是那个人的一个设想,是凌驾于各司之上的一个官位。

    这些守城将的高阶将领无法理解皇后是如何会再启这中刑令,但他们可以肯定,只要这个消息确切属实,那今后的长陵,将会多出两大足以地位接近甚至齐平两相的巨头。

    一个便是此时他们所跟随的黄真卫。

    一个便是从这大浮水牢之中走出的申玄。

    “南征北战,奢望封侯,到头来还不如刑房中走出的一名酷吏。”

    一名守城将冷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他说这句话,是联想到了那名已经死去的虎狼军大将军梁联。

    他此时的心情有些不平,代表着绝大多数将领的心情。

    “我们如何想并不重要。”

    他身旁的另外一名将领此时看了他一眼,淡漠的微讽道:“我只是好奇圣上的心情,圣上对于她的这些做法,会如何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