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一百章 黑山
    关闭山门,刺杀张仪,严格意义上而言,是仙符宗一次史无前例的内乱,无论哪一方胜利,将会彻底改变今后仙符宗的走向和命运。

    除了这些有关张仪的战斗之外,仙符宗里还发生着许多场战斗或者对峙。

    从李道机出现,用剑连破数道符,杀死程青叶,到黑袍老者被仙符宗宗主真正的说服,这场内乱便已经真正的结束。

    意见已经统一,便不再有战斗或者对峙 ” 。

    垂死并不代表真正的死亡,数名最擅长医治的仙符宗修行者从各处出现,在接替李道机处理着张仪等人的伤势时,都是用一种莫名的目光看着陈星垂渐冷的尸体。

    他们心中此时想着的,是原本他们此时应该是救治的陈星垂。

    张仪被从垂天殿里抬了出来,经过也正在接受医治,只是伤势没有像他这么沉重的苏秦时,他竭力的往上抬了抬身体,对着苏秦致谢,然后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即便有着昔日的同门之谊,但从苏秦离开长陵,到这仙符宗中种种,都让他很清楚苏秦绝对不会将他视为朋友,尤其不可能拼着性命来救他。

    这在他看来,绝对是很反常,甚至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苏秦冷漠的看着他,嘴角渐渐泛起微讽的意味。

    他转过头,看向长陵的方向。

    “你或许还没有听说,你的师弟丁宁已经死了。”他缓缓的,带着一丝快意,说道。

    张仪的身体在这一刹那停住了。

    他就保持着微微抬起的姿态,停在那里。

    对于他这样重伤垂死的人而言,要保持这样的姿态,恐怕比坐起来还要困难。

    然而他就是这样,似乎和他身体状态半身无关一样,停在了那里。

    “你说什么?”

    张仪好像没听清楚一样,看着苏秦问道。

    “丁宁死了。”

    苏秦没有看他,却是笑了起来,“他在战场上被人利用去破解天凉祖地的封印,结果死在了天凉祖地。正是因为他死了,我才必须要救你。因为至少对于现在而言,只有你还活着,对于长陵的女主人而言,我才有价值.”

    “只有你活着,我才有价值。”苏秦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然后冷冷的自嘲道:“否则我就是一条被随意丢弃在这里的狗。”

    “不可能的。”

    张仪突然挣扎了起来,他想要坐起来去问李道机,但是这样的挣扎反而让他重重跌落般砸在了担架上。

    “除了你是得到了岷山剑宗的剑经之外,要杀你,只是因为丁宁已死,在她看来,留着你便是后患,杀了你也无需再顾忌丁宁的感受。”

    苏秦转头看着几乎无法呼吸的张仪,冷漠道:“否则为什么要杀你?”

    张仪的胸口和头颅中都是撕裂般疼痛,他的一切理性,包括他的直觉告诉他苏秦并没有撒谎,但他却还是无法相信,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叫了起来,“师叔!”

    ……

    燕皇宫。

    御书房外是御花园。

    有一条白玉铺就的道路穿过这个御花园,其间有白玉为桥,穿过池塘。

    白玉上雕琢着龙凤祥云,平日里美丽祥和,散发着威严。

    而此刻,这座御花园里到处都铺满着尸体的碎块和兵刃的残片,除了那一座御书房和最后通达这座御书房的白玉桥完好之外,其余景物都已经被天地元气撕扯得完全不成样子。

    厚重的血浆漫过了浮雕的花纹,漂浮着血肉和内脏的碎片,如同将这一个庭园铺了一条厚厚的毯子。

    数名强大的修行者身上都带着各种可怖的伤口,他们的身体周围的天地元气不可控制的剧烈湍动着,变化出各种各样的光华和云气,令他们宛如神魔,然而他们眼中充斥着的却是绝望和愤怒的情绪。

    皇宫四周的道间,屋瓦上,都反射出兵刃和符器的森寒闪光。

    这些闪光如同形成了海浪,带着无比沉重的厚度,压迫在他们的四周,令这方庭园变成了最后的孤岛。

    地面在微微的震动,有巨大的金属轰鸣声在缓缓迫近,昭示着一些杀伤力庞大的巨大符器正在推进。

    “中术侯!”

    一道明黄色的身影出现在这处御花园的残破门口,园中数名强大的修行者之中,顿时有一人发出了愤怒的厉喝声。

    这是一名白面无须的中年男子,面目英俊到了极点。

    但最为关键的是,他的身上穿着的是明黄色的九龙袍。

    在大燕王朝,这是唯有燕帝才能穿上的,代表帝权独一的龙袍。

    对于忠于燕帝的臣子而言,这便是忤逆,便是**裸的大不敬。

    然而听到这样愤怒的厉吼声,出现在铺满血肉和尸块的御花园门口的白面男子却是温和的笑了笑。

    “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还在意这些么?”

    他温和而同情的看着这几名修行者,同时极为真挚和诚恳的看着大门依旧紧闭着的御书房,道:“皇兄,你难道真的要等到所有人都死光了,你才出来退位么?”

    他的声音很温柔,但是在血泊之中震荡,却显得极为冷血和强大。

    御书房的门依旧紧闭,内里没有任何回应。

    大燕中术候,这名远封它郡,却是骤然回到皇城发动一场史无前例的兵变的王侯,没有发怒,只是依旧温和的笑着,道:“我不明白你在等什么?”

    说完这句话,他垂着的右手就将抬起。

    然而也就在这时,御书房里发出了一声轻淡但威严的声音。

    “鹿山会盟之后,即便是楚新皇登基,也未引起叛乱,楚燕齐三朝,若论安定,我燕是第一。别朝都未有人敢反叛,我倒是想知道,为何偏偏只有你们这些乱臣,敢在我大燕叛乱。”

    随着这声声音响起,御书房的门便无声的打开。

    一道同样明黄色的身影,出现在御书房的门口。

    中术侯双瞳微微一缩,但是温和的笑容依旧,他嘲讽的说道,“皇兄,要我说真话么…你为燕帝,无论是和昔日的楚帝,还是和元武等人相比,都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你的修为在所有各朝的帝王之中,最低。哪怕是现今大楚那名实际掌权的女子,她的修为都比你要高。”

    “修为不够,便难以服众,最为关键的是,便无法遏制别人刺杀你的**。”

    中术侯顿了顿,骄傲的笑了起来,道:“但若是我成为大燕新皇,便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是么?”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燕帝的面容上没有任何绝望的情绪,反而出现了一丝戏谑的神色。

    燕帝嘲弄的看着他,微微抬起了头,道:“我的修为在各朝帝王之中的确最低,但是我却并不比他们笨…最为关键的是,你的修为,也不是我大燕王朝最强。所以有人梦见了一座山,而你却是一无所察。”

    中术侯不自觉的蹙紧了眉头,他不能理解燕帝这句话的意思。

    “我到现在才出来,并不是因为惧怕和抱着一丝侥幸,而是我想彻底看清楚,到这最后,是有多少人真正的站在我这边,有多少我平时信任的人,会站在你一边。”

    燕帝的声音里,出现了一丝控制不住的怒意。

    中术候的身体骤然有些冰冷。

    他的心中充满了不祥的感觉。

    他的右手迅速的往上抬了起来。

    然而也就在这一瞬间,他的身体却是反而微微的僵住。

    一片惊骇的叫声响起。

    一股浓厚的黑意和真正的寒意在御书房之后涌出。

    整个御书房就如轻薄的纸片一样被轻易的撕裂,就连那数名最终顽强的守护着御书房的修行者都转过身去,眼瞳里尽是不可置信和震撼之意。

    如一头洪荒巨兽凭空涌现。

    御书房的所在,出现了一座山。

    一座真正的黑山。

    第一百章 黑山

    第一百章 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