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九十五章 意料外的人

第九十五章 意料外的人

    .shumilou.co  m.shumilou.co

    任何色彩,有形无形的符意或者剑气,都是真元或者天地元气凝聚、分散,变化途中的折光反应。

    乐毅这道黄天符意形成的黄云也是如此。

    然而此时他的符意明明带着无比决绝的气势往下压来,黄云却是并未往下沉,反而往上升起,被这乘天殿的殿顶吸引,如一层厚厚的绒毯,贴在了乘天殿的顶上。

    更令人震惊的是,乘天殿殿顶上那些玄奥的线条里,有些消隐了下去,但有些却是反而亮了起来。

    这些亮起的线条和黄云里的线条重叠在了一起,就如同钥匙正好对准了钥匙孔道,完整的嵌合在一起。

    也正是有着这些光亮的嵌合,张仪等人才真正的看清,原来那些黄云之中有着这样清晰的线条存在。

    这些线条,便是这道符意凝聚的天地元气流通的主要通道。

    黄云没有压下,但是一股新生的力量,却是顺着乐毅的心意压了下来。

    陈星垂身前那道锋利的符意斩上了乐毅身外弥漫着的无数看不见的丝线,然而咔嚓一声,空气里如折断了一片真正的刀锋,他这道符意却并未按他的想象一般斩断那些丝线,一股强大的反冲力却是瞬间让他的喉间一甜,舌尖尝到了血腥味。

    乐毅很震惊。

    他感到自己前所未有的强大。

    只是这强大不来自于他本身,而来自于这乘天殿。

    陈星垂后退了一步。

    只是一步,他的身前便留下了一道残影,接着这道残影猛烈的炸开。

    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气浪里,悬浮着的尘埃晃动着,但是却依旧顽固的想要停顿在当地,并慢慢结成一条条石阶的虚影。

    那道刺伤了陈星垂的寒光,此时也在这一条条石阶虚影之后,栏在张仪之前,露出了真正的面目。

    这的确是一柄剑。

    一柄比匕首还要小的剑。

    剑身是白的,而且并不是笔直,带着一种扭曲的弧度。

    这扭曲很自然,比世间任何巧匠打造的弯曲曲线都要自然,就像一条鱼肠。

    “果然是鱼肠剑。”

    陈星垂看着这柄极为细小的剑,眼瞳微缩的先行自语了一句。

    然后他看着身前一级级石阶的虚影和被吸附到殿顶的黄云,忍不住摇了摇头,道:“有趣。”

    他方才无法凭借修为和绝对的力量强行破去乐毅的黄天道符,是因为这乘天殿的乘天符意起了共鸣,双符合一。

    这便像是乘天殿感受到了掌握黄天道符的仙符宗真传弟子的危险,自然迸发出护佑的力量。

    而他无法一击杀死张仪,却是来自张仪用剑施出的那道符意。

    这是真山仙符。

    不属于黄天道符和乘天道符这两道至高的霸绝符意,但在传说里,能够悟出这道符意的仙符宗弟子,却注定是仙符宗的守山者。

    岷山剑宗的剑意最为高寒凌厉,仙符宗的真山仙符却是温和坚韧,是真正的基石,这攻守合一,他便能理解郑袖为什么一定要张仪死。

    然而此间若是不死,将来注定有惊人前途的年轻人不只是张仪,乐毅亦然。

    在真正的生死间,黄天道符和这乘天殿内的符意合二为一,引发共鸣,乐毅必定能感悟到乘天道符的一些符意,将来很有可能会连这道符意一齐悟通,这便是仙符宗两大绝学全部汇于他一人之手。

    光是面对这样的两名年轻后辈,似乎已经极致,然而这里还有一柄鱼肠剑。

    鱼肠是昔日公认天下第一铸剑大师为古越越王所制,采空了赤堇山之锡,若耶溪之铜,以天雷淬炼,这才制成的惊世之剑。

    在传说里,这柄剑在初成之时,便有如通灵,当时大剑师薛烛一见这剑,便道这鱼肠剑“逆理不顺,不可服也,臣以杀君,子以杀父”,意思是这柄剑的剑意原本就是大逆不道,是用来杀君弑父的。

    当然这或许是这柄剑真的杀死了当时大吴的王,令一个王朝灭亡之后的传说。

    然而此时遭遇这柄剑,这柄剑的剑意,便真是如同有一个逆天唯我的剑师在不断出剑。

    只是即便是张仪和乐毅这样两名年轻人,再加上这柄鱼肠剑,也只是能够让他感到有趣而已。

    “既然你能够控制鱼肠剑,为何乐毅先前代表黄天道门到我仙符宗挑战时,你不出手?”

    咽下喉间的那口逆血,他缓缓的侧身,看着一脸阴沉和警惕的慕容小意,认真的问道。

    慕容小意皱了皱眉头。

    这样的问话,代表着对方即便是身在边关,但对之前仙符宗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了解得一清二楚。

    “鱼肠剑并非仙符宗之物,依靠它即便能胜,也胜之不武。”

    她看着这名负伤却是若无其事的将领,缓缓的说道,“更何况用这样的剑去对付一名少年,太过狠辣。”

    “可惜。”

    陈星垂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又道:“可惜即便是这样,你们依旧不可能胜得了我。”

    没有人觉得他这句话自傲。

    乐毅的背心被冷汗湿透。

    张仪开始咳嗽,开始咳血。

    他虽然面对超过自己两个大境界的修行者的一击竟然保住了性命,但是不只是断骨,还震伤了心肺。

    然而此时他的脑海之中却是在想着,若是自己的“小师弟”丁宁在此…丁宁会如何做?

    他知道,鱼肠剑和乐意的黄天道符,也最多只能阻挡陈星垂的一击。

    那么当陈星垂再一次出手,他便会死。

    那只是两个呼吸的时间。

    ……

    仙符宗宗主依旧站在窗前。

    他居高临下的眺望着乘天道殿,黯淡的目光里突然出现了一丝异样的光泽。

    感受到他的情绪变化,一直悠然自若的黑袍老者心中也是微动,微讽道:“难道你觉得还会有希望?”

    “你或许忘了一件事。”

    仙符宗宗主淡淡的说道,“让张仪到上都来,并非是我的意思,进我仙符宗,更不是郑袖的意思。”

    黑袍老者面色微变。

    然而他还是马上寒声道:“陈星垂既已进入乘天殿,杀死张仪便是动念之间的事…”

    “但是现在张仪还活着。”

    他的话却被仙符宗宗主的话打断,“更何况除了设法让张仪到我仙符宗来的人之外,还有一个你意料之外的人。”

    黑袍老者呼吸微顿,心生不祥之感。

    他一步到了窗前,放眼四顾,眼睛里瞬间充斥难以用言语形容的不可置信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