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九十四章 鱼肠
    但是这句话又让陈星垂凝视他许久。

    “我不可能毁得了乘天殿。”

    然后他认真的看着张仪说道,“除非你比我更强,才有可能毁得了这乘天殿。”

    张仪看着乘天殿里流转的流光,明白自己的担忧是多虑,他想了想,看着这名仙符宗的强大前辈,问道:“您既是大燕边军大将,能够在那种艰苦地方领军十数年的人,一定是懂大义的人,更何况您也是仙符宗的弟子…宗主不可能让您来杀我,那您有没有考虑过,您这样首先是违背宗门?”

    陈星垂点了点头,认真的回答道:“宗主的决定,有些也很有可能是错的 ” 。”

    “您说的这句话有道理却又根本没有道理。”

    张仪说道:“任何宗门的存在,都在于需要遵循的规矩,宗主并非只是一个虚名,如果说觉得宗主的决定是错误的,那您首先要反对的便是宗主,或者说您能够杀死宗主,有新的宗主让您来杀我。若是连宗主都虚有其位,那这个宗门也便没有了精神,也不可能长久的存在下去。”

    听着张仪竟然和陈星垂说起了这样的道理,这殿里其余所有的仙符宗弟子都是很无语,心想以陈星垂这样身份的人远道而来,且仙符宗的山门都已经关闭…只是要杀张仪,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因为张仪的几句话而更改?

    然而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陈星垂沉默了片刻,竟然道:“你说的是对的。”

    但陈星垂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更是让人震动。

    他抬起头,看着张仪,认真道:“所以在杀死你之后,我们也会设法换掉我们的宗主。”

    张仪愣了愣。

    面对这样霸气的话语,他实在无言以对。

    陈星垂也没有再说话,他只是平静的看向张仪身后侧的所有人。

    他的目光中所带的意思很简单,你们可以留下来,但是如果留下来,你们就会陪着张仪一起死在这里。

    乐毅的身体微微一震,他咬了咬牙,没有动作。

    除了他之外,其余所有的仙符宗弟子,包括慕容小意,都微垂着头开始动步。

    仙符宗山门既然关闭,陈星垂既然出现在这里要杀张仪,这便说明仙符宗最高位的那些人之间的争斗已经完成,今天仙符宗里的意志,便是要张仪死。

    更何况他们心中也十分清楚,就算他们所有人加起来,也不可能是陈星垂的对手。

    青春和热血,在显而易见的结果面前,太过脆弱。

    看着身周离自己而去的同窗们,张仪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悲怆的情绪,他只是忍不住转向乐毅,摇了摇头,道:“你也走吧,我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乐毅看着他,问道:“那他要杀你的时候,你会还手么?”

    张仪怔了怔,道:“当然不可能站着让他杀,要还手。”

    乐毅道:“既然你不是准备直接自杀,你要打,我自然要帮你打打看。”

    张仪有些无奈,觉得乐毅的这句话简直就像是要逼自己自杀。

    “你是我仙符宗黄天道符的传人,所以我会留下你的命。”就在这时,陈星垂很自然的看着乐毅说了这一句。

    也就在这时,这乘天殿里骤然起了一道符意。

    这道符意充满杀机,不是来自于陈星垂的身上,而是来自他的身后。

    他的身后,正是低垂着头似乎有些羞愧般往外走的慕容小意。

    慕容小意此刻还在低垂着头往外走,但是这道符意便来自她的身上。

    一道白色的流光,就像是夜空里洒落的一缕月色,轻柔而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落向陈星垂的后背。

    轰的一声震响。

    张仪和乐毅有些发愣的看着面前的烟尘。

    烟尘之后,其余那些仙符宗的弟子骇然而仓皇的退出冲出这间殿宇。

    慕容小意的身体飞出去,撞在殿门上方的墙上。

    一声闷哼之间,她强行扭转身体落下,嘴角沁出一丝猩红的鲜血。

    陈星垂没有转身,平淡的说道,“不愧是慕容家的人,有勇有谋,只是我初到边关时,每年至少要遭遇数十次刺杀,相对于那些刺客,无论是你的出手时机还是修为都太差了些。”

    张仪瞪大了眼睛,看着一脸隐怒却不发一言看着陈星垂后背的慕容小意,直到此时,他才反应过来原来慕容小意也要为自己留下来。

    张仪的目光让慕容小意骤然恼怒起来,她咬牙忍不住道:“怎么,你以为我和他们那些人一样贪生怕死不成?”

    张仪有些艰涩的说道:“可是这样你也会死的。”

    慕容小意冷笑道:“我是什么人,就凭他和他的那些师叔伯,也敢杀我?”

    慕容家的地位在大燕王朝,比起长陵城里那些候府的地位还要高,所以她说的这句话很有道理,说起来很有自信。

    “从今天开始,你的身份可能会有不同。”然而陈星垂却是微转头看了她一眼,道:“我会尽量留手,但是不代表我不敢杀你。”

    慕容小意的面容骤然发白。

    张仪和乐毅也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忍不住互望了一眼。

    “有些事只代表某种意见和在接下来的大势里所站的位置。”陈星垂说完这句话,乘天殿里便又多了一道符意。

    这次这道符意来自于他的身上。

    几乎出于直觉,张仪手中的石剑往前挥出,地上刚刚飘落的尘土随着他的剑意往上浮起,每一颗灰尘都像水中的磐石一般,显示出坚定不移的气息。

    轰!

    然而在下一瞬间,他的手腕骨骼剧痛,胸口咔嚓咔嚓连响数声,胸骨已折断数根。

    陈星垂神情淡淡而无情的看着眼睛里尽是不可思议的张仪,他的左手竖在身前,符意来自于他掌心中的掌纹…每一条掌纹都似乎变成了符文,蕴含着极为恐怖的力量和境界。

    随着他的意念,空气里有数条白光就像数根鞭子在继续往前挥舞。

    眼看着随着他的力量行进,张仪胸口折断的胸骨便要直接刺穿张仪的心肺。

    然而就在这时,第一个意外发生。

    张仪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

    他往后退了一步。

    他脚步下方的地面上符意升腾,在他的感知里,一块块砖石浮了起来,挡在了那数条白光之前,阻挡了往前的力量一瞬。

    以张仪的修为和境界,能够避免在一息之间被他直接杀死,已经属于奇迹。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脑海之中第二次闪过诧异的情绪。

    一股庞大的力量,毫无征兆的破开了他后方的护体元气,直刺他的后背。

    陈星垂转身。

    在这转身之前,他的右掌之中一道火红色的道符已经飞出。

    轰的一声,一座真火凝聚的丹炉直接出现在他的身后。

    然而丹炉中心依旧寒光一闪,这道寒光在他一拧身之时落在了他的身上,落在了他的左侧腰间。

    他的左侧腰间骤然涌出一团血雾,寒光洞穿他的血肉,留下一道通透的创口。

    “鱼肠!”

    陈星垂的面容震动,眉头大蹙却是没有任何惊慌,只是声音微寒道:“慕容家的这件东西,果然在你手里。”

    乐毅的面容无比苍白,在之前那一刹那,他以为张仪已经死了。

    但是张仪活了下来,而且慕容小意那道寒光,分明是一道剑意。

    慕容小意并非是张仪,她擅长的是符道而不是剑道,又如何能一剑刺伤陈星垂?

    他心中无比震惊,但是知道自己如果不够快的话,在接下来一刹那依旧无法改变张仪被杀死的命运。

    一声闷哼之中,他的口中涌出一股逆血。

    他体内的真元完全不顾经络是否能够承受,疯狂的震荡而出。

    一片黄色的道符从他的手中飞出,带动着他的身体阻挡在张仪之前。

    乘天殿的殿顶密布黄云。

    一股浩大的意味如天穹一般降落下来。

    乐毅手指弹动,牵动着天穹一般,朝着陈星垂轰去。

    陈星垂眼睛微微的眯起,他并不急躁,左手按住自己的伤口,丝丝的真元如针线先行将伤口缝合,与此同时,一道锋利的符意如刀般割向空气里许多无形的丝线。

    黄天道符是仙符宗最为强大的两道道符之一,最为难破,然而境界和力量之间的巨大差距,让他有足够的信心利用一道寻常的符意一符破之。

    然而也就在此时,乐毅和他,甚至连张仪都感到了有些异样,他们都忍不住抬头,往上方看去。

    第九十四章 鱼肠

    第九十四章 鱼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