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八十四章门破
    听完这些述说,丁宁并没有马上说什么,只是沉默的站在当地。

    胡京京不知道丁宁在等待着什么,但是目光一直不由自主的落在那石碑后方的那口活泉之中。

    经历了不老泉的医治,这种活泉对她有着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吸引力。

    “所以我们现在已经处在了杀局里?”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申玄的声音却是在她的身后响起。

    胡京京身体微微一震,不解的转身回望,只玄宁,等待着丁宁的回答。

    丁宁点了点头。

    胡京京还不能理解,她身旁的厉西星一眼,说道:“你是不是感知不到什么特别的气息?”

    胡京京点了点头。

    厉西星冷冷道:“没有特别的杀机,便到处都是杀机。”

    胡京京的身体微僵,她顿时有些明白为什么连丁宁都一动不动。

    或许只是一个微小的改变,便能改变他们现在所处的这个空间,引发恐怖的杀意。

    “杀死无双风雨剑或许很难,但并不是不可能做到。战摩诃一定要带着乌氏王族的血脉过来,便说明这里面的杀局,应该比无双风雨剑还要强大。”

    申玄有人,道:“而现在我们就在这杀局里面。”

    听着申玄的这句话,胡京京不自觉吞咽了一口口水,目光下移。

    连吞咽口水这样的动作,都似乎变得有些艰难起来。

    她身前脚步前一寸的地面平淡无奇,然而此刻却似乎长满了无数的细针,让她根本无法挪步。

    战摩诃能够利用乌潋紫直接越过杀局而得到长生不死药,但是他们却将困死在这里。

    申玄的目光再次落在丁宁的面目上,“还能有什么办法么?”

    厉西星却是并未丧失信心,他头微蹙的丁宁,轻声道:“能破解么?”

    “太强,不可能破得了。”

    丁宁摇了摇头,道:“但是我们可以将战摩诃和我们绑在一起。”

    这次连胡京京都马上明白了他这句话的意思。

    这个汇聚了很多天凉强者心血的杀局,以丁宁一人之力不可能参悟破解,但是他却是能够破坏一些地方,从而改变乌氏王族留下的捷径。

    无法利用乌氏王族留下的捷径,那至少战摩诃便会被拖入这个同样的杀局里。

    “无双风雨剑是个心思极为慎密的人,同时也是个很狠的人,对自己都能够这番狠的人,最后布置的杀局便不会简单。”

    丁宁没有京和厉西星,转头玄,“最为关键在于,你怎么生不死药。”

    ……

    ……

    战摩诃平静的走在已经满是裂纹的石棺上,乌潋紫的身体被他身上缓释出的元气包裹着,凭空悬浮在他的身后,跟随着他的脚步前行。

    “不要用这种眼神若不是你们乌氏的先人也不够你想象的高尚,也不会有今日这种结果。”

    他没有回头紫,只是淡淡的说道,“这就是因果。”

    他在一口石棺前停了下来。

    其实每口石棺上都有一些不为人注意的刻痕,这些刻痕便是这些石棺里的人的名字。

    “昔日很多拥护天凉皇帝的修行者又有何错?只是这些叛军最后成功,他们便可安居于棺中,其余那些人便曝尸荒野。无双风雨剑又算得上很高尚么?”

    他冷笑起来,伸手往下轻抚,动作很轻柔,就像是抚摸着情人的身体。

    石棺的盖板和石棺中的尸骨无声的化灰,然后被吹送出去。

    石棺表面露出了许多点淡淡的光线,随着他真元的流淌涌入,这些光线渐渐连接在一起,形成了数十条符线。

    他的声音还未消散,乌潋紫的身上却是骤然出现了数十道伤口。

    猩红的气血便由这些伤口流淌出来,就像是数十柄钥匙,落入那数十条符线。

    天地之间突然响起了一声莫名的轰鸣。

    一股尘封已久的气机,就如喷泉一般从这口石棺中喷涌出来。

    在下一刹那,所有石棺尽碎,无数碎片如雨般往上飞起,又化为光星燃烧起来。

    燃烧的光星擦过战摩诃的肌肤,在他的肌肤上留下道道焦痕,这些焦黑的痕迹似乎要渗透到他身体的内里,但是战摩诃的眼睛里却是反而燃起更加狂热的火焰。

    他身前的石棺也已经散成无数的光星,那数十道符线却是依旧篆刻在空中,越来越亮,而且随着乌潋紫的气血涌入,那些符线就像一柄柄血色的刀切割着空间,在他的感知里,这些符线即将切开一些无数年禁锢的元气,就如直接打开一扇门。

    不知多少年的谋划和付出,才换来今日的大成,即便是心如磐石,他此时也开始真正的满心欢喜。

    这些符线切开之后的世界,对于他而言将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然而就在这一刹那,他愕然低头,脸色瞬间变得极为苍白。

    他的右胸处开出了一朵花。

    一朵鲜艳的血花。

    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他发出了一声比受伤的野兽还要凄厉的叫声,体内的真元疯狂的喷涌在前。

    那一柄玄月般的弯刀疯狂的震鸣着,上面燃起无数道金色的火焰。

    原本血色的符线彻底崩裂。

    血色符线切割后的空间里,透出的是一道道蕴含着可怕杀机的金线。

    这些金线切割着他的这件本命物,在弯刀的表面都切割出了痕迹。

    任何人性命兼修的本命物受创,即意味着修为和对敌威力的下降,会令任何的修行者都心痛不已。

    然而令他感觉更加心痛的是,那扇即将打开的门已经消失。

    他就像是进入了一片海。

    一片狂暴的海。

    ……

    丁宁抬起了头。

    在他抬起头的瞬间,他头顶上方的空气里出现了无数的金色流星。

    他和厉西星等人所处的这处地面和上方那些石棺距离其实并未有多远,然而在他的视线里,那些金色流星却似乎从极高极远的空域里在坠落下来。

    他瞬间眉皱如刀刻。

    那柄之前不知道飞向何处的末花残剑出现在他身前的空中。

    然后这道剑光在他身前空中刻出了三道光痕。

    每一道光痕出现的瞬间,丁宁都咳出一口血。

    他连咳三口血。

    那些金色流星突然燃烧了起来。

    在距离他们头顶上方只有数尺的空间里燃烧了起来,化为灼热的光灰,飘洒开来。

    “不要动。”

    丁宁的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然而他却是异常坚定的吐出了三字。

    那些飞洒的灼热灰尘的上方,出现了两道人影,就像是被那口活泉吸引一般,正急剧的如陨石般砸向那口活泉。

    飞灰滚烫,但是迅速冷却,落在地上时已经变成极为森冷的寒雪。

    胡京京两道人影的落处,突然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

    一切景物都已经变化。

    寒雪落处,她和丁宁等人身前的那块黑碑上的碑文,就像是一个个漂浮了起来,整块石碑缠绕着飞舞悬浮的碑文,散发出越来越恐怖的杀意。

    那处散发着白色灵气的活泉,此时在寒雪洒落的瞬间,也已经变为黑色,而且也完全没有了她所熟悉的那种味道,就像是一个通往幽冥的黑色巨口,在等待着上方落下的那两道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