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七十八章后招
    快则无解。

    顾淮虽在谷狱关外荒原和唐欣一战落败,剑心稍挫,然而他毕竟是灵虚剑门的宗主,是天下最强的数位剑师之一。

    他求快,便是快到寻常人根本无法反应。

    十五道带着本命元气的剑意刚刚迸发,这祖地上方的天空高处已经被刺穿,出现了十五点星光,如同多了十五颗真正的星辰。

    这样的剑意,甚至快得让人无法思索。

    申玄只来得及心中燃起悲哀的情绪,他知道就算自己全盛时,也几乎不可能接住这一剑。

    差距就是差距。

    他现时的修为足以傲视长陵绝大多数七境,然而却不足以和顾淮、郑袖这种昔日巴山剑场的传奇人物相提并论,始终差了一个台阶。

    虽然同为七境,但是各中的差距,却是连一剑都未必能接得下来。

    这些人对于长陵,就像是天上的神灵,而他始终还是凡人。

    所以这一剑便是死亡么?

    然而就在上方的高空里出现十五颗星辰,在他都来不及反应的同时,丁宁却偏偏已经做出了反应。

    丁宁的反应极为简单。

    他伸手,体内的真元急速的喷涌而出,隔空拍在了他身…∮体前方的紫玉巨树上。

    紫玉巨树里许多肉须奇异的亮了起来,就像有无数闪电,沿着这些肉须冲到了紫玉巨树的顶部,然后再冲向上方的高空。

    顾淮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那些由紫玉巨树顶部冲涌出去的天地元气,在天空之中急剧的分散,没有引动天地之威变成杀机,只起到了一个作用————断绝了长陵女主人和他的剑山的联系。

    就像是一片乌云遮掩住了星空。

    接下来星光落不到他的剑上,他无法借用郑袖的力量,郑袖也无法再借助他的剑“看”这里,但这依旧无法阻挡住他的杀意。

    此时只有一个人有可能对他造成威胁。

    这个人便是立于他身后一侧的战摩诃。

    战摩诃只是安静的站立着,然而他和顾淮之间局促的空间里,却是有十数丝玄色的光丝生成,如铁线落向顾淮的背后。

    顾淮头顶上方高处十五颗星辰落了下来,没有落向丁宁,却是落向了战摩诃和他之间的局促空间里。

    就如平静结冰的湖面被打破。

    这局促的空间里发出了几声清脆的碎裂声。

    一条平直的白线自两人的中间生成,就像一条贯穿的天河划开了两个天地。

    顾淮的身体往前飘飞了数丈,战摩诃的身体瞬闪般出现在流淌着石粉和草汁的山壁边缘,他和原先所站的地方之间出现了一道宽阔的沟壑,石棺的表面尽碎。

    即便几乎所有的力量都由他所承受,但一直站立在他身旁的乌潋紫依旧被波及,身体狠狠倒撞在崖壁上,轰然声音响起时,乌潋紫的口中已经喷出了一口血。

    顾淮的左肩伤处也再次流出血来。

    他没有去看丁宁和申玄等人,而是冰冷的转身,看着停在崖壁前的战摩诃笑了起来,笑容里说不出的讥讽,甚至带着一丝怜悯,“这么快就忍不住了么?”

    战摩诃的目光没有和他相迎,只是抬头看着上方天空。

    他平静的说道:“他说的不错,你是这里最强的人,所以你必须第一个死。更何况你受了伤,而且现在郑袖已经看不见你的剑。”

    “只要她无法通过你的剑看清这里,她便无法感知到我这祖地里真正有什么。”

    顿了顿之后,战摩诃接着说道,“只要杀了你,她就不可能知道我从这里面到底得到了什么样的东西,她就不会因此而彻底发疯,要想彻底征服这片荒原,平今后对付楚燕齐三朝的后顾之忧,她还会和我合作。”

    “很好的想法。”顾淮大声的笑了起来,但是随即笑容全无,面无表情的说道:“只是你不是唐欣。”

    只是你不是唐欣。

    这句话在此时并不难理解。

    战摩诃也自知不如唐欣强大。

    但是他也没有因为这句满含嘲讽的话而陷入愤怒。

    他缓缓垂头,目光落向丁宁。

    顾淮看着他,依旧面无表情,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

    然后他出剑。

    他一向都懂得先发制人的道理。

    尤其元武登基前三年的教训,更是让他深深懂得先发制人的好处。

    此时他需要快,便绝对不会在周围所有这些人出手之后再出手。

    受重伤的申玄已经不在他的眼里,然而视线里的这名天凉人却依旧是可怕的劲敌,所以他毫不犹豫,动用了昔日巴山剑场最快的一剑,也是迄今为止天下最快的一剑。

    这剑叫做“念虚”

    就在顾淮动念之间,战摩诃身前的空间就像裂了开来,直接出现了一道剑影。

    这道剑影只有一尺来长,然而却无比沉重,带着一种镇压天地的气势,就像是剑山剑的缩影。

    不只是战摩诃的身前,在这同一瞬间,丁宁、申玄、厉西星和胡京京的面前的空间,都像是直接裂了开来,都出现了这样一道剑影。

    这五道都是真实的剑影。

    除了此时还未站起的乌潋紫之外,顾淮一剑同时刺杀五人。

    战摩诃的手掌往上翻,一股强大的本命元气正透出来。

    这是一股刀意,但又似乎带着和月亮呼应般的力量,就像直接将夜晚天空里的玄月摘了下来。

    这一念之间的时间太过短暂,然而他却是在等待。

    因为他也只可能挡得住顾淮攻向自己的一剑,若是丁宁无法破局,那下一刹那,丁宁等人就全部会死去。

    丁宁也似乎没有任何的动作。

    然而一道轻渺得甚至不可察觉的剑意,却比他的刀意还要快,甚至比顾淮的“念虚”剑意还要快。

    这一道轻渺的剑意来自于那名躺在紫玉巨树数根上的中年男子身上,在战摩诃刀意起时,便化为风雨。

    面无表情,眼中满含讥讽的顾淮身体霍然一震,他来不及转身,感知却超越了平时的极限,落在了那名中年男子的身上。

    一道微弱淡白的飞剑正迅速往后退去,落向那株紫玉巨树之中。

    与此同时,那名一直在抽搐震颤,看似绝对不可能再有战力的诡异中年男子,却是已经坐了起来,双手指掌间已经带起了恐怖的力量。

    战摩诃眉头尽舒,心中也是霍然开阔。

    他终于明白丁宁的后招在哪里。

    他手中的刀意也再无保留,决然的朝着飞了出去。

    玄月生成,顷刻切断了他身前虚空里冒出的那一段铁尺般的剑光,然后继续向前。

    祖地里,乃至整个天地风雨大作,一道无双的剑意,席卷着天地剑的风雨,笔直的刺向顾淮的后背。

    顾淮心中的不解和震惊甚至让他到了茫然的地步,他此时依旧有能力杀死丁宁等人,但是他自己不想死。

    那数道沉重如山的小剑虚影在近乎碾压到丁宁等人的身上前,霍然消失。

    所有的力量就像是被重新隔空抽吸到了他的手中。

    轰的一声,剑山未现,但那座剑山的神魂却就像是已经到了他的手中,他的右手就像持着一座无形的巨大剑山,斩向漫天的风雨。

    与此同时,他的左手五指弹动,一圈淡紫色的剑光切割虚空一般,在战摩诃的玄月前方,切开了一个纯圆形的口子。

    他左手剑意空虚而灵妙,如带着另外一个空间的气息,和战摩诃的刀意相撞。

    右手剑意纯粹的重如山岳,至为刚猛,和那诡异中年男子的无双剑意抗衡。

    这一瞬间,他所展现的力量和气势,犹如天神。

    然而同时,他的口中却是迸发出一声凄厉到了极点的怒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