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七十七章必须死
    

第七十七章 必须死



    申玄跟在了丁宁的身后,然而还未看清那三道身影的面目,只是感知到顾淮和战摩诃身上的气息,他便自嘲般的笑了笑,冷漠的看着丁宁的背影轻声说道,“还怎么杀?”

    丁宁平静的轻声道:“还是有机会。% し”

    “我可以相信你,我也可以继续我们的约定。”

    申玄沉默了一息的时间,冷漠的眼眸里突然再次出现了一些狂热的意味,这狂热的意味就像是自他的灵魂深处燃起,“只是要拼命,自然有可能会死…我需要你回答我先前的那个问题。”

    这祖地里面的一切都太过神秘和强大,只是从外面的山道上进入这里,便如同隔了许多个春秋,分外的漫长,以至于厉西星和胡京京此时有些想不起申玄所问的到底是什么问题。

    然而丁宁却十分清楚。

    他转过身认真的看着申玄,道:“其实大秦王朝被遗忘的不只是商家,还有李家。你应该知道,商家和李家才是真正让大秦王朝强大起来的最大功臣。”

    申玄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说话,体内的真元却是震动了起来。

    丁宁看着他,接着说道:“我可以让你做李家做的事情,而且绝对不会让你枉死。”

    “李家是什么?”

    胡京京忍不住问道。

    她知道商家,但是却从未听说过李家。

    “李师?”厉西星看着丁宁问道。

    胡京京大吃了一惊,“李思?”

    “也可以说是那个李家”丁宁看着无比吃惊的她,轻声说道,“李相的思是思索的是,那个师是师尊的师。李师是那个李家的下人。那个李家现在已经没有了。”

    “李相只是那个李家的下人?”胡京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商家变法,而李家修法,重刑而治,窃者挖鼻割耳。国富民强但积怨太深,所以和商家一个下场。”厉西星看着完全无法理解的她说道,“在商家之前,李家便成了平息怒火和积怨的牺牲品。”

    这些事情早在元武初年就开始被慢慢遗忘,隔了十余年的时光,胡京京这样的少女根本无法想象,她也还想不明白丁宁说李家和申玄有什么关系,然而申玄此时却是莫名的笑了起来,“有幽朝的免死金牌一样的东西么?”

    “会有,但律会大于免死金牌。”丁宁没有丝毫犹豫,看着他说道。

    申玄看着丁宁平静的眼眸,笑了笑,笑得很奇怪,但是他不再说什么,只是抬头看着那三道已经清晰的身影。

    丁宁也不再看他,抬头望向已经走落谷底的顾淮等人。

    他的目光依旧平静异常,然而和很多人不喜欢他一样,顾淮也是无端的讨厌了起来,蹙起了眉头。

    只是第一个开口的不是他,而是在乌氏国拥有至高地位,却又背叛了乌氏国的大巫。

    “何其幸,多谢!”

    战摩诃认真的对着丁宁躬身行礼,致谢。

    丁宁颔首回礼,却是不和他对话,转眼看向微蹙起眉头的顾淮,认真的问道:“我是不是必须死在这里?”

    顾淮微微一怔,突然有些同情,但瞬间又化为微嘲。

    他看着丁宁,微嘲的说道:“你太过聪明,而且就连我都没有想到你竟然能够带着他们到达这里,而且面对方才那种连我都未必抵挡得住的剑意还能活下来,和你的这些表现相比,续天神诀和她的一些感受,都变得有些不重要。”

    丁宁平静的面容有些改变,不是惊恐,而是和他一样带起了些许的嘲讽之意,“当初你们一定要设法杀死那个人,是不是也是如此?并不只是因为权势,而是因为他太过优秀和强大,强大的令你们感到危险,感到根本不可能逾越?”

    顾淮的面容上笼上了些寒意,但是他没有掩饰,只是淡淡道:“就如上古的许多龙族自然灭亡一样,天意大势都不允许足以将任何人为食,没有天敌的东西存在。”

    “只是因为这样?”

    丁宁笑了起来,“所以根本不用在意友情,甚至是兄弟情谊?”

    顾淮冷笑了一声,他不再回答。

    对于他而言,以丁宁此时的身份和处境,他根本不需要也不屑于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无耻!”

    胡京京却是愤怒的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她从一开始想明白了乌氏国这名强大的修行者,或者说和昔日天凉有关的这名强者其实和郑袖早有勾结,所以才借以这场战争开启这处祖地。但她直到此时,才通过两人的对话彻底明白为什么丁宁一开始就问顾淮那样一句话。

    只是因为太过忌惮,因为丁宁太过优秀,顾淮就不容许丁宁活着离开这里,这在她看来太过无耻。

    “申大人?”

    顾淮没有看她,在他看来胡京京这样的弱小修行者也根本不需要他浪费任何心神,他只是看着丁宁身旁的申玄,颔首问道。

    申玄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冷漠的站着,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只是这种不言不行,便表明了他的态度。

    顾淮嘴角的冷嘲之意更浓了些。

    “难道你还觉得能够保他能活,然后从他的手里得到续天神诀,便能够回长陵再有一番风光?”

    他看着申玄,说道:“即便有那种可能,你觉得以现在的处境,你做得到么?”

    “嫉才,借力,无耻。”厉西星的声音在此时响了起来,“灵虚剑门的宗主,也不过如此,连我都觉得羞耻。”

    积少成多,这些人的态度,到了此时,让顾淮骤然愤怒起来。

    然而也就在此时,丁宁平静的声音却又响了起来,“既然这样,今日你会第一个死。”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丁宁的身上。

    顾淮笑了起来。

    他微微扬起了头,像是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话一样,重复着丁宁的话语,“今日我会第一个死?”

    “三狱”

    “莫御”

    “明净光”

    丁宁也微微的仰起了头,他没有应声,只是急促的连喝出了三道剑式的名字,同时左手对着顾淮,虚空连弹三记。

    他和申玄、厉西星、胡京京都位于紫玉般巨树的另外一面,中间和顾淮隔着那株紫玉般巨树,说话时虽然略微偏移身体能够看清对方面目,但此时剑意直指,却就如指向了前方这株巨树,给任何人的感觉,所有剑意都会先落到这株巨树之上。

    然而在方才的战斗里,申玄、厉西星和胡京京早已摒弃了一切疑虑。

    此时听到这样的三道剑式的名字,三人都没有任何犹豫,剑意瞬间起,顺着丁宁所指而去。

    顾淮的眼瞳里充满更多的讥讽神色。

    对于他而言,即便这三人的剑式能够形成莫名强大的诡异剑意,但是以他的修为而言,这三人的动作依旧太过缓慢。

    在三道剑意形成之前,他的右掌在空中缓缓划过,已有一道圆月般的皎白剑光直接绕过了紫玉巨树,横着切向三人的身体。

    然而也就在这一刹那,他的眼瞳里的讥讽神色尽数化为茫然和痛处意味。

    他不可置信的望向自己的左肩。

    一道锋锐的力量刺穿了他的左肩,形成了一个拇指大小的通透空洞,鲜血从内里涌出,夹着他体内强大的力量,就像是一条血色的星河。

    这样的伤口自然不足以杀死他,甚至不足以对他造成真正严重的创伤,对他的战力形成影响,然而对他的心神冲击,却是比以往任何的战斗都要剧烈,甚至超过之前荒原上的刀剑神皇唐欣那次战斗。

    那道圆月般的剑光切到丁宁等人的三尺之外,就在他肩上被刺出伤口的同时,皎白的剑光上出现了数道黑线,接着便骤然消散。

    其中蕴含的一些剑意,竟然放佛化为了一些刺穿他左肩的杀意。

    顾淮的心神剧烈的震动,在数分之一息的时间里,他感到更大的不可置信。

    不只是因为他这一剑就像被事先料知一样,反而为对方所用,最为关键的是,刺穿他左肩的这一道剑意,正是出现在他这一剑的唯一破绽处。

    未有这一刺,他甚至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这一剑会带来这样一处破绽,在这一刹那让他根本无法阻挡袭到此处的剑意。

    “越是如此,你越是必须死。”

    然而他毕竟是灵虚剑门的宗主,在这数分之一息的时间里,他便同时想明了如何破丁宁的这种战法。

    一道本命气息从他的手上透出,在他的目光剧烈的一闪间,便是十五道剑气,一剑接着一剑,刺向上方的虚空。

    丁宁指引剑招的战法根本不合道理,然而这种不合道理便刺伤他的战法有着根本上的破绽…只要他足够快,丁宁等人便根本无法用这种办法以招破招,哪怕丁宁眼中任何剑招都是虚无,任何剑招都有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