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七十六章一口井
    “无涯!”

    “离城!”

    “天明!”

    丁宁的面容没有任何的改变,他的语气也平静到了极点,跨步向前的同时,再口述三道剑招,左手依旧弹出三道线路。

    申玄、厉西星和胡京京早已震惊到麻木,体内的真元几乎是下意识的行走,再各出一剑。

    三道强弱分明,引聚的天地元气截然不同的剑意再次引起了奇妙的变化,轰的一声爆响,一团金光如旭日突然坠落,崩裂般四散。

    数十束如刀的金光纷乱的四斩,那名中年男子身上的肉须再断数根。

    诡异的中年男子张口,发出了真实的凄厉嘶吼。

    然而没有任何的用处,每断一根和身后紫玉巨树相连的肉须,他的力量就显然减弱一分。

    他召出的漫天风雨在丁宁不断的平静轻喝声中不断被撕裂。

    丁宁就像是走在寻常的风雨里,他每朝着这名中年男子走出一步,这名中年男子身后的肉须就断上数根。

    他就这样缓步走到了这名中年男子的面前。

    在走到这名中年男子的面前时,这名中年男子身后和紫玉巨树相连的肉须已经仅剩数根,他身后那些断裂的肉须就像是被切断的︾↙血管一样飘洒在身后紊乱的元气里,看上去极为凄惨。

    这名中年男子体内的紫玉色液体也随着这些肉须的断裂而流淌出去,整个人近乎变得半透明。

    丁宁走到这名中年男子身前一丈。

    他静静的看着这名中年男子。

    这名中年男子伸出双手,似乎要隔空抓住他。

    然而只是这一动,这名中年男子便站立不稳,轰然往后倒下。

    申玄和厉西星、胡京京停步在丁宁的身后。

    三人看着这名往后仰天倒下的中年男子,嘴唇都同时不可遏制的颤抖起来。

    没有什么言语可以形容此时三人心中的情绪。

    这是一名一剑就重创了申玄的惊天强者,剑意无双,然而丁宁却硬生生凭借剑招破剑招,就破了对方剑意。

    这已经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认知,更不用说口述指引便运用三人不同的剑意开始反击。

    尤其丁宁不只是知道三人的剑式…在以指引的同时,甚至惊人的带出三人的剑意。

    这是在整个修行者的世界里,从未有过,从没有人能够做到的事情。

    这些诸多的不合理,绝对不可能,让三人甚至不知道从何说起。

    丁宁沉默而认真的看着倒在紫玉巨树的树根上的中年男子。

    这名中年男子有着强大的力量,有着应变对敌的能力,然而显然不能够彻底清晰的思考,拥有完整的意识。

    这便代表着这名中年男子不是活物,并非是修炼了某种秘法的修行者。

    然而也只有他能够清晰感知,这名中年男子的身上,依旧有着某种鲜活的力量,某种独特的生命力。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怎么会这样?”

    他在心中忍不住再次重复了这样的两句话,然后目光越过这名中年男子的身体,落在他后方的紫玉巨树上。

    先前这名中年男子的身躯和他身上恐怖的气息阻挡了他们的视线和感知,此时这名中年男子倒下,他才能看到紫玉巨树上和这名中年男子身上以肉须相连的地方,其实是一个裂口。

    就像是有人在这株巨树上斩了一剑,然后在这树的伤口上种出了许多肉须,和这人连在了一起。

    只是丁宁可以肯定,这名中年男子的力量并非来自于这株紫玉巨树。

    他体内无数看不见的小蚕涌动着,此时因为一种怪异的气息,这些小蚕在他的真元压制下,都有种疯狂战栗不安,甚至恐惧的感觉。

    是什么可以让九死蚕都感觉到恐惧?

    丁宁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真正的变得平静下来,然后他的目光继续下移。

    那株巨树的裂口下方,有一口井。

    这株巨树应该是从这口井的井沿长出,然后越长越大,几乎将这口井包在了树里。

    井是方井。

    井里没有水,只有像下的石阶,有一种此时丁宁才能感知危险的气息不断的翻涌开来。

    ……

    天地间风雨飘摇,一些原本在祖山周围厮杀的强大异兽也被这风雨间的恐怖剑意所席卷,彻底冷静下来,然后骇然的纷纷四散。

    此时无双剑意悄然消失,掉头逃窜的异兽失去了灵雨的吸引,狂热也终于被恐惧所代替,再也不敢回头。

    祖地里这处山谷的一侧壁上石粉和那些怪异青草的汁液依旧在不断的流淌,

    那名名为战摩诃的乌氏大巫,在乌氏国内兼有国师和先知之名的男子,此时鞋面被青色的草汁浸透而似乎无所感知。

    他应是心性极为沉稳忍耐的枭雄,然而此刻站立在这山道上,感受着这谷底无双剑意的消散,他面上的肌肉却是轻微的抽搐着,目光也复杂到了极点,包含着无数说不出的剧烈情绪。

    “居然真的破了。”

    心中同样在说着这句话,然而灵虚剑门的宗主,在长陵早已经成为传奇的顾淮却是截然不同的情绪。

    他的脸上带着一丝莫名的感慨和庆幸,挂着一丝奇怪的笑意。

    “下面到底有什么?”

    强烈的好奇战胜了被欺骗和背叛的愤怒,乌潋紫忍不住看着战摩诃问道。

    那种灵动和骤然变化的剑意,并非固定的禁制或是符器所能生成,但是祖地封印无数年,难道这里面还能有活着的绝世修行者存在?

    接下来的一瞬间,乌潋紫却是越加的愤怒起来。

    因为藐视。

    战摩诃根本就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甚至根本就没有看他一眼。

    在这里,他这样乌氏国的王子,似乎根本就像路人一样无关紧要。

    ……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剑招?”

    紫玉巨树下,申玄死死的盯着丁宁的面容,似乎要在他的脸上盯出两团血花出来。

    “这剑招并非是你所创,既然是流传下来,我要知道便有无数可能,而且这不重要。”

    丁宁迎着申玄噬人般的目光,摇了摇头,淡淡而带着强大自信的说道:“关键只在于我比你想象的要强大,而我越是强大,你我之间的合作就越是有意义。”

    “要将这…东西斩碎么?”

    厉西星也终于恢复了平静,他看着身体依旧在不停颤动的诡异中年男子,原本想说要将这人斩碎么?然而犹豫了一下,他还是觉得这不能用“人”来形容。

    不管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他都依旧觉得无比的危险。

    若不是丁宁在此,如果是他和胡京京到了这里,他所做的选择将会是将这名中年男子和紫玉巨树全部斩得粉碎。

    “不要。”

    “他们来了。”

    丁宁摇了摇头,看着一方的山壁轻声的说了一句,然后动步示意他们所有人跟上,包括沉默不语的看着他的申玄。

    然而他却并未走向那口井,而是绕向了紫玉巨树的另外一侧。

    这口井的背面。

    石粉和青色草汁混合成流瀑的山道上,缓缓出现三道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