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七十章天凉人
    “这场雨停的时候会怎么样?”

    申玄反而慢了下来,抬头微眯着眼睛看着上方落下的乳白色雨丝,问道。

    “不会到雨停的时候就会开始。”丁宁认真的说道:“所以你要快一点。”

    “快就有用么?此时是是否要上山的问题。”

    “只要你不显得太弱,就暂时不会有什么问题。”

    无论是问话还是回答都显得有些深奥,但是两个人都并非普通人,所以看着开始! 焦躁和混乱的兽群,申玄明白了丁宁的意思,知道自己先前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

    一道笔直的琉璃般光墙出现在他和丁宁的身前,那是空气和混乱的元气被他身上的气息强行破开而自然产生的折光反应。

    在下一息的时间里,丁宁和他的身影在这道光墙里也快得变成了一道流动的影迹。

    ……

    焦躁而暴戾的气氛在兽群中不断扩大。

    一头墨绿色的巨蜥身长数丈,身上墨绿色的外皮散发着宝石的光泽,刚刚到达祖地的边缘,开始下坡。

    这是极为罕见的绿托甲蜥,身上的外皮极为柔软,可以天然消弭许多天地元气的力量,大幽王朝的名将李念便拥有一件绿托甲蜥的甲皮制成的全身软甲,那件软甲便是大名鼎鼎的绿度托甲。

    然而这种活着的绿托甲蜥早已绝迹,谁也不会想到竟然会在此处出现这样一头绿托甲蜥。

    这头绿托甲蜥的身体太过沉重,且腹部几乎拖着地面,实在不适合长途奔行,即便已经被灵雨刺激得疯狂,但还是远远的落在了兽群的后方。

    此时感到灵雨即将消散,这头绿托甲蜥骤然愤怒狂暴起来,一声暴躁的嘶吼间,它的长尾如巨鞭般瞬间扫飞身后的数头巨兽,同时一道腥臭难言的黄绿色浓液从口中喷了出来,冲过身前十余丈的陡坡。

    它身前笔直十余丈之内所有被喷淋到黄绿色浓液的兽类全部发出的凄厉的惨嚎,身体好像被滚烫的岩浆喷中一样,瞬间腐烂得千疮百孔。

    与此同时,天空里一只金色的秃鹫也陷入了疯狂的恼怒之中。

    它身上的金色羽毛覆盖着独特的天地元气,像一片片锋利的金色剑片张开,在它急速的飞行之中,这些剑片般的羽毛轻易将它行进途中的所有禽鸟全部切成碎片。

    这只是一个开端。

    血腥气味让兽潮开始了彻底的暴|动。

    那些强大的异兽将焦躁和愤怒的情绪全部宣泄在身周相对弱小的兽类身上,似乎此时在它们的眼里,正是因为这些弱小的同类和它们争抢,才会让它们无法得到更多的灵气,才会让此时的灵雨开始消散。

    一时间,无论是地面还是天空,无数血花就像烟花一样绽放开来。

    这绝对是比千军万马厮杀还要惨烈的画面,只存在于很多故事想象之中的修罗场,一场难以想象的屠杀。

    进入祖山的申玄却是没有理会,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大浮水牢是比现在这种地方更血腥的地方。

    他身上此时展露的气息,让沿途所有的异兽都远远退避开来,即便是偶尔有些能够威胁到他的巨兽,也只是远远的看他一眼。

    这是极为**裸的弱肉强食,强大的异兽在灵雨消失前就开始杀戮比自己弱小的兽类,便是灵雨可以补充体力,可以治疗它们在杀死这些弱小兽类时有可能会受的伤。

    血花和飘洒的碎肉、雨毛越来越浓,如瀑布一样流淌在山道上房屋般大小的巨兽尸骨上。

    在看清这具巨大尸骨的瞬间,申玄的眼睛才微微眯起,下意识的声音微冷道:“这是什么?”

    “饕鬄。”

    丁宁异常简单的回答,“传说中可以吞噬一切的凶兽。”

    申玄看了他一眼,“实际上呢?”

    丁宁也看了他一眼,道:“实际上也几乎可以吞噬一切,除非你是比顾淮还要厉害一些的修行者。”

    “这片地方有过这样的宗门么?”申玄转过头去,在穿过流淌着鲜血的巨大尸骨的同时,又像是自语,又像是问询般说道。

    丁宁几乎没有思索,轻声道:“没有过这样的宗门,但是曾经有个天凉。”

    申玄眉头微跳,道:“没有听说过。”

    丁宁道:“你只需要知道这是个曾经和大幽王朝差不多的帝国就可以了。”

    申玄沉默了下来。

    他和丁宁的前方已经出现了无数尸骸铺就的道路。

    血水和破碎的血肉顺着这些尸骸流淌下来,灰白黄的各色尸骸都被染成了血红,显得分外鲜艳。

    厉西星和胡京京早已站了起来,胡京京像持伞一样持着剑,站立在厉西星的身旁。

    她手中的剑散发着烛火一样的淡黄色光华,挡住了上方坠落的血水。

    申玄带着丁宁前行的速度很快。

    几乎同时,厉西星和胡京京看到了申玄和丁宁,而申玄和丁宁也看到了厉西星和胡京京。

    “疯子的朋友也都是疯子。”

    申玄在看到了那烛火一样微黄色光华的同时,就想到了胡京京的身份。想起墨守城在长陵大开杀戒的那夜,这名宝光观真传女弟子的所作所为,他就忍不住又冷笑了一声,轻声说了这一句。

    “你果然来了。”

    厉西星看人的目光一直都和申玄一样冷漠,然而当他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丁宁时,连他身旁的胡京京都感到他的面部线条柔和了很多,他看了一眼申玄,眉头微蹙,然后对着丁宁只是异常简单的说了这一句。

    “果然是你。”丁宁看着他,也只是说了这一句。

    胡京京莫名的有些感动。

    她知道这样简单的对话里,却包含着至真的友情。

    厉西星料定对方是要利用自己逼丁宁过来,而丁宁却料定是厉西星身处险境。

    因为这片荒原里,厉西星是丁宁的朋友,而丁宁也是厉西星在此间的唯一一个好友。

    现在又多了自己。

    胡京京的眼睛里有些欣喜,有些骄傲。

    就在此时,丁宁也朝她颔首致敬。

    她一时有些惶恐,剑光都有些散乱,所幸此时申玄强大的气息已经笼罩了他们所有人,天空坠落的血雨都被纷纷逼开,丝毫落不到他们的身体周围。

    “这里是天凉祖地,你听说过天凉么?”厉西星迎着丁宁的目光,没有什么废话,安静的问道。

    人之一生,能够找到一个可以同生共死的人已经是件很幸运的事,现在至少已经有了两个,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所以虽然身外的天地都是血雨尸海,他的内心却也很平静。

    丁宁道:“知道一些,但知道的不多。”

    厉西星看着他,将之前和胡京京讲过的有关天凉祖地的事情全部详细的和丁宁说了一遍,连丁宁来前没有看到的那种诡异甲虫都和丁宁详细说了。

    “饕餮,混沌虫,都是在先古就因为太过强大而被最早的修行者屠戮殆尽的东西。昔日天凉敢于拥有这样的东西,的确和当年的大幽王朝一样强大。”

    丁宁看向祖山更高处,“关键在于,如果按传说所说,天凉的那些强者全部在这祖山中自尽,那最后临死前做出这样的布置,封住这座祖山,到底是想封住什么。”

    “不会是那场瘟疫。”

    在厉西星开口说话之前,丁宁已经摇了摇头接着说了下去,“无法救治和无法最后毁灭不是一回事,尤其在那些天凉强者不需要考虑自己安危的情形下,若是担心瘟疫还有可能散布出去,一定会选择彻底毁灭的方法,将有可能染带瘟疫的地方或者尸骨全部毁去。能够布置出这样的东西封山,有这样的时间,就只能说明最后那场瘟疫已经随着所有染病的人死亡和时间的流逝而消失。”

    “现在谁都知道你的领悟力天下第一。”厉西星沉默了很短的时间,说道:“所以他们利用我逼你来,必定是因为这座祖山里有极为珍贵,甚至可以让他们打赢这场战争的东西。”

    “所以最为关键的在于,这人怎么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丁宁看着他说道。

    一直沉默不语,如同一个与之无关的旁观者一般的申玄,此时的目光也是不由得剧烈一闪。

    “这人是天凉人。”

    厉西星没有任何犹豫,说道:“只有当时天凉遗留下来的,才有可能知道祖山里面到底有什么。”

    胡京京看着丁宁,身体再次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寥寥几句就将一切理清,她看着丁宁,佩服得五体投地。

    而这些话语内容本身,又足够令她震惊。

    “既然明知道这里面有什么,然而却依旧无法得到这里面的东西…那我们就可以试一试。”丁宁看着厉西星和她,轻声而不避讳的说道:“不只是这名天凉人,我还想杀顾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