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67. 第六十七章 苏醒
    胡京京跟在厉西星身后,径直从巨大的异兽尸骨中穿过。

    巨大的异兽尸骨就像一艘巨船的龙骨,行走在其中给人莫名地怪异压迫感。

    尤其应该是在这头巨兽腹部的位置,胡京京看到了大堆的朽铁。

    一些泛着各种色泽的金属,被某种力量绞成了各种扭曲的片状,又被腐朽成大片的雪花形状。

    想象着当年这头巨兽该是如何吞噬这些东西,她就越发觉得敬畏。

    然而厉西星考虑的却不是这些。

    当他穿过这具巨大的异兽尸骨时,他思索了片刻,然后捡拾了一些枯枝和枯木,生了两个火堆,然后他又分别盖了些浮土上去。

    奇异的灵雨里,漫天禽鸟飞舞的祖山上空,燃起了一浓一淡两条烟柱。

    “你这是干什么?”

    胡京京看着他的这番举动,等他又开始动步时,问道。

    “一浓一淡,这是边军里面代表安全的狼烟。一般为了让烟柱更加显眼和浓烈,在荒原里都会用牛粪和狼粪,再加上一些独特的色粉。”

    厉西星转头看了她一眼,说道:“如果是他来了,至少知道我们到这里为止还是安全的。我会每隔一段固定的时间释放狼烟。”

    胡京京只是愣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接下来只要确定一段安全,厉西星必定会接着再燃这样的烟柱,如果到了某个地方,不再有烟柱燃起,便说明她和厉西星已经遭遇了致命的威胁,已经死去。

    “如果我们已经死了,他就也没有必要再为我们上来拼命。他自己会做好取舍。”厉西星漠然的看着前方,说道。

    胡京京的情绪有些低沉,“你能确定他完全明白你的意思么?”

    厉西星没有看她,“他比我聪明得多,自然明白。”

    两人这两句对话纯属没话找话,所以很快沉默下来,而且前面又出现了大量的尸骸,尤其很多还保持着人形,不像祖山外的骨骸一样细碎。

    从外观上而言,重新出现在两人视野里,铺满他们前方山道的尸骨,相对完整,而且似乎死的时间要比山外的人晚上许多。

    无论是谁,踩踏着厚厚的骨骼,尤其是许多还是人形的骨骼往上走,都不会好受。

    胡京京尽可能的不踩踏到这些尸骨的头颅上,但是听着这些骨骼在脚下发出各种各样怪异的碎裂声,她的脸色还是变得越来越苍白。

    “这些人都是最后自尽在这祖山里的天凉人么?”她忍不住出声问道。

    听着她这句话,一直微眯着眼睛的厉西星眉头皱了起来,面有不豫之色,但是想到她毕竟只是刚刚从长陵到战场不久,在这种情况下有这样的表现已经算是很好,他便面色有所缓和,道:“你应该看得出这些人的致命伤在哪里。”

    胡京京愣了愣。

    这些死去的人已经只剩余骨骸,既然厉西星这么说,那致命伤必定在骨骸上,而且很容易看到。

    她自然有些羞愧,目光落向身前的那些骨骼,目光又骤然变得凛然起来。

    几乎绝大多数尸骸的身上都没有明显刀剑切割的痕迹,然而所有尸骸的头颅眉心正中,却是都有一个细小的孔洞存在。

    孔洞只有针尖大小,这还是经年累月孔洞周围风化剥落了的结果。

    厉西星转头看了她一眼,原本想要提醒她自己看,但想到这终究是很快分生死的时候,而不是平时带新兵的教学训练,他还是忍住了,直接道:“你看颅后。”

    胡京京深吸了一口气,她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然后发现了症结所在。

    人的头颅骨骼,尤其是修行者的头颅骨骼更是坚硬致密,当时击穿这些修行者眉心的东西,应该比针尖还要细小很多倍。这样尖细的东西能够洞穿眉心,一定带着强大的冲击力,而且按照常理而言应该极为锋锐。

    从眉心刺穿而入,便极容易从脑后洞穿而出。

    然而眼前这所有颅骨后脑上却都没有任何相对的细孔。

    啪的一声轻响。

    厉西星直接切开了一个最为完整的颅骨。

    胡京京知道他在做什么,强忍着难受的感觉,尽可能仔细的看清内里。

    颅骨内里的后脑处没有任何冲击的痕迹,而且整个头颅之中也没有任何的东西残留在内。

    “不可能是修行者。”

    厉西星不想再浪费时间,他看着胡京京,缓慢而认真的说道:“这些尸骨死的时间并不一致…即便是同一个强大的修行者所为,在不同的时间段,他的修为必有变化,他也不可能如此精准的凝天地元气或者控制某种武器,就这样精准的刺穿每个人的眉心,不留其它痕迹。”

    不可能是修行者,那又是什么?

    胡京京看着厉西星。

    厉西星沉默了一息的时间,道:“你这个时候走还来得及。”

    “真正的勇气,是明明害怕,但还会去做。我的心里现在告诉我要怎么做,所以我想我是有真正勇气的人。”胡京京顿了顿,笑了起来,然后她开始动步,继续沿着这些尸骨铺就的道路,往上行去。

    她和厉西星的上方,山道有些微微的收口,进入另一个较为平坦的山谷,所以看上去这些尸骨就像是巨大的灰白色瀑布,又像是上方是一个吞食血肉又吐出尸骨的魔口。

    厉西星跟上了胡京京的脚步。

    不知为何,他此时的情绪也比一开始进入这盆地时要来得更为平静。

    他的心中对身旁这名倔强的少女甚至有些感激,因为他知道她说得对,一个人上路,哪怕是迎接最后的死亡,也终究太过寂寞和悲惨。

    尸骨山道的尽头,在山道的收口处,出现了一点明艳的黄色。

    那是很像某种图腾柱一般的立柱,表面散发着独特的柔和晶光,看上去就像一根丈许长的琥珀柱。

    厉西星和胡京京的目光自然的被这根晶柱吸引,然而他们所未察觉的是,就当他们不自觉的在看这根晶柱上玄奥的花纹时,这根晶柱的内里已经发生了变化。

    一些细小到极点的东西,敏锐的感知到了新鲜血肉的气息。

    这些新鲜血肉的气息,让它们开始苏醒。

    “咝…”

    一丈来长的琥珀般晶柱发出了莫名的颤动,同时发出了呼吸般的声音。

    这一声声音是许多细微的声音同时响起,融汇一处,所以分明的令人心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