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六十五章汇海
    厉西星靠着池子里的一块石头,半躺坐着,看着上方天空飞旋的黑鹰。

    微烫的泉水洗涤掉了他体内所有的疲惫感,令他感到愉悦的同时,不由得想到,若是就这样悠然的死去,或许也是一个很好的归宿。至少…至少不用那么累。

    然而这样的念想也只是在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了短短的一瞬。

    人生就是如此,累却不甘。

    黑色的飞鹰盘旋着,却始终不落足祖山,似乎祖山里有着令它们都天生敬畏的东西存在。

    四野依旧平静到了极点。

    厉西星的嘴角露出些嘲讽的意味。

    他缓缓的站了起来,泉水顺着他厚重的衣袍的毛发流淌下来,将那些干涸的血迹都冲刷干净了大半。

    “好了?”

    他看着在这泉水里泡得脸蛋都和熟透了的苹果一样通红的胡京京,问道。

    胡京京看着他点了点头,道:“好了。”

    虽然直到此时都难以置信,然而事实便是如此,她体内那些恐怕连长陵上品的疗伤灵药都要调养很久的伤势,只是盏茶的时分,便被这口活泉治愈。

    “你要干什么?”

    然而厉西星接下来的动作,又令她更加的震惊。

    厉西星拔出了他的剑,穿过池水,行向那口灵泉的出水口。

    厉西星有两柄剑,此时他用的是那柄苍白色的大剑,剑身上的符文就像是一只长长的獠牙,充满了桀骜和暴戾的气息。

    泉水被凌厉的剑气逼开,露出了池底乳白色的山石。

    苍白色的剑光切在出水口周围的山石上,山石被片片切开。

    “你要破坏这灵泉?”

    胡京京终于反应过来厉西星是要做什么。

    厉西星没有回头,继续出剑,不断切开灵泉出口处的山石,以便让剑光更加深入,同时毫无情绪的说道,“这又不是我们的祖山。”

    “虽然有些暴殄天物的感觉,但我觉得你说的是对的。”胡京京呆了呆,然后她认真的点了点头,在走向厉西星身边的时候,她的身上也开始散发出剑意。

    ……

    “那些鹰为什么飞得那么低?”

    “不是鹰飞得太低,而是天太高。”

    “不要在我面前讲这些故弄玄虚的话语。”

    “那下面应该是一个很深很大的盆地。”

    “你何以肯定?”

    “因为这里的天地灵气扩散的很有意思。”

    “我怎么不觉得很有意思?难道你的感知还在我之上?”

    “因为续天神诀。”

    数匹军马在荒原里穿行,这些军马上,只乘坐着两个人,一个是丁宁,一个是申玄。

    一路从谷狱关行来,关于丁宁的修为和感知,申玄有很多问题,但谈话的最终结果,往往都被丁宁归结于续天神诀。

    申玄此时没有看丁宁,他只是看着远处那些黑鹰飞得分外低的地方。

    (本章未完,请翻页)他不可能印证丁宁给出的解释,因为整个天下,只有丁宁一个人知道续天神诀的真正奥秘。

    在途中他一直和丁宁说话,并非是想通过不断的对话来试探出对方的秘密,真正的原因只是恐惧。

    无论是面对不知名的乌氏强者本身,还是想要杀死灵虚剑门的宗主,对于他而言都是很可怕的事情。

    他想要赌一赌,但同样很怕变成这草原里被土狼拖食的一具腐烂尸体。

    就如此刻,他开始感觉到那些流淌在四野里,原本就显得很诡异的天地元气骤然开始强烈的波动,就像冥冥中有人在揭开一场大戏的序幕。

    丁宁的目光也投向了远处那些黑鹰飞舞的地方。

    他也感知到了天地元气的剧烈变化,只是不像是有强大的修行者在吸引天地元气,而是有强大的天地元气,要从那处爆发开来。

    厉西星和胡京京站立在温泉池里。

    微烫的池水原本在他们站立的时候,只过他们的腰间,但是现在却已经没过胸口,直至他们的颈间。

    灵泉的出口已经被切开丈许方圆,喷涌出来的泉水流速似乎变得十分平缓,只是流淌出来的泉水已经沸腾般,鼓出许多拳头大小的气泡。

    每一个气泡漂浮到水面之上,都是啵的一声一炸,爆开的都是清新纯净到了极点的乳白色灵气。

    极为精纯而凝聚的乳白色灵气比空气略重,在水面上爆开之后,又随之倾泻在水面上,就像白莲朵朵开。

    厉西星紧抿着双唇,冷漠而坚毅,他的感知尽可能的深入到前方这条灵脉的内里,“用你师门最强的那一剑,我们一起。”便在此时远处的申玄和丁宁都有所感知之时,他微侧转过头,对着胡京京说道。

    不知何时起,两人已经有着心心相印般的默契,听到这样的话语,胡京京对着他点了点头,然后毫无犹豫的发动了必须要尽全力才能施展的那一剑。

    乳白色的池水里骤然生出无数条明亮的黄色光线,仿佛黄玉。

    接着,所有的池水变成了淡黄色,就像完全变成了一面淡黄色的光镜。

    厉西星深蹙着眉头,从喉间迸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厉吼,如同荒原最深处狼王的嘶吼。

    他一脚往前踏去,前方的池水在他的一踏之下,轰然炸开,变成无数细微的粉末般白雾,往外迫开。

    他前方池水无踪,但那明黄色的光华却依旧在。

    他手中的苍白色长剑上迸发出来的力量,借着那明黄色光华的力量,瞬间深入前方灵脉的深处,深入到他感知都无法到达的地方。

    也就在这一刹那,他和胡京京的身体就被一股庞大而古老的气息喷涌吹拂,如两片落叶一般往后飘飞而出。

    原本汇聚在这一个温泉池里的浓郁灵气,骤然暴涨,瞬间充斥整个盆地,最终像一根笔直的巨柱一样,冲向上方的天穹。

    厉西星和胡京京没有落地,被强大的气息吹动,还在往上飘起。

    两个人身体里的气血沸

    (本章未完,请翻页)腾般震荡,然而却没有产生任何受伤之感。

    暴涨的灵气渗透穿刺在两人的体内,就像河水不断的冲刷着河床里的卵石,并强行的将表面的棱角硬生生的抚平。

    两人只是感到强烈的眩晕,根本无法思考,也无法感觉时间的流逝。

    等到身体沉重起来,开始坠落时,两人才看到身体已经处于数十丈的高度,而下方所有的水流,甚至先前盆地里的水流都已经消失。

    祖山上方的天穹笼罩着堆雪般的白云,狂风在朝着四野卷动,充斥在耳间的全部都是枯草折断的声音。

    厉西星在强烈眩晕的余韵中艰难的控制住体内的真元,同时朝着脚下喷涌而出,以免自己和胡京京像石头一样坠地,变成破碎的血肉。

    然而也就在这一瞬间,他再度感到强烈的震惊,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低沉的惊呼。

    胡京京在此时也稳住了身形,用询问般的眼神看向他,震惊无语。

    “你也?”

    在下一个呼吸之后,她艰难的出声,看着他问道。

    厉西星点了点头。

    在方才那种狂暴的灵气冲刷之下,他竟然莫名的突破了禁锢已久的修行境界,真元修为往前大大跨出了惊人的一步。

    胡京京也同样如此。

    他压抑着心头的震惊,感受着完全不像是之前自己的身体,抬头往上看去。

    晴朗的天空里已经开始下雨。

    ……

    雨落荒原。

    申玄手中无剑,却下意识的右手虚握,握住了剑形。

    无数乳白色的雨滴从空中坠落,坠在地上却不是变成水流溅开,而是发出了嗤的一声响,变成了一缕乳白色的长烟。

    这片荒原都似乎疯狂了。

    枯黄色的长草疯狂的摇摆起来。

    干枯的根茎吸收着乳白色的气流,骤然生出些浓绿的绿意。

    所有蛰伏在地下的动物,虫豸全部苏醒,疯狂的涌了出来。

    远处未处在这片雨云笼罩范围的野兽,也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发疯般的涌来。

    申玄脸色极度苍白的看着脚下泥土里钻出的无数密密麻麻的虫豸,感受着远处野兽群狂奔而产生的地面震动,呼吸都不由得沉重起来。

    这是他从未见过的画面。

    他都没有想到,只是他身周附近的一片泥土里,竟然有着如此多的虫豸。

    最令他心神震颤的是,连他的断臂处都有酥痒的新生感觉,让他觉得如同有一条断臂可以接上去,那手臂就会重新长好。

    这些灵气凝聚而成的雨滴里,拥有的不只是惊人精纯的灵气,还有那种令人难以想象的治愈力量。

    雨滴最为密集的地方依旧是祖山。

    乳白色的雨滴落在山顶上,顺着沟壑冲刷下来。

    荒原里万虫成海,万兽成潮,疯狂的朝着那一片盆地,朝着祖山汇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