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六十二章天凉
    凌晨,最接近日出的时分,胡京京从昏迷中被冻醒。

    她首先感觉到厉西星还在穿行,接着感觉到嘴里好像充满了嚼烂了的苦涩草叶,再接着她习惯性的看了一眼阴山的方向,只觉得自己和阴山相距越来越远。

    阴山的方向,就代表着归家的方向。

    距离阴山越远,就代表着回到长陵的希望越是渺茫。

    她一时陷入了沉默。

    厉西星没有转头看她,只是缓慢的说道? :“不要吐掉嘴里的药草…虽然很难吃,但是对你的伤势很有用,而且很难找到,如果有力气,你可以试着吞下去。”

    胡京京有些虚弱的点了点头,艰难的把嘴里的苦涩药草全部吞咽了下去。

    然后她慢慢的抬起了头,看着厉西星,道:“其实你之前和我说的,想凭意志力和体力拖垮对方,完全是骗我的对不对?”

    厉西星依旧没有转头,道:“为什么这么想?”

    “因为你应该早就明白没办法摆脱对方,你带着我在这荒原里逃亡,只是想找这些可以让我活下去的药草。你只是不想让我绝望,想试试有没有让我活下去的可能。”胡京京说道。

    厉西星沉默了片刻,道:“你这样的想法没有依据。”

    胡京京虚弱的笑了起来,道:“我有直觉。”

    厉西星似乎觉得她的回话很可笑,没有应声。

    “不要想找机会单独把我留下。”胡京京却是将头抬得更高了一些,说道:“只要你不寻找单独把我留在某处的机会,就说明我这想法没有依据。”

    “你去死,让我活这种事情,不要想着去做。”顿了顿之后,胡京京看着厉西星的侧脸,认真的轻声说道:“否则即便你设法把我单独留在某处,我接下来也一定会去找你,而不是设法逃回阴山之后。”

    厉西星冷笑了起来,“真要一起死?”

    胡京京没有回答,只是抓住厉西星衣袍的双手抓得更紧了一些,然后她将脸深深的埋进了厉西星身上散发着难闻血腥味衣袍皮毛里。

    厉西星的身体微微的一僵。

    胡京京却再次笑了起来,然后她认真的轻声道:“我听说你在长陵没有什么朋友,我就做你第一个朋友好了。”

    “谁说我在长陵没有朋友?”

    厉西星这次却是冷冷的回应了他,“我在岷山剑会就有不少朋友。”

    “哦。”胡京京明白自己错了,她也不争辩什么,只是笑了笑,道:“那我也和他们一样,做你朋友好了。”

    厉西星不再说话。

    他继续在枯黄的荒原里穿行,只是身体不再向先前一样躬伏于地。

    他的体力也已经透支,不能再保持先前一样的速度,最为重要的是,他隐隐觉得荒原里的天地元气已经发生了一些奇特的改变,他直立起身体,可以看清更远的地方。

    “你在想什么?”

    少女的话总是会比他这样常年呆在边关中习惯了孤独的人的话要多一些,尤其是当一名少女对一个人有着强烈的好感之后,并没有过多久,胡京京看着沉默的厉西星接着问道。

    厉西星道:“我在想他们到底想利用我们做什么,或者说,我们有什么可以被利用的。”

    胡京京骤然想明白了这句话里的沉重,沉默了片刻,道:“这的确是首先要想明白的。”

    “我父亲不会管我的死活,我对于他而言,只是他对于皇后忠诚的表现。”厉西星冷漠的看了一眼天空渐渐翻起的鱼肚白,接着说道:“就算血浓于水,他真有一丝在意…就算将我抓住了放在阵前,他也不可能会因为我改变任何决定。甚至有可能设法第一个杀了我。所以利用我们改变一些军队的举动,是完全不可能的。”

    胡京京艰难的吞咽了口口水,她口中的药草早就已经咽下肚去,但是现在口中却似泛起苦涩的滋味。她看着厉西星的侧脸,越发同情这名悲苦的少年,心想生在王侯家的人,未必是幸运。

    “而且我们现在距离大军交战的战场越来越远。”

    “我们的修为又不够高,能被利用做什么事情?”

    “哪怕是用来喂狼,把我们驱赶的也太远了些。”

    厉西星慢慢的连说了几句,然后又忍不住摇了摇头,“我实在想不明白他们想要做什么。”

    胡京京呆呆的想了片刻,道:“会不会只是故意…”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厉西星打断,“能够御使黑王鹰的人,在乌氏的地位比一般的皇子还要高。”

    “如果他在这里,或许可以想明白对方到底想要什么。”厉西星又穿过了一片草甸,然后突然说道。

    胡京京下意识的说道:“那名酒铺少年?”

    厉西星笑了笑,他的笑容很冷,但是又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骄傲。

    酒铺少年四字在之前的长陵,似乎是一个鄙夷丁宁出身的贬义词,然而现在,在天下各朝,却都似乎变成了一个最响亮的称号。

    “他应该也会到战场上来。”胡京京看着他嘴角泛起的笑意,就确定厉西星说的必定是丁宁,然后她又下意识的说了这一句。

    然而也只是她这下意识的一句,厉西星的身体却骤然一僵,而且僵硬得比以往更加厉害,以至于从未停下的脚步都停顿下来。

    胡京京愕然的看着他。

    一个呼吸之后,她有些反应过来,“你觉得…有可能是因为他?”

    厉西星的呼吸也变得有些艰难起来。

    他沉默了片刻,继续动步,然后声音微寒道:“不希望是因为他,但是现在却好像是最大的可能。”

    为什么这似乎完全不相干的人和事,会是现在最大的可能?

    胡京京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她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声音。

    因为就在此时,就连她都感知出了周围的天地元气里,似乎出现了很多异样的气息。

    有一种淡淡的,但是好像特别清远高旷,就像是秋天里最好天气的气息,若有若无的飘荡在高空里。

    厉西星更没有发出声音,他更加清晰的感知到,这种气息就像季风一样,来自某个方向。

    他此时的心中生出了强烈的好奇心,而且产生了某种强烈的预感。

    在沉默里,他的脚步开始又加快了。

    日出。

    带着温暖的阳光洒落下来,荒原里的寒霜微化,升腾起一些湿意。

    追踪着那些越来越清晰的气息,厉西星越加远离阴山的方向,荒原里枯黄的长草越来越高,越来越粗壮,渐渐竟像茁壮的小树一般,在折断时发出清晰的脆响。

    沿途更加荒芜,不只连乌氏人活动的踪迹都没有,就连兽迹和昆虫的声音都消失了,天地之间分外的静谧。

    突然之间,厉西星停了下来。

    他停顿的动作非常生硬和急促,以至于胡京京的身体就像是和他撞击在了一起。

    “怎么了?”

    胡京京有些不理解的看着前方。

    她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连天空都似乎没有什么不同。

    厉西星没有回答,她这才发现厉西星的目光落在脚下前方。

    她目光下垂,然后在下一刹那,她便直接发出了一声不可置信的惊呼!

    惊呼声在静谧的天地间响起。

    然后惊起了一群似乎是远处飞来,已经很是疲惫的候鸟。

    这些像白色大雁的候鸟奋力的飞了起来,但是却依旧在她的视线下方,依旧没有飞到超过她头顶的高度。

    因为她和厉西星此时驻足的前方,不是平坦的草原,而是一个凹陷下去的,很深的山谷。

    山谷很大,坡道也很陡,只是因为都生长着高大的荒草,而且由于山谷上方漂浮着的水汽的古怪折射,在此时以至于就像水面下倒映的水草就像是浮在水面上一样,给人奇怪的错觉,让人觉得前面是平的。

    “这…?”

    胡京京再仔细看去,越发觉得震惊。

    她看到这山谷的底部就是一个全新世界般的盆地,点缀着很多不同的色彩,是河流,还有盛开鲜花的原野。

    厉西星的目光,此时却是死死的盯着那盆地中央的一座并不高的石山。

    “天凉祖山…”他深吸了一口气,道:“传说中的东西,居然真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