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五十八章刀剑山
    夜风骤停。

    谁都可以感觉到顾淮这句话里的自信和骄傲。

    谁都能够理解他的自信和骄傲。

    丁宁看着他的背影,感知着他身上的气息,听着这句话,心中在担心着的却是远处的长孙浅雪不要因为顾淮的这句话而忍不住出手。

    “有些可笑。”

    然而听着顾淮的这句话,唐欣却是摇了摇头,唇角浮起一丝微讽的笑容,淡漠的出声道。

    顾淮顿时皱眉,道:“哪里可笑?”

    “我见过巴山剑场很多人的出手。”

    唐欣丝毫不和他辩驳,只是平静的陈述着事实的样子,“包括那个人…我见过那人出剑,自觉不是他的对手。再加上我对中山君那些人的确不甚喜欢,所以甚至有些因为欣赏而进巴山剑场的想法。”

    “那时的巴山剑场的确是令敌人都由衷仰慕的地方。”

    唐欣嘴角嘲讽的笑意慢慢扩大,接着道:“只是让人仰慕的不只是力量,还在于那些人的快马乘风,快意而行,只是到了最后,长陵之变,才发现巴山剑场的灵魂也只在那小半数人身※上。”

    “那人战死,嫣心兰战死,巴山剑场灭。”

    “余下的人要么是苟且偷生,贪生怕死之辈,要么就是争权夺利,无视情谊,两面三刀之徒。巴山剑场早就没了,若说巴山剑场的人,恐怕也只有之前刚刚逃出水牢的林煮酒等寥寥几人才有资格这么说。”

    “剑心都不直,剑意也永远不可能有那人般强大,你便确定能用巴山剑场之技胜我?”

    唐欣的声音在夜色里不断的回响。

    他的话语很不客气,完全不给顾淮面子。

    像他这样只是因为自己喜好便和很有可能杀死自己的敌人战斗的修行者,的确也不会顾及任何人的感受。

    “其实你不明白。”

    顾淮摇了摇头,似是想要解释,但最终却觉得没必要解释什么。

    唐欣体内的元气在此时也已经调至最完美之时,所以他也不想再多说话。

    “请!”

    他出手。

    他的左手先伸了出来,一道耀眼至极的闪电出现在他的手里。

    这道如柱的闪电从他的左手一直往上延伸到无尽的高空,没有人看得出来这道闪电是从他的手中涌出,还是高空中云层的闪电落了下来,汇聚在他的手中。

    随着这道闪电的出现,他前方的空气急剧的裂开。

    这是一股刀意。

    他左手的这道闪电就是他的刀。

    他的右手始终垂着,但与此同时,荒原间的所有风都似乎凝聚到了他的右手。

    他的右手里出现了一柄青色的长剑,剑身里有无数的黑沙和青色的风在翻涌,就像是在酝酿着无数个沙尘暴。

    天地风雷皆为用,这已经是传说中仙人的手段。

    然而不知为何,当刀意朝着顾淮侵袭而至之时,顾淮原本凝重的面容上,却是出现了一丝很自然的不以为然的神色。

    闪电之前,天空里出现了一个黑点。

    黑点在所有人视线之中以惊人的速度变大。

    所有退到很远的乌氏军士,包括先前随着丁宁前来的数名修行者,全部震骇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是一座山。

    一座剑形的山。

    随着顾淮的心意,出现在天空里的,是一座真正的,长剑外形的小山!

    这座山通体闪耀着玄铁的光泽,然而和一般的玄铁不同,这座剑山的表面散发的金属光泽,全部都是六面型的闪光。

    所有的光泽,就像是一片片平行发出,而不是锐意的锋芒。

    只有来自天外陨石的天铁,才会散发出这样的光泽。

    这是一座天铁山。

    或者更确切的说,这是一柄用整座天铁山炼成的剑!

    这便是顾淮的剑。

    这便是他在巴山剑场修成的本命剑,剑山剑!

    谁也不知道他领悟了何等的剑经,运用何等独特的天地元气炼成了这样的剑,然而现在所有人都感觉到这柄剑的浓烈本命气息…以及沉重!

    他这柄剑此时散发出来的所有剑意,便是沉重!

    咔嚓一声裂响。

    这剑只是往下一落,便无比轻易的破了唐欣的一刀,沉重的剑意顺势朝着唐欣侵袭而去。

    然而也就在这一瞬间,顾淮惊怒的叫了起来。

    唐欣在此时出剑。

    然而他右手的青色剑却并未顾及其他,直接就刺向了顾淮的身体。

    噗噗噗噗…

    唐欣的左侧身体里瞬间发出了无数细微的破孔声。

    他的整条左臂鲜血四溅,从肌肤里涌出一片血雾。

    嗤的一声裂响同时在顾淮的身上响起。

    他的胸口上出现了一道剑痕,翻转的血肉里,有无数黑色的元气像黑沙一样朝着他的身体里刺入。

    咚!

    天地巨震。

    所有人连带着马匹被震离地面。

    沉重的剑山剑坠砸在地上,形成了一座真正的铁山横亘在唐欣和顾淮的中间。

    唐欣和顾淮的身体同时被飓风卷起,往后飘飞。

    唐欣的左臂软绵绵的垂下,他这条左臂已经完全废了。

    顾淮不断的咳嗽了起来,每咳一口都咳出大量的鲜血和黑沙。

    申玄的身体也被震得飞跌了出去。

    “又是一个疯子。”

    在发出闷哼声的同时,他在心中诅咒般狠狠说道。

    就在此时,唐欣又出一剑。

    他手中青色长剑直接点在了前方的剑山剑上。

    咔嚓一声。

    他手中的青色长剑折断。

    真正沉重如山的剑山剑,却直接被一剑刺得飞起,往天空中飞出。

    飞起的剑山剑的庞大的阴影笼罩了还在咳血的顾淮。

    顾淮失去了平静,忍不住厉声叫了起来,“每一剑都寻死般两败俱伤,哪里有你这样的打法!”

    “我们比的不是剑技,而是生死。”

    唐欣的嘴角出现了嘲讽的笑意,他似乎觉得顾淮身为灵虚剑门的宗主,此时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有点可笑。

    然后他用力一掷,直接将手中断了半截的青色长剑都朝着前方的顾淮丢了过去。

    这一掷,断裂的青色长剑便变成了无数青色的罡风,他身前的虚空里,就像是有一条无比巨大的青龙冲向了顾淮。

    这一剑不顾自身,依旧是寻死般的两败俱伤的打法。

    剑山剑又坠落了些,似乎反而要压在顾淮的身上。

    以至于顾淮的面容在阴影里似乎变得更加暗沉了一些。

    顾淮抬起了头。

    此次他抬头时,眼睛里充满了难言的意味。

    他体内的天地元气毫不珍惜的疯狂涌出,沉重的剑山剑随着他的抬头,轰然加速,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往上飞起,顷刻变成高空之中的黑点。

    这是令人难以想象的画面。

    所有的乌氏骑军浑身都战栗起来。

    天空里响起巨大的震响。

    就像天神的巨锤重重的锤击了无尽的高空。

    黑色的夜空突然便成了白色。

    黑色的剑山剑变成了白色。

    然后这柄世上最大也是最沉重的剑以更恐怖的速度坠落下来,在所有人的瞳孔里由小变大,又让所有人的瞳孔不自觉的急剧收缩。

    天铁山上,此时裹满了白色的星火。

    无数高傲而冷酷的白色火流,沿着天铁山的表面奔涌下来,带着天铁山本身,狠狠砸在了青色的龙头上。

    青色的风龙和流淌满白色火焰的剑山在夜空里相逢。

    轰的一声巨响。

    丁宁的眼睛微微的眯起,心中流出更多的冷意。

    天空里火光骤然消失不见。

    剑山坠落在地。

    一圈尘浪如海啸般往四周扩散出去。

    以这座剑山为中心,地面齐齐削去一层,出现一个巨大的凹坑。

    唐欣的身影已经消失。

    不知道是消失在了尘浪里,还是被压在了那座剑山下。

    顾淮垂下首来,又连咳数口血。

    他此时还活着,便说明他胜了这一战。

    只是他此时的眼神里没有任何的骄傲。

    因为他比任何人更清楚最后击败唐欣这一剑的力量是从何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