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四十八章演一场戏

第四十八章演一场戏

    “就算是岷山剑会的首名又如何!终究只是一名未经战阵的无知少年,那郭锋也是糊涂了,竟然真的让宿卫军听从他的指挥!”

    “自乱阵脚,即便是最愚蠢的将领都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看着丁宁和郭锋等人转身离开的背影,数名边军将领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吴栖梧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眼眸深处闪耀着的全部都是凌厉的杀意。

    若是有绝对的把握,在方才的一刹那,他便会选择直接杀死丁宁。

    &nbs<;刚刚进城的三千宿卫军开始离城,行向一侧地势较缓的山坡高处,开始扎营。

    到来的援军因为意见不合而离城,这对于城中的军队士气而言,是沉重的打击。

    而对于已经在行军中疲惫到极点的宿卫军而言,更是如此。

    若非之前丁宁已经展现过令他们所有人信服的能力,恐怕在搬运一些沉重的军械上山时,略遇些困难,这些军士便会因为各种负面情绪而爆发哗变。

    郭锋是经验丰富的将领,他自然很清楚士气和情绪往往比一些强大的军械还要重要。

    跟着丁宁登上一块高处的山石,看着远处那些炊烟,他的脸色也比吴栖梧好看不了多少。

    “其实我到现在还未想明白为什么你一定要弃城。”

    他深吸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的心情变得更加平静些,同时看着身前的丁宁问道。

    丁宁没有转头看他,轻声道:“其实我不是真的想弃城。”

    他的回答让郭锋和紧随在他身后的南宫采菽顿时愣住。

    “什么意思?”南宫采菽忍不住问道。

    “谷狱关很特殊。”

    丁宁轻声缓缓说道:“不只是关城不如其余的关城雄伟,最为关键的是,之前进城你们就应该也看到,关城里很多人都是月氏国人和这阴山一带的边民。”

    郭锋的眉头猛然一跳,他意识到了什么,但又不敢肯定。

    丁宁没有停留,接着道:“谷狱关最晚建立,建立谷狱关时用的许多劳役都是附近召来,很多甚至最终被招为军士。所以这座关城里的各色人等十分复杂。”

    南宫采菽终于反应过来,道:“你是生怕我们在关城中的任何举动都会被奸细传递出去?”

    丁宁将视线从远处的地平线收回,转过身来,看着郭锋和南宫采菽,点了点头,“乌氏国虽然大胜,但是按理而言不可能得知我们后继所有援军到达的情况,然而这支断后军有恃无恐的朝着这里来,便是对这座关城里的守军情况十分清楚。兵不厌诈,说要让他们弃城,和他们意见不合到驻军这山坡上,只是演一场戏给对方看。”

    顿了顿之后,丁宁认真的看着南宫采菽,道:“演戏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连自己的人都越是蒙在鼓里,就越是真实。”

    南宫采菽看着丁宁,越发感到敬畏:“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们要继续演戏,让那支先锋军先来进攻我们。”丁宁看着她,道:“我要你送一封信给吴栖梧,让他配合我们演好这场戏。”

    ……

    远处的炊烟已熄,随着时间的流逝,地面却渐渐的震颤起来。

    五千余骑乌氏国骑军在日落之前,开始正式出现在所有谷狱关边军的视线里。

    乌氏国这支骑军中所有军士的服饰和盔甲都不统一,此时骑行也并没有什么固定的阵型,就像草原上一团随时变幻的云一样。

    然而这些骑军所有的兵器都垂挂在马鞍两侧,而所有马匹的步伐却是又惊人的一致,随着马匹的奔行,这些兵器自然敲击着马鞍,发出极有节奏的声响。

    这整齐划一的声响,不断的响起,带着一种致命的魔力,让所有人的呼吸都难以顺畅,心跳得却越来越剧烈。

    丁宁坐在一块凸起的大石上,沉默的看着这支在夕阳下到来的骑军,微蹙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谷狱关的城楼上,吴栖梧的背心开始止不住的出汗。

    随着如雷的马蹄声的临近,他的视线渐渐被这支骑军充斥,而地面的震颤也使得整个谷狱关都似乎跳动起来,城墙中缝隙里一些积年的尘土在寒风中噗噗掉落。

    早在半个时辰之前,他已经得知了那名少年针对这支骑军的计划,而直到此时,整个谷狱关里得知这个计划的也只有他一个人,所以所有的压力,自然全部都压在了他的身上。

    即便心中对那名少年已有敬意,而且觉得的确可行,但这对于他而言,依旧是一场豪赌。

    若是那支骑军并不像想象的一样攻击山坡上的宿卫军,那这谷狱关就有可能直接失守。

    只是当那些骑军上马磴子上的光亮都映入他的眼帘,他再看了一眼那侧山坡上的宿卫军,他便知道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

    可以说,那名少年用三千名宿卫军的生死,逼着自己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他的脸色再度变得极为难看。

    但是他从喉咙里挤出了几个简单的音阶,然后对着紧跟着他身旁的一名副将轻声的说了几句话。

    听到他话语的副将眼睛里瞬间充斥了震骇,但是随即在他的厉喝中回过神来。

    ……

    “你何以确定这支骑军先锋一定会先攻击我们?”

    南宫采菽出现在了丁宁的身后,她不是质问的态度,而是虚心请教的态度。

    现在在她视野里的那支骑军依旧保持着直直的行军路线,还未显示出偏向关城还是这边山坡的动向,但是不知为何,她却是有着强烈的预感,直觉这支骑军会像丁宁预想中的一样,首先进攻他们这里。

    她此时无形之中像之前夏天里的净琉璃一样,开始自然而言的以丁宁为师,向着丁宁学习。

    “任何快速突进的军队数量不可能太过庞大,一万四五千便是极限,否则不可能保证速度,连粮草都跟不上。”丁宁缓慢而清晰的回答她的疑问,“军情说这支骑军的总数在一万余,按我的判断,可能不止,最多在一万四千余。但是我们溃退向这里的秦军残部也有两万五千余。”

    “你要明白,我们大秦王朝的军队,始终是这天下战斗力最强的军队。”

    顿了顿之后,丁宁转过头来看着她,“即便是残部,都不会有人敢轻视我们大秦王朝的军队。所以这支骑军一定会用尽可能减少损失的战法来赢得这一战的胜利,占领谷狱关。否则若是攻下谷狱关,自己就只剩下数千人,恐怕连他们自己都没有信心依靠这数千人来阻挡两万余秦军,哪怕只是要阻挡很少的时间。”

    南宫采菽明白了,她的眼睛亮了起来,“所以不管之前这些乌氏国的军队显现出何等狂放和冒险的姿态,至少在我们这里,这支骑军会非常小心。”

    丁宁看着她点了点头。

    南宫采菽深吸了一口气,道:“因为你的一些刻意安排,现在我们宿卫军这里的很多军械都没有准备好,有些混乱,所以这支骑军一定会优先攻击我们这里。在他们而言,两天的时间足够,他们只需要用最小的代价解决掉这里的秦军,而不急着赶时间。”

    丁宁的眼睛里出现了赞许的神色,同时开口道:“最为关键的是,在这样的大势之下,只要我们让他们的损失惨重一些,让他们一开始的打算便落空…他们便会慌。”

    南宫采菽看着他极为平静和自信的眼神,心跳开始再次加速,“所以你一开始就觉得我们能够打赢这一战,即便对方可能有三倍于我们的兵力。”

    丁宁看了她一眼,道:“能否最后打赢,现在就看吴栖梧能否完全听从我那封信的内容,将关城里所有的修行者和最擅长战斗的剑师全部给我砸出来。”

    南宫采菽抬头,看着远处那支显得越来越可怖和接近的骑军,看着带起的漫天烟尘遮住了夕阳最后的余晖,她知道这对于那名守将而言,的确是很难做出的决定。

    毕竟自有大秦以来,修行者和一些配合修行者的侍卫都是大秦军队里最为重要的力量。

    哪怕这城关里修行者包括他们身边侍卫的总数都不过百,但是若是将这些人全部抽离出城,那这城关和一座空城也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她此时也是直觉,那名比她经验丰富太多的将领会做出正确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