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四十五章好人还是坏人

第四十五章好人还是坏人

    在下一瞬间,胡京京口中鲜血狂喷。

    她只觉得自己好像要将自己体内的鲜血全部吐出来。

    天空中那道无形的墙,却是已经朝着那支骑军落了下去。

    三千骑中那一名戴着虎头骨面具的修行者惊怒的厉啸起来,在他身体上方飞绕的那五道血月往上飞起,狠狠斩击在空中镇落下来的无形墙上。

    无形的墙断裂开来,化为更为具象的狂风和锐利剑气,天空中如同多了无数巨大的透明剑刃狠狠冲向地面。

    那五道血月只是为这些骑军赢得了一些时间。

    在这名戴着虎头骨面具的修行者惊怒的厉啸声里,这支骑军彻底陷入了混乱之中,纷乱的急剧往后退却。

    散乱的透明剑刃落入散落的骑军之中,一瞬间掀起大片的血狼。

    这些剑刃实际只是杀死了二十余名军士,大多数波及到的都是来不及闪避的马匹,在发现无法阻挡这样的力量时,马上的骑者都第一时间脱离了马身。

    然而造成的混乱画面,却是分外触目惊心。

    “守城剑。”

    ⌒胡京京已经觉得自己快要死了,然而比那些乌氏国的军士还要震惊莫名的她还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叫出了声音。

    然后她往前栽倒在地。

    在昏迷过去的前一瞬间,她还在想着,那明明是墨守城的剑意。

    在她的所知里,黄真卫才是那名逼死她师尊的老人的传人,但是这样的剑意,为什么没有在黄真卫的手中出现过,反而出现在了此时厉西星的手中?

    厉西星没有去管她此时的疑问和感受,他极为迅速的将一颗药丸塞入她的口中,然后显得有些粗暴的一拍,直接将这颗药丸由她的喉间逼入腹中。

    他的注意力始终聚集在那支混乱的骑军上。

    骑军在竭力控制着阵型,但是却始终不敢前进。

    他知道胡京京这名没有完全听从他命令的长陵少女这次恐怕赌赢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伸手一抓,将胡京京背在了身上,在草丛中穿梭了片刻,然后手指深深的刺入泥土,再度扯出了一根铜线。

    铜线的下端连着更多的铜线。

    随着他的发力,这些原本不是笔直铺设的铜线甩动了起来,他身侧荒原的草间出现了十数条波浪般的线路,就像是有很多名修行者在这片荒原中快速的穿行。

    然后他也往后退却。

    这次他并未刻意的掩饰自己的身形。

    因为他知道最好的迷局是亦真亦假,只有敌人的注意力被一些真实的画面吸引,才会忽略有些刻板的痕迹。

    三千骑退后了五十丈,重新稳住了阵脚。

    看着前方荒野里那些草浪,尤其是厉西星退却时带起的一道烟尘,显然是这支骑军最高将领的那名戴着虎头骨面具的修行者沉默了片刻,然后他发出了几个意义难名的音阶。

    他身旁数名骑者同时出声,似是要反对,然而迎来他更为严厉的数声呵斥声。

    他身周无人再敢出声。

    三千骑开始后退,消失在身后的夜色里。

    这名将领也下了马。

    他的战马也随着骑军的撤退而被一起带走。

    当马蹄声都近乎消失,这名将领背上的一柄弯刀又如血月般飞了起来。

    这柄弯刀越升越高,许多个呼吸之后,这名将领的身后荒原里传来了一阵枯草折断的声音,又很快到了他的身侧。

    一头巨狼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这是一头体型远超寻常野狼的青色巨狼。

    巨狼的背上有着鞍座,甚至还有捆缚着一些食物和厚毛毯。

    这名将领拍了拍这头巨狼的头颅,然后坐上了鞍座。

    ……

    药力在胡京京的腹中发作。

    狂暴的药力冲入她体内的经络之中,无法迅速的令她经络中的破损处重生,然而却深入她的骨髓,刺激着她的气血大量的滋生。

    新生的痛苦让胡京京很快醒来。

    然后她又吐了一口血。

    “你最好不要抬头,否则随便一根草叶都有可能划瞎你的眼睛。”

    在她下意识的想抬头看清周围的景物时,厉西星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廓。

    她彻底清醒过来,醒觉厉西星背负着她在草丛中快速的奔行。

    “我们成功了?”她听话的没有抬头,同时虚弱的问道。

    厉西星沉默了数息的时间,道:“骑军退了。”

    胡京京感到了欣喜,然后她才感知到了体内霸道到难以想象的药力,这才开始关注自己的身体,才开始震惊起来,“这是什么丹药?”

    “白骨生血丹。”厉西星很简单的回答。

    “这是韩…”胡京京不可置信的长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这是昔日韩皇宫里的最强疗伤丹药。”厉西星依旧很简单的说道:“正是有这样的丹药在身,所以父亲才放心我在这里生存。”

    胡京京更加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然后厉西星接着说道,“但这也是最后一颗。”

    胡京京呆了数息的时间,才有些艰难的说道,“谢谢。”

    厉西星沉默片刻,道:“不用谢,之前那骑军出现时,我也没有来得及想到任何两全的方法。”

    胡京京的脸贴在他的背上,他背上的皮毛已经全部被鲜血浸透,此时被寒冷冻结得如同煮过的皮革一般,但是在他急剧的奔跑下,依旧有一些热意从他的背上散发出来,令此时重伤的胡京京感到温暖。

    她犹豫了许久,问道:“你怎么会墨守城的守城剑。”

    厉西星也犹豫了很久。

    他恐怕是所有长陵年轻才俊中最不会说话,也最不擅长和人说话的,然而此时他还是觉得要说些什么。

    “不要恨墨守城。”

    他犹豫了很久之后,认真的说道:“他所做的事情并非是为他自己。”

    “你的意思是只要并非为自己,那这个人往往就是高尚的么?”胡京京想到了那夜的剑光,声音冷了起来。

    “再恨他也已经死了。”

    厉西星没有反驳她的说法,他也能理解她的感受,“至少对于我而言,他其实才是最懂得置身事外,控制长陵平衡的人。”

    胡京京不明他的意思,便沉默的接着听着。

    “他会设法弥补一些人的错误。”

    厉西星接着说道:“在我被逐出长陵之前,长陵那些和我同龄的人都打不过我,若是我以岷山剑宗为目标,我应该比端木净宗他们更快的进入岷山剑宗,但是我被逐出了长陵。他教会我守城剑,是对我被放逐到这里的补偿,以及对我在这里所做的事情的奖赏。”

    胡京京艰难的呼吸着,慢慢的说道,“我承认他对你而言是一个好人,但对于我们宝光观而言,他却是个罪人。只是他已经死了,所以我不再对他做什么评价。”

    夜色已经深沉。

    一切都像得到了洗刷一样,终究归于黑色。

    一直垂着头,弯腰疾行的厉西星停了下来。

    “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胡京京问道。

    厉西星慢慢的转身,冷漠的说道:“接下来我们可能哪里都去不了。”

    听到他异样的语气,一直听着他的话没有抬头的胡京京抬起了头。

    她和他一样抬头,看着远方的黑夜。

    “有人追来了?”她轻声的问厉西星:“比我们厉害得多的修行者?”

    厉西星没有回答。

    “你走吧。”胡京京深吸了一口气,道:“你一个人应该走得掉。”

    “不要说话,不要阻碍我思考问题。”厉西星有些蛮横的冷声说道。

    胡京京的眉头深深的蹙起。

    她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挣扎。

    因为此时厉西星已经将她放了下来,手握住了长剑的剑柄,却只是凝立在她身前不动。

    远处的黑夜里,终于出现了一丝异样的声音,接着化为一道破空而出的飓风!

    一条青色的影迹,带着无数枯黄碎草,带着狂风,冲黑夜中冲出,蛮横的闯入她的视线!

    “獠!”

    “你就是獠!”

    一声带着奇异嘶鸣的声音,在黑夜里带着无尽的隐怒响起,就像有黑色的火焰在夜空里蔓延而来。

    厉西星的眼睛微微的眯起。

    看着那头代表着乌氏王室的青色巨狼,他的身体里开始泛出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