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四十一章意料外的战争

第四十一章意料外的战争

    “这些尸体必须马上处理掉。”

    当站在这座边城的城门楼上,看着那一圈黑色和红色的墙,丁宁缓缓的说道。

    “怎么处理!”

    南宫采菽忍不住愤怒的叫出了声来。

    她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

    她并非是想要像丁宁发泄情绪,只是她无法想象为什么丁宁能够在看到这样的画面时,还能保持这样的平静。

    &nbs《 ;  “你现在的愤怒和仇恨超过了悲伤。”

    丁宁转头看着南宫采菽,面容渐渐寒冷起来,“现在是别人屠了我们大秦王朝的一座城,至少还留下了妇孺,但我们大秦王朝的军队,也不只屠过别人的一座城。这是战争,针对于已经错过的敌人的愤怒和仇恨,只能让你做出很冲动的行为,从而导致更大的错误,没有什么意义。”

    “没什么意义?”

    南宫采菽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雪白,她紧紧的咬住嘴唇,从牙缝里挤出声音,“你让我不恨屠了这座城的敌人?”

    丁宁沉默了片刻,道:“你要明白,能够引起战争的并非是率军打仗的这些将领,而始终是那人世间位置最高的数人。若是追根究底,那是谁导致了这样的事情?”

    南宫采菽的呼吸渐顿,她只觉得自己不能完全认同丁宁的话,但是她却不知该如何反驳。

    “仇恨不能解决问题。你方才也听到了这里面一些妇人的口述,对方采用这样的方式,逼着岷山剑宗不介入乌氏国的战争,这无可厚非。我们大秦王朝的军队进入别人的国土,这本身又算什么?”

    丁宁嘴角浮现出了一丝苦涩的意味,“我只知道现在不处理这些尸体,恐怕会引起很多严重的疾病,这些妇孺里的很多人也会死去。”

    “冷漠面对,这就是一名成功的将领所需考虑的问题?”南宫采菽惨然的笑了起来。

    “不是如此。”丁宁摇了摇头,“始终为还活着的人考虑,这才是一名将领所需考虑的问题。”

    黑烟燃了起来。

    宿卫军开始燃起熊熊烈火,焚烧边城里的所有尸体。

    “这场仗不好打。”

    丁宁没有再看那些熊熊的烈火和燃烧化灰的遗体,他真的有些冷漠的抬头看向已经显得不远的阴山,缓缓的说道,“不是指我们这些人。”

    南宫采菽更加震惊的转头看向他。

    丁宁慢慢的说道:“无论是这边城里的守军还是从城外赶来支援的军队,都死在这一圈城墙附近,乌氏能够以一己之力屠城的修行者原本就不多,能够这么快一路冲杀过去杀死沿途所有守军的,便应该只有有着草原苍狼外号的耶律苍狼。”

    “他是乌氏国的大元帅。”

    丁宁顿了顿之后,不自觉的握了握拳头,接着说道:“大元帅都以身犯险,到了这里,便只能说明他们不会按照我们所有人的预料来战斗。所以他们或许也不会和我想象的一样,只是采取拖延的战术拖到下雪之后。”

    南宫采菽开始明白了他所想表达的意思,刚刚恢复些血色的脸庞又慢慢变得雪白,“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有可能反而会采取突袭,或者迎头猛击的战法?”

    丁宁点了点头。

    南宫采菽的浑身都涌起了寒意,她有些艰难的出声,“那如何才能尽快的将消息传过阴山?”

    “没有用。”

    丁宁摇了摇头,“连耶律苍狼都已经到了这里,即便我们现在传递出消息能够马上到达前线边军所在,也已经来不及。更何况那些前线的大将军什么身份,会轻易听从我们的建议?”

    “耶律苍狼他们的想法…或许便是想要用一场大胜来给东胡和大楚王朝信心,不管会付出多惨重的代价。只要这种代价能够让他们最终将大秦王朝阻挡在阴山,而不是让他们变成和月氏一样的存在。”

    谁都并非神灵,不可能真正的预料准一切事情。

    丁宁在出发前对于乌氏国的判断已然出现了错误,但至少此时的判断十分准确。

    大秦王朝元武十二年秋。

    就在丁宁所在的这支宿卫军到达变成后不久,乌氏国以很可怕的速度纠集三十万余众,分成三路对跨过边境的大秦军队发动了猛攻。

    乌氏国自古游牧,对于关中的秦人而言,乌氏国人便都是草原蛮子。

    这些草原蛮子擅长捕捉野马和驯马,骑术精湛,来去如风,速度和射术是他们最大的优势,而原本最令大秦军队头疼的,是他们的身后有着大片广阔的草原。

    这些草原对于大秦的军队而言是荒野,对于他们而言却都是城池。

    大秦军队优势在于符车和战阵之术,修行者众多,阵地推进和大军交战的能力天下无双,然而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乌氏国的大军根本没有采取游斗的战法,而是直接组成了大军,直接和大秦王朝的边军展开了正面的硬撼!

    这些以骑军为主的乌氏**队按理根本无法和大秦的军队阵地战斗,然而正是因为根本没有想到,大秦军队在边境集结的数量还根本不够的情况下,便遭遇了这样的战斗。

    在数倍于己的乌氏**队的强攻下,大秦王朝的军队遭遇了溃败,损失极为惨重。

    乌氏国在付出了七万多将士的生命之后,杀死了大秦王朝六万多边军,并夺取了大秦王朝前谴部队的几乎所有粮草和辎重,并继续开始追击大秦王朝边军的残部!

    这样的胜利是惊人的。

    即便是在大秦王朝和韩、赵、魏三朝交战时,都根本没有付出过这样惨重的代价。

    当时秦军和其余三朝的军队伤亡比例,一直是维持在一比三以上,也就是说,要杀死一名秦军,至少要付出三名它朝军士的代价。

    乌氏**队的优势本身在于速度,当追击开始,便意味着秦军有着更大的伤亡。

    这很有可能是秦军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惨败。

    略微改变了这一战命运的,是第一批援军,尤其是第一批从长陵赶到阴山外的大量修行者。

    比马蹄更快的是修行者的剑。

    大量修行者的加入,使得乌氏国追杀的骑军损失一度非常惊人。

    但随着许多修行者被人海战术或者乌氏国的修行者杀死,整个战争的局面对大秦王朝而言也是异常的不利。

    虽只是正式入秋,但关外北地已经气温极冷,呵气成霜。

    当粮草紧缺,对于一些军队,尤其是已经被打散了的军队的形势便更为严峻。

    一处草甸低洼处,一些杂树早已黄叶落尽,一些被削断铺成毯的长草上,躺着许多受伤的秦军士兵。

    一名佩剑的圆脸少女正神色极为严峻的和数名将领在商议军情。

    战争是最容易

    便在此时,草甸上骤然响起了一声凄厉的尖哨示警声,但也只是一息之后,哨音便变成了呜呜的陶笛声。

    这意味着到来的不是敌人,而是自己人。

    一名少年出现在这名圆脸少女的视线之中。

    他的装束和普通的乌氏国战士差不多,好像异常怕冷一般,穿着异常厚实而粗糙的皮毛袍子,但是他的脸面却是并非乌氏国人的特征,最为关键的是他的左手始终往前微微平伸着,一块苍白色的玉牌从他的指尖垂掉着,上面只是简单的刻着一个厉字。

    这个“厉”字便足以让这名圆脸少女和数名将领瞬间想到他只可能就是才刚刚返回到关外不远处的那名厉侯府的放逐子,厉西星。

    “不要想着试图袭击十里外的那座小瓮城。”

    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这名圆脸少女和她身周的数名将领,厉西星便很直接的说道:“那里是陷阱,已经至少有两支像你们一样的秦军被歼灭在那里。”

    数名秦军将领互望了一眼,目光里都是充满了惊怒。

    像他们这种残部,在乌氏族军队的追杀之中,永远只能采躲藏甚至迂回的方式,要退到阴山的边城,必定要耗费很长的时间。

    然而他们所带的粮草最多只能维持数日,在他们看来,那座乌氏国人的小瓮城里的食粮,便是他们最终能否活着离开这里的关键。

    “你们一共有多少人?”

    厉西星没有去管这几名将领脸上的表情,他在长陵也很少管别人脸上的表情,他只是冷漠的问道。

    “连伤员一共三百五十七人,能够战斗的三百二十一人。”圆脸少女此时最为镇定,在厉西星发问之后,她便没有什么犹豫的回答。

    “太少。”

    厉西星沉默了数息的时间,道:“乌氏国一支三千人左右的骑军,会在天黑的时候包抄到这里。”

    除非全部是修行者组成的军队,否则在双方的人数比例超过一比四的情况下,秦军是绝对不可能战胜乌氏国的骑军的,更何况这里的还只是秦军的残部。

    在没有一些强大军械的情况下,寻常的剑师恐怕无法近身就会被那些马上的箭师活活射死。

    “现在只有一个选择。”

    厉西星依旧没有管这些将领脸上的表情,接着说道:“让所有的伤员留在这里,剩余的人尽快离开。”

    数名将领中一名四十余岁的将领目光沉冷了下来,他看着厉西星,缓缓的说道,:“这或许是最好的选择,也是最理智的选择,但不是我们最佳的选择。”

    厉西星没有强辩什么。

    他只是对着这名将领深深的躬身行了一礼。

    因为这名将领所做的选择本身就值得他尊敬。

    他行了一礼之后便转身。

    这名将领既然选择在这里战死,那对于他而言,便不值得留在这里陪着这些人一起战死在这里。

    “等等。”

    然而就在他转身的瞬间,那名圆脸少女的声音响起,“一定还有别的选择和方法。”

    厉西星没有回头,只是冷漠的看着远处那比人还高的荒草,想着天黑之后,那里面随时就会有对方的骑军冲出来。

    “什么选择和方法?”他问道。

    “既然你知道那支骑军会来,那我们说不定就可以引开那支骑军?”圆脸少女听着他冷漠的声音,说道。

    “我们?”

    厉西星好不留情的冷笑了起来,“就凭我们?”

    “我是宝光观的修行者。”

    圆脸少女并没有因此而愤怒,只是认真的陈述事实,“我是宝光观唯一得了所有真传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