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三十五章都未输
    因为太亮和太过晶莹,所以张仪手中这一柄小剑出现在周围所有人视线中的时候,便像是用世上最完美的美玉雕琢而成,但当第一道光线和他这柄小剑接触时,随着光芒的一暗,他的小剑上便好像锈蚀般出现了一道痕迹。

    那道痕迹露出了原本的石色,缭绕的元气就像是有顽石被切割的粉尘在飘洒。

    随着越来越多的晶莹光线和张仪手中这柄小剑的碰撞,这柄晶莹明亮的小剑越来越黯淡,通体就像是要从美玉重新变回为顽石。

    然而此时没有人再发出呵斥张仪的声音。

    就连慕容小意看着张仪和张仪手中这柄剑的双瞳里,都充斥着震惊甚至敬畏的神色。

    就连她都可以感觉到张仪这柄剑…这一刺的强大。

    她感知到了玄奥的符意,却是不能理解。

    她也根本不能理解张仪这一剑是朴实无华的笔直往前刺出,然而却偏偏能刺中迎向他的每一道晶莹光线。

    她不能理解,然而来自黄天道门的乐毅却能理解。

    因为张仪这一剑的剑意就像是笼盖了整个天地,他的心意和剑意虽然是笔直向前,然而却硬生生的改变了这一方天地间很多天地元气自然流淌的规则和流淌的方向。

    ■

    而且张仪的身体里和这柄剑上,流淌着一种他所熟悉的气息。

    所以当张仪的剑行越来越慢,而且剑色也越来越黯淡,似乎渐渐要变成一柄普通的石剑时,他的脸色却反而变得越来越凝重,积蓄于体内的力量毫无保留的不断涌出,涌入那些晶莹的光线里。

    张仪的面容没有任何的改变。

    他手中的石剑越来越黯淡,然而在他的感知里,他气海中的光亮却是越来越亮,越来越热。

    随着他的心意,充盈于他气海里的光亮顺着他的经络涌了出来,涌入了他手中的石剑。

    他手中黯淡的石剑再次发亮。

    压抑到了极点的气氛被一阵阵惊呼声打破。

    很多人停止了呼吸,不敢相信的看着张仪手中的这柄剑。

    在他们的感知里,此时张仪体内流淌出来的不是真元,而直接是一道道符。

    更让他们难以理解的是,这一道道符不需要再和普通的真符一样,受真元激发而引聚天地元气再最终呈现为毁灭性的威力。

    此时从张仪体内流淌而出的这一道道符,本身便是力量,直接注入剑中的力量!

    近乎停滞在空中的石剑继续发光,然后继续向前!

    乐毅深吸了一口气,敬佩的看着张仪和张仪手中的这柄剑。

    他之所以敬佩,不只是因为张仪能够领悟那样的符意,能够施展出如此强大的一剑。

    最为关键的是,他不能想象张仪施展得出这样强大的一剑,却可以在那些同窗的嘲讽之中保持那样的姿态。

    他知道此时自己和张仪,已经变成了纯粹修为和意志的比拼。

    所以他也毫无保留,从他体内流淌出的所有晶莹光线,全部飞向了张仪,迎向了越来越为接近的这柄剑。

    张仪手中的石剑上,一瞬间展开无数道尘烟,就像是同时燃起了无数道烟火。

    他的手臂和整个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在他下意识的考虑自己的身体是否成能够承受之前,一口鲜血已经从他的唇齿间溢出。

    他手中的石剑光华顷刻全部消失。

    一切华丽的表象尽归朴实。

    他手中的剑变成了一柄很小很普通的石剑。

    石剑的前方,还缭绕着数根晶莹的光线。

    在所有人想象的画面里,若是这柄剑再进,不只是这柄剑会被切断,而且张仪也会遭受难以想象的重创。

    然而张仪未退。

    因为对于他而言,无论是岷山剑宗的剑意,还是他在这仙符宗里领悟到的符意,都是他可以利用的外物,但是这柄剑和他的意志,才是他自己,才是他的本命。

    他决然的刺向身前那最后几根晶莹的光线。

    数股巨大的力量割在他手中的石剑上。

    石剑上涌起数团尘屑,然而让所有人呼吸停顿的是,这柄看似寻常到了极点的石剑上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只是张仪的身体再次震了数震,连咳出数口血。

    他脚下的靴底炸裂开来,脚心和地面的碎石摩擦着,同时溅起一片血雾。

    但也直到此时,一股快意才在张仪的身体里生出。

    他这一剑的剑意,到此时才是真正的淋漓尽致,由假借外物到自己的本命。

    这一息之间,他和手中剑生命相通。

    这一剑才真正的由薛忘虚的剑,变成了他自己的剑。

    虔诚、尊敬、怀念、守护、传承…等等等等众多炽烈的情绪,到最终将这柄剑真正传承变成了他的剑。

    一股强大的新生气息,从剑身上震荡开来。

    也直到此时,在山上高处看着张仪的一双苍老的眼眸里,才开始充满感慨和赞叹的神色。

    一些真诚感叹的声音,也同时在这双眼眸主人的身旁左右响起。

    岷山剑宗的剑意,仙符宗的符道手段,和白羊洞的剑,竟然真在这名朴实谦逊的少年身上融为了一体。

    轰的一声。

    乐毅头顶上方那一片黄色的天空崩碎开来,变成无数股黄色的气流往外飞流而出。

    乐毅的身体无法站稳,往后坐倒在地。

    他连战之下所受的创伤,也在此时迸发出来,他的口中也喷出了一团血雾,在道道垂落的阳光下显得极为鲜艳。

    张仪的剑光继续向前,往上挑起,如一只弯曲的山羊角从乐毅的身前上方挑过。

    剑光在空气里留下清晰的痕迹。

    张仪收剑,看着坐倒在地的乐毅,目光里充满歉意。

    乐毅感到了悲伤,但是看着身前同样洒满了鲜血的张仪,他的眼睛里却尽是尊敬。

    “我…”

    他准备开口认输,很服气的认输。

    当他这第一个“我”字响起的瞬间,慕容小意和周围所有张仪的同窗全部心情复杂到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地步。

    慕容小意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张仪,她心中充满了震惊,接着想到自己之前对他的态度,开始羞愧。

    “我输了。”

    然而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张仪却在此时出声,他抢在了乐毅的面前,道:“是我输了…因为我这一剑,很多都不是出自仙符宗。”

    一片哗然。

    慕容小意也是瞪大了眼睛,她张开了嘴却说不出话来,不知道要说什么。

    方才的张仪无疑是仙符宗的英雄。

    只要他站在那里,接受对方的认输,他便自然是仙符宗的英雄,所有年轻学生敬仰的对象。

    包括她也是。

    仙符宗若输,便要让出山门,然而此时的张仪,却竟然开口认输。

    她难以理解,但不知为何,她却不憎恶此时的张仪,身体里反而有一种古怪的感受在蔓延。

    乐毅愣了愣。

    他要说的话被打断了。

    然后他的面容变得非常严肃。

    他支撑着站了起来,严肃的看着张仪,道:“赢就是赢,输就是输。不管你这一剑如何,你出自仙符宗,你是仙符宗的弟子。所以…我还是认输。”

    场间的纷乱声音瞬间消失,重归寂静。

    很多在场的仙符宗弟子,尤其是张仪的同窗,心中却自然的生出极大的愧疚,他们不自觉的想着,自己很多时候,甚至从一开始见到张仪的时候,心中便是自然排斥,都从未将张仪看成是和自己一样的仙符宗弟子。

    张仪看着乐毅,心中也是好生尊敬,此时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就在此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却是从山道上方落下,“都没有输。”

    听到这声声音,张仪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瞪大到了极点,他下意识的霍然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