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二十六章东胡望第一更

第二十六章东胡望第一更

    晨光里,当如肉山一样的横山许侯走入丁宁所在的医馆时,长陵的很多人正抬头看着长陵城中那一座座角楼。

    这一夜过去,他们才真正发现了这名老人的强大,他们才发现,这名老人甚至有可能是元武皇帝之下,长陵最强的修行者。

    只是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望向那一座座晨曦中的角楼时,他们的目光里的愤恨远远大于敬畏。

    很少有人能够接触得到这名老人,所以很少有人会能够了解这名老人的内心。

    尤其是那些在一夜之辈被迫服从的修行地 剩下的,还存活着的人,只记得这一夜之间这名老人杀死了多少人,有多少他们身边熟悉的人,甚至由心尊敬的人,死在了这名老人的手里。

    “老师,我根本没办法找出九死蚕的线索。”

    晨光里,黄真卫再次登上角楼,登上角楼的最高处,他看着坐在藤椅上,一夜过后已经苍老到难以用言语形容的老人,眼眸里满是痛苦,“我现在想着,您是不是故意给了我这样一个希望,好让我不留在你的身边,不阻止你。九死蚕太过算无遗策,又怎么是我这样的人能够找得出来。”

    听着他的话语,墨守城笑了起来,然后认真的轻声说道:“不要妄自菲薄,你是我的学生。”

    即便是侍立在他身后的冷峻将领都知道这句话是最大的褒奖。

    因为整个长陵都知道,墨守城只收了两个学生,一个是早年的元武皇帝,后来便是黄真卫。

    “现在怀疑我或者怀疑你自己,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墨守城缓缓抬头,随着他的抬头,天空里好像又多了一道裂痕,又是一道庞大的力量落向了长陵某处。

    黄真卫闻到了血腥气。

    墨守城的这一剑落的地方太远,即便掀起了如昨夜般的血浪,都很难令黄真卫嗅到那处的血腥气。

    此时的血腥气来自墨守城的身上,来自于他脸上的皱纹里。

    墨守城脸上的皱纹里,流淌出了真正的鲜血。

    他的脸上就像是被斩了很多剑,就像是昨夜那些宗师的剑意,终于落到了他的身上。

    黄真卫看着晨光里这样的画面,如即将渴死的鱼一样张大了嘴一样艰难的呼吸,但是他却喘不上气,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墨守城眼瞳里的光芒又黯淡了数分,但是他脸面上的表情却是没有什么改变。

    又有一股强大的气息,从他的身体里释放出来,令他脸上皱纹里流淌出来的鲜血都滴滴飞了出来。

    “不要!”

    黄真卫清晰的感应到了什么,他终于叫出了声来。

    “这一剑终究要完成。”

    墨守城平和的说了这一句,然后他吐出了一口血。

    一团血在他的胸口飞溅开来。

    天空里那道剑意彻底凝成,落下。

    在这道剑意落下时,他的身体便软绵绵的躺在了身后的藤椅上,脸上的皱纹深入骨骼,头上剩余的白发也纷纷掉落。

    就像一根烛火,燃到最后,便成了灰烬。

    ……

    在墨守城最后的那道剑意落下的地方,有一些正武司的官员凝立在一支严阵以待的军队后方。

    当剑意落下,这支军队前方的一片高墙骤然被切断,高墙的裂口后方,一片血雾荡起。

    这几名正武司的官员面容微松。

    此时一封军令也就此传递到这几名官员手中。

    “岷山剑宗竟然同意了?那酒铺少年也很平静的接受了?”

    这其中官员方才是面容微松,现在却是又喜又惊。

    一名官员又莫名的同情起被长陵的人们称为酒铺少年的丁宁,他抬起头来,望向西北的方向。

    大秦王朝疆域那处的尽头,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荒原。

    即便此时长陵暑意未消,但此时那里已经是草木染霜开始变白。

    浓重的寒意里,大队大队的骑兵呼喝着奇怪的声音,来去如风。

    他们猎杀着荒原里的兽类生命,连一些野草的种子都不放过。

    这在这些东胡人而言便是收割,广袤的草原有着足够的空间让他们片片收割,让他们丰衣足食。

    然而对于大秦的一些军队而言,这些东胡人经过的战场,便意味着扫荡。

    东胡人中的修行者不多,但是也有很多类似于术器,足以杀死修行者的稀奇百怪的武器,最关键的便是给养和一些战车无法跟上东胡人的脚步。

    还有援军很难到达。

    至少在过去,大秦的军队还没有和东胡人交手的经验,更无多少胜利的经验。

    此时这些正武司官员考虑的是既然皇宫里那名发了疯的女主人敢做这样的决定,那就意味着丁宁要面对的处境恐怕会比那里的绝大多数边军还要危险,所以没有人觉得丁宁带一些人去东胡有什么不对。

    ……

    岷山剑宗,山雾微分。

    那一座用于养伤的青殿里,谢长胜展开了一封信笺。

    只是粗略的扫了一遍,他原本有些喜意的脸上便顿时一片愤怒,接着便忍不住叫了起来:“丁宁,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都让南宫采菽随你去东胡,却不让我去,你是看不起我还是当我姐死了,对南宫采菽有想法!”

    他愤怒的声音在这间青殿里回响,一直居于这青殿里的那名老实的岷山剑宗师长眉头大皱,但在接下来一瞬间,他却是愣了愣。

    “快来人,我要出岷山剑宗!”

    在谢长胜第二遍喊这句话时,这名身穿青玉色长袍的岷山剑宗师长便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你真的要出岷山剑宗?”即便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但是这名岷山剑宗的师长还是有些发愣。

    “他不让我去东胡边关,难道我就不能去了么?”

    谢长胜大声的冷笑起来,“难道我还去不到?”

    岷山剑宗没有人阻拦谢长胜,因为谢长胜本身就不是岷山剑宗的学生,只是所有人都已经习惯般遗忘了他一直赖在这里。

    ……

    丁宁所要的两三天,其实只是用来养伤,还有等待一些人。

    他在长陵,本来就是一个寻常的“酒铺少年”,并没有什么东西要准备。

    一匹快马出现在他的视线里,马背上是一名风尘仆仆却依旧英气十足的少女。

    这少女就是令谢长胜愤怒的南宫采菽。

    自岷山剑会之后,南宫采菽和丁宁还未相见,这段时间里,丁宁却已经做了数件令人震惊的大事,时日虽短,却好像已隔经年。

    南宫采菽在来时的路上还在想着重见丁宁时会是何等的场景,但不知为何,当真正看清了披衣等待自己的丁宁,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那日岷山剑宗之外,薛忘虚死去那时。

    她的鼻孔便有些发酸,又不免有些为丁宁骄傲。

    待下了马,她强忍着泪意,挤出了些笑容,道:“丁宁,我真为你骄傲。”

    “只是尽力做到了想做的事情。”

    丁宁笑了笑,道:“倒是拖累了不少人。”

    南宫采菽道:“终究是自己的选择。”

    “你在岷山剑宗没多久,倒是老气横秋了不少。”丁宁看着南宫采菽又是一笑,但是接下来却是很快收敛了笑容,轻声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你和我一起去东胡么?”

    南宫采菽摇了摇头。

    丁宁看着她,认真道:“因为我问过了横山许侯一些事情,他也告诉我了,你父亲也将会是统领东胡边军的一位重要将领。”

    南宫采菽愣住。

    丁宁接着说道:“我想或许有你和我是朋友的关系,才导致皇后将他调过去,所以我想或许你和他在一处,至少你会心安一些。”

    南宫采菽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然后她也浅浅的笑了起来,“能作为一名将士,在父亲的军队里战斗,不管结果如何,我也该谢谢你。”

    “我想知道岷山剑宗对于其他人的安排。”丁宁看着她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