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三章最后光亮
    当月过中天时,夜色最浓,却是长陵鱼市里最热闹的时候。

    燃着沉香的房间里,一株黑竹寂寥的生长,又悄然的消失。

    身穿红衫的女子抱着琴站在窗前,目光被重重叠叠的阴暗雨篷遮掩,心绪却投向今日发生那数场战斗的地方。

    她面色和平时一样带着淡淡的感伤,想着当日渭河上那两名苦战的国破家亡的女子,又想着那公孙家大小姐今日里施展出的一剑,她的情绪波动却是越来越剧烈。

    又一株黑竹在她身后的空地上凭空出现,只是并没有和先前一样,随着她的呼吸而消失,而是突然开花¥⊥wan¥⊥shu¥⊥ba,w▲≈ans▽¤m,长出深红色的花朵。

    随着这竹开花,她的身体里也同时出现了玄妙的变化。

    她的肌肤迅速的变成和黑竹一样纯粹的黑色,然后又迅速的消退,和平时没有任何的区别。

    她眼瞳中的黑色,却比平时扩大了一分,显得她的眼睛更黑,却更亮。

    这间房间门外黑色阴影里的一株黑竹也开始剧烈的摇晃。

    平日里一直追随在她身畔的那名老仆敲门入内,看着她,却沉默无言。

    他知道她早就可以破境,然而她一直都不破境,便相当于是和长陵那些权贵的无形契约,使得长陵给她一处安身之地。

    “当日渭河上白山水和赵四相争,我便有所感。”

    这名商家老仆不说话,她却是开始说话,依旧是那种温柔到了极点,悲切的语气:“两人都是国破家亡,细想我还不是一样,家都不存,在这长陵也是孤魂野鬼,始终是眼中钉,今日出了这么多事情,想要独善其身,又如何能够独善其身。”

    商家老仆继续沉默片刻,道:“小姐终究还是记着家里的仇。”

    “既记着家里的仇,也记着受过的恩。”

    红衫女子温声轻轻的说道,“在长陵安稳了这么多年,至少知道了当年如果不是那人急着赶了回来,商家也剩不下什么人来。我一孤女子,报仇倒是没有什么指望,这仇是淡了,恩倒是反而记着。今天心不静,终究还是因为九死蚕。”

    她转头看着始终佝偻着身体的老仆,接着说道:“白山水、赵四,还有那公孙大小姐,这些人何等人物,若不是因为那九死蚕,我怎么都不相信会在今日里这样燃烧自己的真元。只要九死蚕在,这长陵便不可能静。我们便终究不可能安稳的留在鱼市里苟延残喘。是不是那一类人,郑袖都会把我们归于那一类人,毕竟对于她和元武而言,我们也只是当年的漏网小鱼而已。”

    商家老仆又沉默了许久,终究长叹了一声,不再说话。

    有七境的宗师死去,有人却又悄然破境,成为踏入七境的宗师,风云变幻,无数恩怨,这便是真正的长陵。

    ……

    墨守城走入虎狼北军大营。

    黄真卫恭谨的跟在他的身后。

    一些神都监的官员悄然散开,撤出了那些巨大铁矛坠落,又形成六境都无法进入的暴风雪的区域。

    大营的中心,梁联的尸身没有收敛,依旧躺在死去的地方。

    他身上的冰雪已经消了,在炎热的夏季里,那些冰雪变成了水流,渗入他身下的土地。

    他的身体反而变得干瘪,而且幽黑的色泽沁入了他的身体内里。

    他看上去完全不像一名刚刚战死的将军,而像是一名死了很多年,然后被从淤泥里拖出来的干尸。

    墨守城站在梁联的尸身前也沉默了许久。

    “终究是为我大秦打江山的人。”

    他说了这一句,随手遥遥摄来一面大旗,将梁联的尸身覆住。

    “是九死蚕。”

    然后他转过身来,对着黄真卫点了点头,说道。

    黄真卫的眼瞳里无比震惊,他知道若是连这名老人都如此肯定,便说明九死蚕不是虚妄,是真正的存在,而且已经成长到惊人的地步,甚至足以杀死梁联。

    墨守城又点了点头,道:“杀死他的是一线天…是那人最强的剑意之一,在任何强大的力量之前都可以切出一线天地。”

    黄真卫说不出话来,只能倾听。

    墨守城接着说道:“杀死梁联的,未足七境。未足七境便能用出这样的剑意…当年的那人,也是直到七境才能领悟这样的剑意。”

    黄真卫更是无法言语,他无法相信这世上还有比当年那人天赋更强的存在?

    “或许那人在很多年前便有传人,只是那名传人始终未显露出来。”

    “或许那人早就收了徒弟的事情,连皇后也不知道,他的事情,也并未告知皇后知晓。”

    墨守城和往常不同,他并没有给黄真卫多少**思考的时间,接着说道:“皇后会发疯。”

    黄真卫霍然抬头。

    他此时无法思考这句话里包含的所有意思,但只是皇后两个字,就似乎让他感觉到了那种冷漠的气息。

    “九死蚕和九幽冥王剑同时出现,白山水杀徐焚琴,赵四引开皇后的一剑,包括九死蚕通过地下阴河进出这里,这些都不孤立。”

    墨守城直视着黄真卫,缓缓的说道:“这世间唯一能乱皇后心神的,便只有九死蚕,若是知道这九死蚕的传人是谁,倒也不会有多少乱事,但现在这九死蚕的传人始终不明,而且远比她所想象的强大…我最担心的便反而是她,我担心她接下来会做出的事情。”

    黄真卫的面容开始苍白。

    他想到了元武皇帝登基前三年长陵的很多往事。

    他终于开始真正明白自己的老师担心的是什么事。

    “圣上已是八境,政通人和,大秦王朝前所未有的强盛,就算这九死蚕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哪怕白山水和赵剑炉的人越来越强,比起现今的大秦王朝而言,还是太过弱小。”

    墨守城知道他已经明白,但还是接着说了下去:“鹿山会盟之后,其余三朝威胁尽去,皇后行事更无顾忌。她要冷酷起来,会变得更加冷酷。”

    黄真卫的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老师,那我现在该做什么?”

    墨守城看着这名心爱的弟子,眼睛里出现了一丝怜爱和感怀的神色,轻叹了一声,道:“查,查出谁是九死蚕…”

    微微一顿之后,他转头看着已经被大旗覆盖住的梁联尸身,接着说道:“到这里来杀他,终有进出之道,终有痕迹。只有查出谁是真正得到了九死蚕传承的人,皇后才不会发疯。”

    黄真卫又感到不理解。

    查这些难道不是神都监和监天司的事情么?

    为什么自己的老师要自己查?

    但是他毕竟是长陵最睿智的人之一,所以他很快明白了这名老人的意思,“老师,你不信任神都监和监天司?”

    “在长陵,永远不要太过信任任何人。”

    墨守城微苦的一笑,道:“而且我没有太多的时间。”

    黄真卫看着他骤然黯淡而变得昏黄的眼眸,心脏瞬间抽紧,震惊的叫出了声来,“老师”

    墨守城摆了摆手,轻声道:“最多还有三月时光。”

    听着这句话,黄真卫被莫大的痛苦萦绕,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不敢相信这名守城守了很多年的老人就真的要到了离开这座城的时候,但他却又知道这件事无比真实。

    “就是因为我时间不够,所以一切都必须快。”

    墨守城轻声而无比认真的说道:“就像一根残烛,总有人会想要办法利用它的最后光亮做些事情。”

    (晚些时候有第二更,正在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