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七十六章封营
    净琉璃还在台阶上思索。

    她直觉自己好像有个很简单的东西没有抓住,但却就是想不起来。

    ……

    郊野河岸边冲天的霞光只是出现了短短的一瞬。

    但是强大的元气力量,却是引起了一阵风。

    虎狼北军的大营里,许多营帐被微微拂动。

    盘坐在竹席上的梁联陡然睁开了双目。

    他是七境的强者,自然感知出这阵风本身就来自异样的元气波动,而和长陵别处不同,当这阵风吹入虎狼北军的营帐间,则更是多了一分寒冷刺骨的寒意。

    梁联只是在这睁眼的一刹那,额前的发丝和眉毛就瞬间结出了一层蓝黑色的冰霜。

    仿佛有股来自地底最深处的寒冷,破空来到他的身前。

    他面色剧变,来不及思索,双手朝着身前的书案拍落。

    轰的一声闷震,书案粉碎,木质的隔层内里却是一块乌金色圆盾飞了出来,上面的符文如同鲜红的月季花浮现了出来,瞬间引动了天地间的元气如山行走。

    整个中军大帐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骤然垮塌。

    在接下来的一瞬间,猛烈的一炸,整个营帐全部化为无数的裂革,像剑一样(往外刺出。

    一道色泽深邃到极点的幽蓝黑色剑光不知从何处飞来,破开空间一般,穿过整个虎狼北军,直指中军大帐中心,整个身体都好像往外鼓胀起来的梁联。

    无数声厉叱声响起。

    剑光飞舞,至少有数十道飞剑带着决烈的气息迎上了那道剑光。

    喀喀喀数声令人心悸的结冰声炸响。

    这道幽蓝黑色剑光行进的正面道路上,不仅迎上的数柄飞剑直接结满了幽黑的冰晶颓然坠落地面,就连数名修行者也直接被冻在原地,变成毫无生命气息的冰雕。

    最令那些拦截的剑师心悸的是,直至此时,他们都无法确定这道剑光的御使者在哪里。

    梁联的面色沉冷的就像戴上了一张玄铁面具,他的心脏剧烈的收缩起来,他知道这道剑光的主人是谁,也知道自己根本无法匹敌。

    “东南,三四七!”

    他喝出了那名女子所在的方位,于此同时,他体内的大部分真元在一刹那涌入他的身体下方。

    他身体下方的毛毯已经炸得粉碎,露出的是一片白银般的闪光。

    六根银色的六边形金属柱从地下升了起来,将他护在中心。

    轰!

    那道不知隔着多少距离而来的蓝黑色剑光和这六根金属柱所散发和汇聚的力量撞击,发出了猛烈的爆炸。

    轰!

    也几乎同时,一声比这爆炸声宏大数百倍,似乎占据了整个军营里所有空间的巨响响起。

    虎狼北军的营地里所有的符车发出耀眼的光辉。

    一片光海在这营地里生成。

    紧接着,天空里多了无数道巨|物穿行的声音。

    数十朵白云般的气浪在半空中炸开。

    数十根如成人腰围粗细的矛状术器破云而出,一齐落向梁联所指示的方位。

    那处地方有不断往外扩张,泛开如魔莲的冰寒元气,在此时已经形成了一个暴风雪的天地。

    长孙浅雪此时便站在这场暴风雪的中心。

    所有虎狼北军的军士和修行者此时都很愤怒。

    他们知道这暴风雪里的修行者强大到了极点,而且远比此时军营里最为强大的修行者梁联梁大将军还要强出许多,否则梁大将军不会连最强大的防御术器六门天锁都激发了出来。

    然而在整个大秦王朝的历史里,还从来没有任何一名大秦的大将军在中军大帐里被人刺杀。

    在和大秦王朝对敌的一些王朝军队里,或许有这样领军十万级的大将军被秦人修行者刺杀的历史,然而大秦王朝,却从来没有任何一名这样的将领被直接在中军大帐里被刺杀的历史。

    尤其是这种毫无忌惮的直接刺杀。

    现在大秦王朝任何一支数万级的地方军,配备的符器都足以杀死一两名七境的修行者,更何况守卫长陵安全的虎狼北军!大秦王朝的精锐之师!

    在必要的时候,哪怕是完全用上万民的军士的血肉躯体填上去,作为这些军士里的其中之一,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悍勇,这便是秦军在其余各朝军队眼中最为可怕之处。

    ……

    长孙浅雪很清楚即便在那个人全盛之时,也不可能一个人直接挑战一支这样的军队。

    当那人在长陵战死时,天下所有修为至高的修行者也有了一个最为清晰的概念,一名这人世间最为顶尖的修行者,最多也只能杀死二三十名七境,杀死两万余秦军。

    更何况这十几年间,天下所有军队的符器都有了长足的进步,拥有了更强的威力。

    此刻那数十根穿云而出的巨大金属符器,长孙浅雪都感到了强大,都完全没有见过。

    然而现在这所有一切只是出于某个人的计划。

    她只是在执行着这个人的计划。

    所以她根本用不着考虑什么。

    她抬头看着那数十根朝着她坠落下来的粗大巨矛,直到金属的光芒耀得她身外的风雪都全是金属的光泽,直到她看清那些巨矛上的蟠龙符文,她才将自己体内的所有真元和积蓄的元气,包括气海中那柄本命剑的所有力量,尽数释放。

    暴风雪尽数朝着她的前方卷出。

    那数十根巨矛被暴风雪所卷,全部飞回,坠落回营地。

    风雪弥漫营地。

    一顶顶营帐掀翻,在和地面撞击的时候发出金铁般的清脆声音,原本柔韧的皮革竟然硬生生的折断。

    许多修行者眼睛里的愤怒尽数化为敬畏。

    他们先前已经听说过那名公孙大小姐的一些传说,知道那柄剑落于她之手。

    看着许多被彻底冰封住的营帐,他们脑海里无论如何无法将这样的力量和那名传说中的公孙大小姐联系在一起。

    他们前方的视线被蓝黑色充斥,又已完全失却那名女子的踪迹。

    当他们下意识的转身,想要听到大将军下一步的指示时,他们的呼吸却是彻底停顿。

    数十根巨大的冰柱看似凌乱的矗立在中军。

    冰柱内里的蟠龙符文似乎长到了冰柱的外面,蓝黑色的玄冰就像一条条的龙往上方延伸。

    这些冰柱封锁了整个中军,外面的风雪之意已经迅速的消减,然而这些冰柱之间的风雪却是反而渐浓。

    越来越浓烈的寒煞元气,即便是令军中五境六境的修行者都无法靠近,鲜血都似乎要冻结之感。

    ……

    长孙浅雪遥遥的看了那处军营一眼。

    那些金属巨矛现在已经承继了她身体里那柄剑的剑意。

    那柄剑至为强大的元气注入了那些金属巨矛之中,足以让这样的剑意维系不短的时间。

    她感到了自己的强大。

    她很满意。

    然而用尽了体内所有的力量,她现在便是个毫无力量的普通人。

    她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开始走向身后的一片树林。

    树林里停着一辆马车。

    架着马车的人身形显得很矮小,但是即便看到了长孙浅雪所做的事情,这人似乎也并不显得太过震撼,只是不解的问道:“只是这样?那谁杀梁联?”

    长孙浅雪依旧一副清冷的表情,她似乎不愿意回答,但似乎又出于对这人的尊重,不耐的清冷道:“那不关我的事情。”

    (决心闭门双更,还是被逼出差,但是前面大家已经看到了我的决心和表现,所以这个月绝对不会做不到,一定会拼到底,然后这两天会保持更新。接下来的拼命双更会往后顺延,九月份一号,二号也会继续双更,当然状态如果逼得出来,九月份,十月份,这样的双更一定要继续下去。多的话不说,这个月的更新量,月底大家再来评说。)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