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六十九章 不断的秘剑

第六十九章 不断的秘剑

    容姓宫女未去管丁宁。

    她的身周三丈之内便是她的天地。

    丁宁绝对不可能欺近她三丈之内而不被她发现。

    最为关键的是,丁宁和她在力量上有着巨大的差距,丁宁只可能利用飞剑对她造成威胁。

    所以她只需对付丁宁的飞剑。

    只在眼睛眯起的瞬间,她的感知便准确的捕捉了这柄闪电般袭来的飞剑。

    她挥剑。

    她的本命剑已经完全在手中形成。

    那是一柄两尺来长的短剑,枯黄色甚至带着一些焦黄,就像是秋天里枯萎焦干的芭蕉叶的颜色,但是表面上却散发着一股白瓷般的光泽,显得无比冷酷。

    她这一剑斩出,前方的空气里带出一条清晰的光弧,一阵狂风便是骤然涌起。

    所有的水汽,包括一些未熄灭的火线顷刻被吹得干干净净,她的身前一片清净。

    没有丁宁的身影。

    净琉璃和叶帧楠依旧站立在门口屋檐下的阴影里,此时一层淡淡的剑光就像一个很大的刃面树立在净琉璃和叶帧楠的身前,挡住吹拂向他们的蒸汽和火线,他们的身前却是没有丁宁的身影,也没有那个很大的铁匣。

    丁宁不知是退回了身后的宅院中,还是隐匿到了周围的街巷之中,但是那一柄剑丝上盛开着细密白花的飞剑,却是依旧停顿在空中。

    这柄残剑就像狂风里的蜻蜓,晃动着就将坠落。

    容宫女已经完成了一剑。

    只要她接下来的本命剑再挥出,丁宁这柄飞剑就会被她击飞至不知何处。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一阵坚物破裂的声音响起。

    这声音来自于容宫女的背后。

    所有观战的修行者震惊不解的看着容姓宫女的身后。

    虽是夏日,但是一片片碎裂的冰雪不断在容姓宫女的身后炸开。

    噔!噔!噔!噔!

    容姓宫女身体往前落地,她的双脚鞋底锤击着地面,不断飞起布屑。

    连续数步,她止住了身形,双脚却是陷在一堆的碎石里,后方出现了两条深深的沟壑。

    她背上的衣衫也碎了一片,有几滴血珠在阳光下挂在碎裂的布片上,显得很晶莹,很耀眼。

    绝大多数人根本看不明白这一瞬间发生了什么,发出了一连串的惊呼。

    容姓宫女蹙眉,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吐出了胸腹之间的一口浊气。

    感知着身后深入骨髓的寒意,以及在自己肌肤血肉上慢慢融化着的一些冰片上残余的气息,她微微抬头,声音微寒的自语道:“寒蝉变。”

    就在此时,她身前已经消散的狂风里的那柄飞剑骤然加速,不落向她的身体,而是如真正的陨星一样直接砸落在下方的石板路上。

    轰的一声。

    飞剑才刚刚和石板接触,容姓宫女的脚下却是已经涌出许多的火星。

    一些飞起的尘土和碎石,急剧的燃烧了起来,变成熔融的岩浆颗粒,灼向容姓宫女的身体。

    容姓宫女脸上所有的情绪瞬间消失,重新变为绝对的冷漠。

    她身体里异常迅速的流淌出的天地元气,均匀而致密的包裹在她的体外,就像一层真正的瓷壳。

    无数火星就像喷泉一样从她脚下冲出,冲击在这层瓷壳上,却是无法透入,四下飞溅出来。

    若不是炎热的夏日,太过灼热,否则必定是一道绝美的风景。

    “烈狱引”

    角楼上的黄真卫的全部心神早已被丁宁的飞剑所吸引,他的脑海之中瞬间浮现了这道秘剑的名字,心脏也剧烈的跳动了起来,但是一种有些紧张和遗憾的情绪也在他的身体里蔓延。

    丁宁和容宫女之间的力量毕竟相差太大,这样的秘剑引发的剑意,连容姓宫女的护体元气都无法破开。

    就在他这心念电转之间。

    容姓宫女的身上,又已经发出了啪的一声爆响。

    从地上的飞起的飞剑恐怖的加速着,刺向容姓宫女的眉心。

    在容姓宫女冷漠挥剑的瞬间,这柄飞剑依旧急剧的加速着,然而却骤然在原地绕了个弯,带出了一条彗尾般的剑光。

    容姓宫女手中的本命剑没有切中飞剑,只是彗尾一般的剑光。

    剑光被截断,但是剑意却并未就此消散。

    一段剑光打在了她的脸上,依旧没有能够破开她身外瓷样光华一般的元气,但是却让她的脸上留下了一道红印。

    她就像被打了一记耳光。

    容姓宫女抬头转向走侧的街巷之中。

    她确定丁宁没有退回净琉璃身后的院子里,而是隐匿到了那一侧的街巷之中。

    丁宁的飞剑在此时飞绕回来。

    接着毫无理由的放出光亮。

    光亮在一刹那就耀眼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就像一个太阳坠落在了场间,亮到雪白的光线甚至使得人闭上眼睛都觉得自己眼球内的液体要被蒸干。

    咔嚓一声轻响。

    当耀眼的光芒消散,所有人可以重新视物时,一阵阵惊呼声随即响起。

    容姓宫女的左腹处多了一道浅浅的伤口,鲜血正在缓缓的流淌出来。

    容姓宫女的左脚正提起,右脚下一层真元正在沁出,托着她的身体刚刚开始离开地面。

    这道骤然出现的伤口,让她一声闷哼,面上第一次出现了痛感。

    那道已经飘然飞离她数丈的飞剑却是陡然一震。

    只是一震,空气里便有数道看不见的波浪狠狠轰击在了她的身上。

    容姓宫女的身体往前飞起,这次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平衡,狠狠撞在前方的一道院墙上。

    丁宁的飞剑如鬼魅般的消失,冲入浪潮般扩散的烟尘中。

    容姓宫女的身影在下一瞬间便从烟尘中出现,她的脸颊上又添了一道细小的伤口。

    所有围观的强者,就连位于最前列的那些黑雨伞下的数名监天司供奉都震撼到难以复加的地步。

    “寒蝉变”

    “烈狱引”

    “彗妖尾”

    “日冕剑”

    “切玉剑”

    “天浩波”

    “逆光剑”

    “潜尘隐”

    一道接着一道的秘剑……谁都可以想象,丁宁会利用飞剑来对付容姓宫女,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丁宁的飞剑会用得这么好,竟然会是一道接着一道,似乎永远都不会停歇的秘剑!

    寻常的飞剑之术,或追求迅疾如电,或追求诡异飘忽,或追求前隐无踪,对于一名刚刚能够掌握飞剑的修行者而言,能够在一道上做到出色已经非常难,更何况是能够引发独特元气之威的飞剑秘术!

    最让这些修行者震惊难言的是,这些飞剑秘术还不来自于同一个宗门。

    寒蝉变来自于岷山剑宗,烈狱引是赵地的剑意,彗妖尾又是昔日大韩的剑意,切玉剑来自于方候府.....

    这些来自于不同修行地的飞剑秘术,今日里竟然在一个人的手中,接连不断的完美呈现,而且这人才刚刚踏入五境。

    这种事情,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即便传到耳中,也是难以相信。

    ……

    容姓宫女身上的伤口都很细小。

    所有这些修行者知道这些伤口对她还无法造成任何实质的威胁。

    然而这些伤口中流淌出来的鲜血,也让她身上的衣衫变得猩红点点,已有凄惨之相。

    最为关键的是,现在面对容姓宫女的始终就是这一柄飞剑。

    现在她甚至连丁宁的人都见不到。

    这些观战的修行者心中甚至开始有些同情这名宫女,他们不自觉的想着,会不会这样的战斗,从头至尾她都是根本看不到丁宁的影子,就被丁宁的飞剑这样慢慢的杀死。

    就在此时,容姓宫女却是抬起了头。

    她的面容苍白,双唇却是血润的好像要滴出血来。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战胜我么?”

    她的声音里丝毫没有痛苦,有的只是冷酷的意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