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六十四章 天空拉开的墨卷

第六十四章 天空拉开的墨卷

    在盛夏的这场大戏里,似乎越来越变化出令人觉得有趣的情节。

    那名一直深居简出的皇后身边的心腹宫女居然在一个普通的茶园里有一名地下情人。

    原本所有人以为全无背景的酒铺少年,竟然似乎和方侯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有些消息经过刻意的传播,传播的速度是很快的。

    很快大半个长陵的人便都知道了那个事实,甚至从很多当时生活在梧桐落里的丁宁的街坊邻居口中得到了印证,在丁宁进入白羊洞修行之前,方绣幕便和丁宁有过接触 。

    虽然在神都监当时的调查卷宗里,所叙述的只是方绣幕来梧桐落看过丁宁。

    但谁知道方绣幕的“看”是表面上的看还是暗地里已经做了什么?

    自从鹿山会盟之前元武皇帝示意方绣幕跟随,而方绣幕离长陵而去,很多长陵的强大修行者便已经开始隐然觉得方侯府最为强大的不是方饷,而是方侯府的修行痴方绣幕。

    ……

    “方绣幕难道真的教过他东西,可是我觉得不像啊,可是如果不是,又如何解释他会方侯府的借剑意?”

    谢长胜站立在青色的窗前,很不明白的自语了几句,然后又忍不住转头看着站在他身后的身穿青玉色袍服的中年修行者。

    这名中年修行者无语的回望了他一眼,心道你是丁宁最好的朋友,你都不明白,我怎么会明白。

    “居然让我做这样的事情,看来他和容宫女的一战很快就要来了。”

    得不到答案的谢长胜叹了口气,将右手伸出窗外。

    撕碎的信纸从他的指尖像白雪一样飞洒出去。

    “只可惜我还伤重,还是不能亲眼去看你这一战啊。”

    听到谢长胜的前一句话,他身后身穿岷山剑宗青玉色袍服的中年修行者眼睛里闪耀出些希冀的光彩,然而听到谢长胜的这接下来的一句话,即便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他还是忍不住目瞪口呆,心想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厚脸皮的人存在?

    伤重?

    还伤什么重啊?

    都已经在岷山剑宗死皮赖脸的赖了这么久,每日里都想偷师,而且竟然还想继续赖下去?

    想到某位师叔说的,厚脸皮到让人欣赏的程度也是一种本事,这名中年修行者忍不住摇了摇头,心中却是没有什么怒意,只是有些爱屋及乌的眉头微蹙道:“你是丁宁最好的朋友之一,既然觉得他和容宫女的决斗在即,你难道真不想出岷山剑宗去看?以你的…”

    他原本是想说,以你的厚脸皮程度,想来就算出了岷山剑宗都有可能找得到借口回来,反正百里宗主似乎也对你默许的态度。但想着这样的话语终究不妥,后面的这句话他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

    谢长胜和这间殿中的数名岷山剑宗师长接触得已经久了,早就熟悉这些人的脾性,早就猜出他后半句要说什么,不过他笑了笑,一点都不脸红,只是理所当然道:“我又不担心,反正都是以丁宁的胜出而结。这样没有悬念的事情,我甚至连去那些地下赌庄押注都没有兴趣。”

    这名也早已十分欣赏丁宁的岷山剑宗师长却是有些忧虑,道:“毕竟修为相差太多。”

    谢长胜斜着眼睛扫了他一眼,道:“这种事情比岷山剑会夺得首名还难?比逼那名宫女逼到这种程度还难?比莫名其妙的修行这么短的时间,就已经快过了五境还难?”

    听到谢长胜这么连珠炮似的三句,这名岷山剑宗师长倒是一愣,顿时觉得很有道理。

    谢长胜转头看向窗外,看着山谷里的一些岷山剑宗修行者练剑,又傲然的笑了笑,道:“更何况这个家伙前面数境的破境都没有任何的妨碍,若是现在告诉我,他直接从四境到五境,眼睛一闭一睁之间便完成了悟气破境,我都不会吃惊。”

    这下这名岷山剑宗中年师长的面色却是忍不住有些发白起来。

    顺着这些话语,他是下意识的想到,若真是破境都没有任何的妨碍,那这样的修行者也实在是太过恐怖,史书里都根本没有过。

    长陵,乃至整个大秦王朝和整个天下。

    对于所有的修行者而言,破境的时间永远在前面一个境界的修炼时间之上。

    因为真正的难度,永远在于对前方看不见的世界的摸索,在感知前面一个陌生世界的运行规则,感知未知的元气世界,而不在于身体强度和真元的累积。

    水滴石穿,是笨人都会做的事情,而决定有些人是七境之上的强者,有些人却一生只能停留在三境四境的,是那种发现新世界的能力。

    如果新世界能够一眼看透,根本不存在障碍,那是什么样的天才?

    最终他能够到达什么样的境界?

    这名岷山剑宗的中年师长越想越觉得可怕,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

    他的身体开始颤抖。

    嗡的一声,天灵上竟是透出了一道剑光,映得这整个青色的房间一片翠绿。

    谢长胜的回信已经传回了长陵。

    当关中谢家又开始有些动作,很多察觉的长陵人的神经又开始绷紧起来。

    这些人都觉得这件事似乎到了快收尾的时候,不是容姓宫女死,就是墨园里的丁宁死。

    只是即便丁宁已经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令容宫女蒙受了诸多的羞辱,令她成为了真正的孤家寡人,但此刻容宫女依旧深居在皇宫里。

    连那些事情都最终没有逼出容宫女,那丁宁最后还有什么手段能够让容宫女出宫?

    ……

    净琉璃这些时日在长陵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观察丁宁。

    她比谢长胜更清楚这场大戏落幕的时刻快要到了,尤其这日清晨当丁宁一反常态的不在所居的小院里修行,而是走向墨园里地势最高的那一座小山丘,带着一股让她又觉得陌生的神气。

    只是她也想不出那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丁宁到了墨园这座山丘的高处。

    高处有一座楼阁,当时周家家主和薛忘虚在这里喝过茶。

    丁宁看着当时应该摆着茶案的那张桌子,沉默了许久,然后他走出了这座楼阁,到了前方的平台,俯瞰着整个墨园,再看向远处皇宫的方向。

    “其实有些事情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

    他转头看着跟随在他身后的净琉璃,缓缓的说道:“只是想通了,就觉得好简单,想不到,就觉得好像根本没有办法。”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其实来自于我自身。”

    说完了这一句,他便抬起了头,望向上方的高空。

    净琉璃骤然感应到了什么,虽然早就知道有可能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这一瞬间,她还是脸色一片煞白,呼吸彻底停顿了下来。

    一股新鲜的气息从丁宁的身上扩散而出,就像水银泻地一样顺着山坡流淌下去。

    许多天地元气欢快的从天空中奔腾而来,汇入丁宁的身体。

    丁宁的身体里轰的一声,他的眼睛似乎瞬间明亮了数倍。

    一条白色的云气异样的出现在这小山丘的上方,就像一条白色的妖精尾巴。

    墨园外很多人看到了这样的异状,心中开始浮现震惊而不可置信的情绪。

    但这还是开端。

    丁宁腰侧的末花残剑开始发亮。

    丁宁的手并未动,没有解除剑柄,但是这柄末花残剑上开始盛开无数洁白的细花。

    然后这柄残剑毫无阻碍的飞了起来,往上飞了起来。

    许多细碎的花朵从天空中洒落。

    许多人看到了这一道冲天而起的剑光,充满着宁折不屈剑意的剑光。

    这道剑光冲入了上方的白云里。

    啵的一声轻响。

    好像一个泡泡破裂了。

    “破境了…”

    不需要思考,很多人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这三个字。

    接着便是高山滚石般的轰鸣。

    接着便是雷声和鼓声。

    接着白云变成了乌云。

    接着天空里遍是湿意。

    净琉璃呼吸依旧停顿的看着天空。

    天空里仿佛拉开了一张水墨长卷,整个天空似乎变成了一幅墨卷。

    无数的雨线开始坠落。

    就连所有的雨线,都是黑白两色!

    无数人震惊的抬头看着墨园上空的这幅画面。

    他们看到画面里,那道剑光还在闪亮着,在雨线中飞着。

    那是一柄飞剑。

    丁宁的飞剑。

    “五境!”

    “丁宁竟然破了五境!”

    “破五境竟然便直御飞剑!”

    “怎么会这样…”

    无数细碎的声音汇聚成了洪流,甚至传入了墨园里净琉璃的耳中。

    净琉璃开始了艰难的呼吸。

    她终于明白了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

    丁宁的破境…丁宁这样的表现,就是压垮容宫女心里最后一道防线的稻草。

    (酝酿了两天才写好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