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五十五章喜酒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马车回墨园。

    明明数日未曾休憩,但是一路上,净琉璃却都处在一种很奇妙的状态里。

    她似乎忘记了疲惫。

    她的身上似乎始终散发着一层淡淡的荧光,这层荧光,就像是一柄绝世的宝剑在一开始的锋芒毕露之后,渐渐光芒变得不再刺目,而变得莹润。

    她和丁宁都是此刻长陵举足轻重的人物,沿途不知道有多少强大的修行者的目光会流连在她和丁宁的身上,其中自然有人能够察觉这种微妙的气机变化。

    这些人便开始震惊。

    他们想不明白在刘宫将府邸中的那片桂花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事情令净琉璃突然产生了这样的变化。

    他们看着那一株安生放置在马车上的桂花树,看着桂花树根部那一大团切得无比均匀的泥土,甚至很多人都不明白净琉璃是如何做到的。

    然而他们却都可以肯定,净琉璃从一开始进入长陵城中到此时的气质变化,尤其此时处在一种顿悟般的气机里,皆是因为丁宁。

    “有时候是真的不得不服。”

    一名少年站在一条巷中,看着这辆回墨园的马车,眼中的神色越来越为尊敬,最终躬身,认真的朝着那辆马车行了一礼。

    这名少年也是才俊册上的人物,只是在才俊册的排名不够靠前,在岷山剑会里也是没有到最后的剑试便遭淘汰。此时净琉璃和丁宁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但是他却是如此认真的对丁宁和净琉璃行礼,这是出于纯粹的敬佩和尊重。

    像他这种年纪的少年往往更加崇拜英雄。

    虽然在岷山剑会之中是竞争者,但是在岷山剑会结束之后,为师门抗争,以及现在为薛忘虚报仇的丁宁,在他的眼睛里便是英雄。

    而他的态度,同时也自然的代表着长陵绝大多数年轻人的态度。

    ……

    一路净琉璃都未出声,等到马车载着这一株桂花树进入墨园,净琉璃身上那层淡淡的荧光才渐渐消隐,接着她才转过头来,看着平静坐着的丁宁,问道:“这株树下的泥土里有什么?”

    其余人想不明白丁宁的做法,只以为进入桂花林和挖这样一株桂花出来和净琉璃的修行有关,然而通过先前的所有细节,净琉璃却可以肯定,这株桂花树下的泥土里,应该有着对于丁宁而言很重要的东西,事关他的修为突破。

    丁宁抬头看了她一眼,还未开口,净琉璃已经看出他眼中的意思,直接替丁宁说道:“以后我会知道的,对不对?”

    丁宁忍不住微微的一笑,然后点头,道:“我认为你现在最需要考虑的不是我的事情。”

    净琉璃也看了他一眼,道:“还要不要帮你熬药?”

    “三天后再说。”丁宁摇了摇头。

    净琉璃轻嗯了一声,看看丁宁身后的桂花树,道:“你自己处理?”

    丁宁点了点头,道:“我自己处理。”

    净琉璃也不再多说什么,待马车停在墨园最深处小院的门口,她便从车头走了下来,然后自顾自的朝着自己休憩的厢房走去,连头也不回。

    丁宁很清楚她的性情,他也未去看还没有进房的净琉璃,只是也下了马车,静静的看着这株桂花树。

    这株桂花树伤了不少根茎,正下方深入泥土里的根须全部被切断,今年还能存活就已经有些困难,想要开花就更不可能了,只是在很多年之前,这株桂花树,是整个林中开得最盛的一株。

    在很多年前,某个人在这片桂花林中和来自胶东郡的某位女子相识。

    那人惊艳于那名女子的美貌和才识,而那名女子也对那人一见倾心。

    那人便以为他可以和那女子相知相守一生。

    再后来那人认识了很多惺惺相惜的朋友,经常到用这片桂花林的桂花酿酒的酒铺喝酒。

    喝美酒而战天下。

    一切都似乎那么完美。

    有一天那人突发奇想,偷了那酒铺里新酿的酒中最好的一坛酒,放了一些能让美酒的滋味更加美妙的灵药,然后将这坛酒埋在了那株开得最艳的桂花树下。

    岁月静待陈酿。

    那个人想要等到他和那名女子的婚宴时,再将这坛酒偷偷的取出,给那名酒铺老板和他所有的知己一个惊喜。

    然而酒未陈,人已不再。

    那名来自胶东郡的女子成了长陵的女主人,成了大秦王朝的皇后。

    那人和很多惺惺相惜的朋友,全部在长陵战死。

    那个酒铺也消失了。

    很多更为重要的东西都已经不堪记起,更何况这一坛只是突发奇想,微不足道的,锦上添花的美酒。

    这是一坛早已经被彻底遗忘的喜酒。

    或许当年一切都不改变,这坛酒也未必还会被谁记得。

    然而因为复仇,这坛酒却再次出现。

    丁宁出剑。

    末花残剑的前端分散为无数剑丝,轻柔的深入桂花树下的泥土里。

    这些剑丝无声的包裹住一个沉睡在泥土中的灰色酒坛,然后将这个酒坛从泥土里直接拖了出来。

    剑丝上散发的剑气扫清了一切障碍,细洒的泥土中,飘洒着无数洁白色的细花。

    酒坛不小。

    因为至少要够几十个人每人喝上一碗。

    酒坛上的泥封很好,连一丝酒气都没有透出来。

    那人无论做什么事都很追求极致,但是却想不到未来。

    啪的一声轻响。

    丁宁挥掌击碎了泥封。

    昔日一坛金黄色的酒液,现今已经只剩半坛。

    丁宁抬首。

    更多已经消失在记忆中的事情和有些人的面目,在他的脑海之中飞快的闪过。

    “敬你们。”

    他轻声说了这一句,收剑,单手托起酒坛,直接将酒液倒入口中。

    他大口大口的喝酒。

    这一坛酒的味道真的很美妙。

    当年最好的桂花酿和那些灵药的美妙香气奇异的融合在一起,清甜甘冽而入喉如火线烧的感觉,便是传说中的仙酿也不过如此。

    然而此时丁宁的口中,却是比之前喝那些药汤时还要苦涩。

    当年只是纯粹追求香气和口感的一些灵药,对于那人和那人的朋友而言,对于修为的增益微乎其微,然而对于今日他的修为境界而言,却是如此的重要。

    一团团强烈的气流随着酒意的扩散,不断的在他的身体里炸开,不断的冲入他的气海。

    ……

    桂花的香气,其实几乎所有人都喜欢。

    皇宫深处,当年那名来自胶东郡的女子坐在凤椅上,她听着门外那名黄衫中年修行者的禀报,完美的头颅缓缓的抬起,似乎不带人间感情的目光通过一扇侧窗落向外面的花苑。

    那里也有数株很高大的桂花树。

    只是她的目光里除了一丝惊讶之外,却依旧冷漠,没有多余的情绪。

    她也不明白丁宁和净琉璃去那片桂花林挖了一株桂花树是什么意思。

    因为太过遥远。

    因为那么遥远之前的很多事情太过渺小。

    在哪里相遇这样的事情,她早已经忘记,早已经被岁月悄然抹消在记忆里。

    她早已不记得那片桂花林。

    (这几天都在外面开会,所以更新又受影响,所幸的事今天的章节我很满意。)r1058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