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五十章破五境
    当艾大夫出声的同时,他身外的天地元气骤然发生了改变,散发出了某种锋锐的气息。

    净琉璃刚刚才陷入沉睡,不过数个呼吸之间,但就在这时,她的睫毛微跳,却就此又睁开了双目。

    瞬间陷入沉睡,以极短暂的休憩消除一些疲惫,尽可能的让自己变得更清醒,这是净琉璃在岷山剑宗之中经历过很多难以想象的艰苦磨砺才能够做到的事情。

    以她的意志力,绝对可以再坚持不眠不休很长时间。她想要短暂的沉睡,便是想要头脑更加清晰,不错过丁宁和艾大夫战斗时的任何一个画面。

    只是她没有想到会这么短…在她的想象之中,丁宁和艾大夫之间至少要进行一些对话,甚至丁宁要动用一些手段,才能逼得艾大夫和他动手。

    太过短暂的深层睡眠就如同连续穿梭在不同的意识空间,反而更让她的脑袋昏沉,思绪有些莫名的混乱。

    但她还是敏锐的觉得有些诡异。

    她对丁宁已经渐渐熟悉,她敏锐的觉得丁宁面对艾大夫的时候,并没有面对容宫女和她那名老情人时的真正锋锐。

    以至于她微眯着眼睛躲避着炽烈的阳光看着艾大夫的时候,觉得艾大夫似乎不是被逼迫,而是在促成这一战。

    ……

    丁宁并没有给她充分清醒和思索的时间,艾大夫话音刚落,他就点了点头,将末花残剑举至胸前,平静道:“那便开始吧。”

    艾大夫轻轻的摇了摇头,似是感慨。

    他的面容非常温和,而且既是名医,平日里面对的都是各色痼疾难治陷于痛苦之中的病人,他的神情和语气习惯给于病人安慰,所以此刻说话的神态更加让人觉得亲近。

    但就在他摇头的瞬间,他的右手衣袖已经破了。

    一道乌暗的剑光,色泽就如同老茶壶上积年的茶垢,带着一种和他的神容完全不符的暴戾气息,直接撕裂了他的衣袖,坠向地面,但在接近地面只有一寸处,却是骤然发出低沉嗡鸣,闪电般朝着丁宁的双脚掠去。

    一片惊呼声在周遭的街巷中响起。

    因为丁宁和艾大夫这一场决斗开始得太快,周围街巷中的行人甚至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尤其那些之前就熟识艾大夫的人,根本就没有想到艾大夫是一名剑师,而且一动手便是飞剑!

    唯有五境之上的修行者才能御使飞剑,飞剑和修行者的身体脱离而依旧遵循着修行者的意志挥洒着剑意,在世人看来,能够动用飞剑的剑师,便已经脱离了一般剑师的范畴。

    即便是在大军对战之中,战场上能够动用飞剑的剑师很多,但每一名能够动用飞剑的剑师周围,也都会有许多强大的军士保护着。

    丁宁在岷山剑会之中已经战胜过动用飞剑的对手,但在长陵,乃至整个世间,绝大多数寻常人和修行者,都还没有见过一名尚且无法驾驭飞剑的人,单独挑战一名已经能够动用飞剑的剑师。

    任何身形,对于每一个运动轨迹都像闪电般的飞剑而言,都显得太慢。

    当乌暗如茶垢的剑光坠地之时,丁宁已经动步。

    他的左脚重重的踩踏在地面上,整个人身体开始往前加速。

    他无法动用飞剑,必须近身,而且只有近身对对方造成真正的威胁,才能影响对方控制飞剑。

    但就在他的左脚刚刚踩踏在地面的同时,乌暗的剑光已经距离他的左脚脚踝不足三尺!

    然而也就在这时,嗤的一声裂响。

    一道带着浓厚寒煞意味的剑光落在乌暗的飞剑前方。

    这道仅凭一个心念便能调转方向的飞剑竟是来不及躲闪,直直的撞上了这道剑光。

    没有任何金属的撞击声。

    唯有坚冰碎裂般的咔嚓轻响。

    无数肉眼可见的晶状碎片在丁宁的脚踝前方飞散,而丁宁的身体此时已经掠地而起,这些碎片在他的脚下散开,又绽放为无数道蓝黑色的气焰,就像是一朵邪恶的蓝黑色花朵。

    艾大夫的目光微凛。

    他知道丁宁很强,然而没有想到竟强到如此程度。

    他的飞剑甚至没有敢继续斩向丁宁身体的任何一处部位,而是直接朝着丁宁的侧面飞出,拉开了一段距离。

    因为此时他的飞剑表面结出了一层薄薄的寒霜,那种带着排斥其它天地元气之力的星辰寒煞元气,甚至使得他飞剑符文之中的元气有些不稳。

    他的双脚脚尖下也溅起一团尘花。

    他的整个人往后急退。

    丁宁进,他便退。

    然而丁宁还没有真正出剑。

    他动用的只是积蓄在体内的一道星辰寒煞元气凝结成的小剑。

    他横在胸前的末花残剑,就在他的身体往上掠起,脚下盛开一朵蓝黑色花朵的同时,便往上刺出。

    天空晴朗。

    但就在他真正动剑的这一刹那,艾大夫上方的天空里,骤然出现一道道雨线。

    晶莹的雨线坠落,看似轻柔,但是落在艾大夫身后的院门屋瓦上,却是瞬间显现暴烈的一面,一片密集的碎裂声炸响,无数碎砾飞溅。

    艾大夫的身影骤停。

    很多随着净琉璃所驾的这辆马车赶到的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此时丁宁的身影已经和艾大夫拉近,那柄茶垢色的飞剑落在丁宁的身后。

    只是一剑,丁宁就逼开了艾大夫的飞剑,逼停了后退的艾大夫。

    此时他们这些人还未能仔细感知丁宁修为的进步,然而一名四境的修行者面对五境能够动用飞剑的剑师,在一个照面之间,反而似乎直接就占据了上风,这已经足够令他们震惊。

    只是一剑,在场已经没有修行者看好艾大夫。

    然而也就在此时,气氛又起了截然不同的变化。

    一片抑制不住的惊呼声响起。

    艾大夫停了下来,看了丁宁一眼。

    他的左手衣袖,也在此时裂开。

    他的左手抓着一个乌金色的圆盘,就像是长陵很多户人家都会用来盛放一些素菜的浅口盆子。

    然而当此时艾大夫体内的真元毫不留惜的涌入这个乌金色的圆盘之中,这个乌金色的圆盘上开始飘飞出无数的乌金色光星。

    这些光星就像是一颗颗实质的尘埃,围绕在艾大夫的身周。

    无数这种细密的乌金色光星,在他的身外形成了一个钟形的尘罩。

    “混金罩!”

    街巷中有人吃惊的喝出了这件东西的名字。

    这是一件很有名的符器,出自昔日大韩王朝的某个工坊,曾经多次出现在昔日大秦王朝和韩王朝的战斗之中,当昔日大韩王朝的军队彻底溃败,大韩王朝消散在历史之中,这件对于一名能够动用飞剑的剑师而言就像一个最忠实的近侍的符器,竟然出现在此时长陵的一名名医手中。

    最为关键的是,这是七境之下的修行者都能动用的符器,而且动用的修行者的真元力量有多强,它就能发挥出什么样的力量。

    艾大夫已入五境。

    所以此时混金罩散发出来的力量,就相当于有一名五境的持剑修行者,全方位的守住了艾大夫的身周。

    丁宁唯有四境的力量,如何能破五境的防御?

    按照修行界的常理,艾大夫已入不败之境。

    所以就连此时的净琉璃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一开始真的因为刚刚陷入沉睡又马上醒来,导致自己的判断有些错误。

    然而丁宁依旧没有给她思索的时间。

    就在乌金色光星飞洒的瞬间,他的左手已经笔直的抬起。

    一连串恐怖的爆音响起。

    在令耳膜刺痛的爆音传入周围所有人耳廓之时,一道道蓝黑色的寒煞小剑,已经全部撞击在乌金色的尘罩之上。

    所有的寒煞小剑,一剑接着一剑,全部撞击在同一处!

    尘罩之中的元气巨震,艾大夫一声闷哼,脸色骤然苍白。

    一团团蓝黑色的焰气爆炸重叠在一起,折叠出无数透明的波纹,尘罩一瞬间不知震颤了多少次,然而依旧未破!

    连惊呼声都未来得及发出,又有一剑刺在尘罩之上。

    丁宁已到了一团团爆开的焰气之前,他手中的末花残剑布满无数细碎的白花,就此狠狠刺在这尘罩上。

    艾大夫知道已经到了胜负的关头,他的眼瞳剧烈的收缩着,眼光却剧烈的闪动,那道飞剑就像流星一样落向丁宁的后背。

    丁宁没有管这柄飞剑。

    他只是将自己所有的力量,往前刺了出去。

    轰的一声巨响,他剑尖前方的尘罩骤然空了一块。

    混金罩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