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四十章學与授
    74_74781丁宁和净琉璃一前一后的走下喜梢楼,登上备着的一辆马车。↖

    丁宁坐进车厢,净琉璃坐上车头,开始赶车。

    她出岷山剑宗便是像丁宁學习,这段时间自认是丁宁的學生,态度既然如此,做这些事情时她便显得极为自然。

    虽然在岷山剑会时是同样的面目,她此刻并未做任何修饰,但毕竟岷山剑会看见她的人极少,而且她此时替丁宁赶车的自然,便成了她身份的最好掩饰。

    因为谁也不会想到下一代岷山剑宗的宗主,那传说中的天才少女净琉璃,竟然会替丁宁赶车。

    在沿途任何有意无意观看这辆马车的人,都只是想着这名素净的少女是那名销声匿迹的长陵地下枭雄王太虚替丁宁所配的侍女,或者是丁宁在白羊洞的某位师妹。

    净琉璃对长陵的街巷并不熟悉,然而丁宁对长陵的街巷却是了如指掌,听着丁宁的指挥赶车,沿途听着丁宁对于这些街巷的介绍,她不由得眉头微皱,心道若是在这长陵街巷之中和丁宁战斗,无形之中又已经差了他半分,失却了地利。

    看着她眉头微皱的神情,再感知她身上的气息变化,丁宁便知道她满心在思索的都是有关修行,于是他忍不住有些感慨的轻声道:“痴者才能到极致,你天生痴于修行,见任何事物都是修行,就算天赋没有你现在这么好,也必定不是寻常人所能企及。”

    “可我还是生怕将来追不上你。”

    净琉璃平静回应。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抬头,只是平静看着前方的路面,但就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却是霍然抬头。

    前方的石道上响起雷声。

    一匹马拖着一辆马车,朝着她和丁宁所在的马车迎面狂奔。

    马车上载着的并非是寻常的车厢,而是数个粪桶。

    听见声音到真正撞击过来,对于修行者而言有足够的反应时间。

    净琉璃的眼睛才微微的眯起,她身后的丁宁已经轻声说道:“容宫女的手段。”

    净琉璃的眉头微挑,丁宁又已经接着说道:“定住马车…否则粪水洒落一地,我们马车行过,也是一样染臭。”

    也就在这个声音响起之时,净琉璃的身畔有风吹过,马车已略轻,丁宁的身影已经轻柔的从车厢中飘出。

    净琉璃很自然的认为丁宁说的是对的,但直到丁宁从她身侧掠过,她还没有想清楚要如何处理。

    杀马容易,将马和车身脱离容易,但是看那粪桶摇摇欲坠的样子,无论任何一种方式,这样沉重的马匹和车身本身,要像让它不发生翻覆,却是极难。

    也就在这一瞬间,丁宁已经出剑。

    道路两侧行人走避,看似杂乱,实则却有很多双眼睛在郑重的凝视着丁宁的表现。

    当丁宁出剑时,这些原本平静肃冷的眼睛里都瞬间充斥震撼和不能理解的情绪。

    丁宁手中的末花残剑往前方刺出。

    剑身上瞬间盛开无数的洁白色细花,接着剑身的前端分裂开来,散成无数细丝。

    这些细小的剑丝如白发般飞散,每一根剑丝上依旧盛开着洁白的细花。

    空气里有许多好看的细花在飞散,每一朵都盛开着独特的天地元气的气息。

    这已不是单纯的真元气息。

    真元完美的吸纳融合一些天地元气,这至少已经是四境融元的中阶。

    从岷山剑会至今才过了多少时日?

    那时的丁宁只是刚入四境,更何况岷山剑会之中他还身负重伤,到现在伤势尽复不说,真元修为竟是已过四境中阶。

    这怎么可能?

    然而令他们震惊和不解的还不止于此。

    当丁宁的手中末花残剑的剑丝散开,每一缕剑丝的前端顷刻流淌出一缕晶莹的水流。

    每一缕剑丝就像是变成了浸入池塘的柳枝,然后在被风吹起的瞬间,挥洒出晶莹的水流。

    无数的水流刺入那匹发狂的骏马的体内,骏马依旧在往前狂奔,然而冲势却越来越缓。

    丁宁挥剑。

    水流骤断的同时,这匹马已经近乎停止,四蹄无力的往前冲倒。

    丁宁挥洒的剑光切断了缰绳、系带、车辕等一切和马车有可能相连之物,就此一剑两断。

    马轰然倒地。

    而它身后的车厢微微摇晃着,在丁宁的剑顺带着一拍之下,就此完全静止了下来。

    净琉璃早已停下马车。

    她驾着的马车距离这匹马和马后的粪车还差数丈的距离。

    “马蓄养不易,又不是它的错,既有能力令这车完全静止,又何必连马一起杀了?”

    她轻声,但很认真的问道。

    丁宁转身走回马车,道:“已经被喂服了赤石散,活不了了,徒增痛苦。”

    净琉璃的眉头瞬间深深的皱起,“一瞬间做出这么多判断,我的确应该向你學习。”

    丁宁平静的看了她一眼,只是伸手点了点正好在马车侧的一条巷道,道:“从那里走,绕过这一段,也不会浪费多少时间。”

    净琉璃的面容很严肃,但至少显得很平静。

    她没有再多话便听话的驱车进入那条巷道,一股清新而甜蜜的香气传入她的鼻中。

    这条巷子的两侧种着不少栀子花,雪白如堆雪的花朵开得正艳。

    想着方才那匹马坠倒的距离,净琉璃知道那应该是出于丁宁刻意的控制,她便深吸了一口气,道:“即便方才和你同样快想到应对的剑招,剑招的运用上,我应该依旧不如你。”

    “剑招在我看来只需要用到好处,根本不用计较绝对的完美。”丁宁看着她的背影,认真说道:“世上根本没有绝对的完美,而且也对手也不可能存在绝对完美的应对。”

    “恰到好处而并非绝对的完美”

    净琉璃思索着这句话的意义,眉头不自觉的皱得越来越深,这句话之中的道理,让她也觉得越来越深。

    马车渐渐脱离那些凝视着丁宁的眼睛。

    而这些眼睛里的震惊情绪,却是还在扩大。

    细思极恐,便是这些人此刻的心境。

    除了跨过四境中阶的修为之外,那第一剑便是云水宫的千水绕。

    这一剑原本需要很多剑的前奏才能施展出来,属于类似剑阵式的剑势。

    然而丁宁只是借助末花剑的特性,一剑便施展了出来。

    这种施展,已经不只是一招剑势的极佳演绎,而近乎于一种创新。

    除却这一剑,接下来的一剑断,一剑拍,力量的掌控都是恰到好处。

    连剑势都运用到如此地步,比起单纯的真元修为进步,更加令人感到恐惧。

    四境中阶挑战六境,这似乎依旧是找死的行为,然而不知为何,这些人里面的很多人却都已经开始担心容姓宫女的安危。

    ……

    花香弥漫的小巷十分安静,洗涤了所有的杀意,行人也十分稀少。

    只是净琉璃的手却是下意识的落向身侧。

    那里原本是她剑的剑柄所在,只是此刻她却摸了个空。

    她的剑不在那里。

    “永远不要有什么习惯性的行为。”

    “尤其对于用剑而言,任何习惯性的行为,都是致命的弱点。”

    看着已经意识到一些问题的净琉璃,丁宁平静的轻声说了这两句。

    他和净琉璃的目光同样落在巷子口一口井畔的一名挑夫身上。

    那名挑夫看上去别无异常,只是在用凉水擦拭着身体,只是净琉璃和他却几乎同时知道那人并非是寻常的挑夫。

    “他拿布的样子有问题。”

    净琉璃微微颔首,表示自己已经受教,同时微转头问丁宁,“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他的扁担磨损的地方和他的身材不符。”

    丁宁看了她一眼,道:“梧桐落里有许多挑夫,他那样的肩膀,磨不出扁担上那样的磨损。”

    所以这就是寻常处见不寻常处的道理?

    想到张仪在寻常市井之中取得的进步,净琉璃又若有所思。

    “他没有杀意。”

    丁宁又轻声说了一句,道:“正常过去便是。”

    净琉璃又有些不解。

    任何想要突袭的修行者,尤其是杀手,都会隐藏自己的杀意,为什么丁宁此时能够肯定对方没有真正的杀意?

    也就在此时,一个轻而凝聚的声音已经传入她和丁宁的耳廓。

    “容宫女很少有弱点,她被你们看到的,都不是她的弱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