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三十六章简单
    丁宁站在小院门口等着她。

    这世间,最难看懂的是人心。

    去年暴雨如注的夏日,丁宁远远的看了她一眼,和那日死去的赵斩所见的一样,她依旧显得和整个长陵格格不入,然而他依旧不敢确定她的心之所向。

    直至白山水带着她的气息而来。

    夜策冷很快看到了站在墨园最深处小院门口的那名身着青衫的少年身影。

    她以为她自己会很激动,或者说感动。

    然而她却发现自己的心情很平静。

    她自嘲的微笑了起来,露出了两个浅浅的酒窝。

    等待的时间太久,报仇这种事情,已经成了她的生命本身,似乎和别人也再无多少关系。

    而且成功与否,都已经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情。

    复仇只是为了快意。

    而快意来自心意和复仇过程的本身,来自于自己想做的事情,和结果无关。

    看着走下马车,迎面走来的夜策冷恬静的神容,丁宁的心境也骤然变得更为平静安宁。

    他感受到了她的快意,感受到了她的问心无愧。

    接着他便想到自己做了该做的一切,不管结果如何,也终究问心无愧。

    看着她的一袭白裙,看着她青涩尽去的美丽面容,丁宁忍不住微笑起来。

    “你好,你很好。”

    夜策冷也笑了起来。

    两句异常简单的话,包括了她很丰富的情绪。

    然后她并没有说什么废话,只是看着丁宁,用平常正常交谈的语气问道:“半个时辰之前,关中谢家已经发了焦尾信,整个关中的豪门氏族,还有那些从关中出来的修行者,都会收罗狼毒花和天魔萝两种药物,这应该是你的手笔…你想要做什么?”

    丁宁看着她,也用一种很平淡的语气,直接说道:“我要杀那名宫女。”

    夜策冷没有惊讶,笑得更加灿烂了一些:“怎么杀?”

    丁宁道:“我要逼她答应和我的决斗。岷山剑宗会帮我想办法,有监天司的帮忙,这种事情会简单很多。”

    夜策冷根本未加思索,微笑道:“这事很简单,宫女也是人,她也有情郎。”

    “你知道?”丁宁有些惊讶。

    夜策冷看了他一眼,“容宫女又不是什么普通小人物,我知道也没有什么稀奇。”

    “那就更简单。”

    丁宁笑了笑,就像很自然的讲述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道:“我有九死蚕,还有续天神诀。天魔萝和狼毒花可以让我的五气越加旺盛,以九死蚕行功可以让我的修行速度很快,不会被这两种药物的毒素所伤,而续天神诀可以养足我的身体,消除九死蚕的负面作用。”

    “续天神诀是九死蚕的完美互补,所以你一定要进入岷山剑宗…”夜策冷想着当年始终想入岷山剑宗却始终被拒之门外的那人,忍不住轻轻的摇了摇头,心中尽是感叹。

    “而且我还有一门在白羊洞里得到的修行功法可以作为掩饰。”丁宁也感慨起来,道:“续天神诀太过神秘,外面没有人知道续天神诀是什么样的一门功法,而岷山剑宗,他们即便惊讶于我的修行速度,也只会认为是我在白羊洞无意得到的斩三尸无我本命元神经的问题。”

    “不杀人则已,一杀则直接杀郑袖的人,长陵这十余年来,从来都只有她想着要杀谁,却没有人敢想要杀她的人。”夜策冷笑了笑,道:“接下来呢?”

    “接下来杀梁联,然后劫大浮水牢。”丁宁看着她,收敛了笑意,极为认真的说道:“然后我们离开长陵。”

    “然后我们入八境。”

    “然后我们再杀回来。”

    丁宁抬起头,看着她明亮的双眸,最后缓缓道:“这就是我全部的计划。”

    夜策冷笑了起来,道:“听上去特别美好的计划。”

    丁宁说道:“希望真的特别美好。”

    “希望真的特别美好。”

    夜策冷笑着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然后她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白色的玉瓶。

    白色的玉瓶带着她身体的温度,里面装满了乌金色的药汁,看上去粘稠得近乎要凝固起来。

    “我的计划和你的计划相合。”

    看着丁宁,她带着一丝满足,缓声说道:“有谢家为你做的事情掩饰,也不会有人想到你的修为突飞猛进和我有关。”

    “毕竟盯着我的人比盯着你的人要多。”

    顿了顿之后,夜策冷看着丁宁,接着说道:“我会尽量减少帮你做的事情,因为只要我做的事情,就有可能会留下痕迹,有可能会让人察觉我和你的联系。”

    丁宁沉默了片刻,道:“我明白。”

    “那就再会。”夜策冷笑了起来,转身走向身后不远处的黑色马车,即便是在侧面,都可以清晰的看到她脸颊上的两个好看的酒窝。

    “再会。”

    丁宁看着她的背影,轻声的说出这两个字。

    她根本就没有问他有关传承的事情,所得来自何时何处,他也没有问她当年为何没有出现在应该出现的地方。

    一切终有原因,过去已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希望的特别美好的将来。

    他将明明很小,但是却很沉重的白色玉瓶捏在手心,走回自己的卧房。

    然后他异常简单的将白色玉瓶里所有的药液全部倒入了口中。

    他的身体里响起一声轰鸣。

    药汁就像无数的星辰在他的身体里飞射开来,带着恐怖的力量穿行。

    但也就在这同一时间,他体内涌出无数的细蚕,涌向这些飞射的星辰。

    无数如星辰般飞溅的药汁被不断的蚕食,然后这些细蚕反哺出惊人的五气,穿行于他的经络,汇聚于他的气海,变为越来越凝聚的真元。

    他的精神意念,都似乎开始和真元结合,两者似乎要渐渐融为一体,真元里似乎也开始有繁星闪耀。

    他的修为在以惊人的速度提升。

    以这样的速度,恐怕不需一昼夜的时间,他便能从此时刚过四境不久的修为,直接越过修行者世界所说的四境中阶的修为。

    而且此时的丁宁都可以肯定,在越过四境中阶之时,他体内那些如星辰飞射的药气,依旧还有大量存蓄。

    这样的修为提升,实在太过简单。然而这是夜策冷在海外修行,十余年生死相搏,风雨飘摇的累积。

    说简单,又何曾简单?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