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最新章节 第七章双败

第七章双败

    白山水再度落地,随着恐怖的冲击力,她的双足在泥泞的地上犁出两条深深的沟壑。



    她的右手衣袖全部碎裂,洁白如玉的手臂上气血缭绕,如鲜红的火焰在燃烧。



    她抬起头来,开始咳嗽,有血水从鲜艳的唇角溢出,面色却变得越来越冷漠。



    “这一剑,是你胜了,若是平时比剑我便认输,只是今夜不是比剑,而是决生死。”



    当这样的声音响起,她脚下的地面骤然无声下陷,形成一个完美的圆形凹坑,紧接着她的身影从中消失。



    她开始奔跑,朝着梁联奔跑,地面不断出现一个个完美的圆形凹坑,谁都可以想象其中蕴含着何等恐怖力量的冲击,然而却没有任何声音响起,唯有无数丝细密的水线从泥土里沁出,在强大力量的挤压下,往上飞起。



    白山水行经的空间里开始下雨,然而这场雨是由地面往天空的雨,充满了逆天的气息。



    李云睿抬起头来,平静注视着前方黑暗里那名看似颓废的监首,认真问道:“你要和我一起死么?”



    在这句话响起的同时,他身前的飞剑已经开始恐怖的加速。



    一条笔直的剑路出现在他和陈监首之间的空气里。



    他的飞剑以纯正的线路飞向陈监首的咽喉。



    在此之前,他的飞剑都是走飘忽迷离之道,让人难以捕捉轨迹,此时走最纯正的直线,所有人都发觉他的飞剑很快。



    感受着这一剑的剑意,陈监首的眼睛微眯,只是他并未召回自己的飞剑,右手微动之间,他的飞剑也笔直的往前飞起,和李云睿的飞剑擦身而过,同样笔直的指李云睿的咽喉。



    也就在这一刹那,一条苍老的身影从他身后的芦苇丛里浮现,出剑,一道散发着发霉气息般的灰色剑光斩向李云睿的飞剑。



    这不是比剑,而是决生死。



    所以在某些时刻,陈监首并不需要凭借自己一人的力量来应付李云睿的飞剑。



    他也有近侍,而且他的近侍远比一般剑师的近侍更为强大。



    ……



    梁联的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细线,看着以恐怖的速度朝着自己冲来的白山水,他有些不能理解,然而他也没有任何的迟疑,如刀刻般线条冷硬的眉头缓缓往上挑起,然后他手中的本命剑高高的抬起,抬起到了极限,就此朝着前方一连串的白山水残影狠狠地砸了下去。



    轰的一声闷响。



    虽是剑势,然而却像一根遮天的巨棍当头砸向白山水。



    所有的残影消失。



    往上空飞起的逆雨在一瞬间被庞大的力量摧散,白山水的身影显现出来,她身上的衣袍被往后拉紧到了极致,傲人的身姿一览无余,她斩向梁联的剑被硬生生砸落,她的身体也被硬生生砸落,往后倒退。



    梁联的眼眸里浮出一丝冷意,他沉稳的往前踏出一步,手中的剑再次上举起。



    然而也就在这一瞬间,他的眼瞳急速的收缩起来。



    白山水连退十步。



    她每一步都踏在之前踏出的完美圆形凹坑里。



    随着每一个步点的敲落,每一个凹坑里都喷出一道白色的浪花。



    十道白色浪花尽数冲向梁联。



    梁联一声厉喝,剑身横落。



    十道白色浪花交叠,重重撞击在他身前的剑光上。



    十股庞大的力量连续交叠,由剑身震荡至他的身体。



    梁联的身体泛起玄铁色的光芒,然而当第七道巨力冲击在他的剑上,他终于无法抵挡,一声闷哼之中,整个身体往后倒飞出去!



    噗的一声,他的身体还未落地,一口血雾便从口中喷出。



    ……



    散发着发霉气息般的灰色剑光准确的斩落在李云睿的飞剑上。



    然而也就在这一瞬间,李云睿的这柄飞剑一分为二。



    两道飞剑都如有生命般朝着陈监首的脖颈两侧大动脉削去。



    一声不可置信的厉喝声自那条苍老身影的口中喷薄而出,灰色剑光带起一片残影,想要一举将两道飞剑都斩下。



    然而当的一声震响,这道灰色剑光只是击飞一道飞剑,便被震得往上跳起,相反另外一道飞剑却似乎注入了更多的力量,往前的速度更快数分!



    陈监首的身体往一侧飞了起来。



    在李云睿的飞剑自然一分为二的同时,他的身体就已经往一侧飞起,与此同时飞向李云睿的飞剑也发出了凄厉的啸鸣,带着疯狂的气息往后绕回。



    然而无论是身体的闪掠还是这一剑的回追都无法跟上李云睿这一道飞剑的速度,只在数分之一息之间,这道飞剑上散发的森冷意味已经触及陈监首的肌肤,透入他肌肤下方的大动脉。



    眼见已经不可能挡住这样的一剑,陈监首的面上浮现一层死灰之意,然而眼睛里却依旧没有任何的恐惧色彩,他的瞳孔变得好像绝对的空洞,身后的长发飞舞着飘飞在这一道飞剑上。



    无数断发飞散,飞剑依旧锐意向前,断发间飞舞的天地元气却给陈监首赢得了刹那时光。



    他的身体往上略微挺起了些,然后他用自己的锁骨迎上了这道飞剑。



    他的身体很瘦削,他的锁骨也像是一片狭长的剑刃。



    咔嚓一声裂响,他的锁骨断裂。



    飞剑顺势往上挑起,依旧要切断他颈部的动脉。



    但此时他带着疯狂气息飞回的飞剑终于赶至,在这一刹那剑尖堪堪擦碰到李云睿这一道飞剑的尾端。



    一团气浪和幽蓝色的火焰如花绽放,李云睿的这一道飞剑往下偏折飞出,在陈监首的左肩上再带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



    那条手持灰色剑光的苍老近侍一声疯狂厉吼,挥剑再斩,李云睿的飞剑已经直接钻入下方泥土中,瞬间从数丈外带着一团泥花冲出。



    发断,锁骨断,肩部伤可见骨,陈监首已然半身披血,气息颓然。



    一剑重创身份地位犹在大秦十三候之上的神秘监首,李云睿的面上却没有任何的得色,他剩余的这一半剑片随着他一同往后倒掠而出。



    因为此时,白山水已经再度冲向梁联。



    她的整个身体都因为太过剧烈的震荡而渗出气血,血云缭绕,然而她的脚下却已经再次出现完美的凹坑。



    此时陈监首和梁联都遭受重创,按理而言,白山水应该转身过来,和李云睿一起从陈监首侧冲出。



    因为梁联的身后还有一支大军,还有许多强大的长陵剑师,即便能够杀死梁联,即便能够冲过大军,也只是重新冲回长陵城中,又有什么意义?



    李云睿依旧无法理解白山水此时的举动,但是他记得白山水让他跟上她,他选择信任白山水。



    他的身体急剧的倒掠着,追赶白山水的残影。



    一片潮水般的惊呼声响起。



    谁也未曾料到刚刚展现出远超以往实力的梁大将军和神秘的神都监监首竟然会在这一瞬间同时落败。



    梁联深深的吸气,他的身体好像越加充盈起来,手中的长剑如同撬棍一样往上翘起,正中白山水落下的本命剑。



    天地间响起一声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沉闷巨响。



    就像有天神力士在打桩。



    梁联没有能够撬动白山水的剑,他手中的长剑依旧保持着往上翘起的姿势,但是整个铁铸般的身体却被白山水的剑斩得往下钉入地面。



    泥浪自梁联的身体周围往外泛起。



    只是这一瞬间,梁联的整个身体被斩入土中,唯有头颅和往上举剑的右手还留在泥土上方。



    他的身体原本要比白山水魁梧得多,然而此时,白山水站立在他的面前,却是比他高大了不知多少倍。



    白山水轻轻的咳出些血沫。



    她的脸上再次泛开冷潮的笑意,她的剑随着震势往上收起一些,然后稳定的再次挥下。



    更多骇然的惊呼声在远处响起。



    谁都可以看出梁联已经不可能接得住她这一剑,周围也不可能有人阻挡得了白山水这一剑。



    更何况此时还有一柄已经接近白山水的飞剑。



    李云睿的身影距离白山水已经只有十余丈,他的飞剑也已经到了他的身侧。



    “终于来了。”



    然而就在此时,白山水却是抬头,既像是对李云睿说,又像是自言自语般说了一句。



    李云睿抬头。



    天空里有几条苍白的流火。



    这几条苍白的流火和之前出现在那片街巷上空的流火似乎完全一样,然而不知为何,这样的几条明明并不算耀眼的苍白流火,却是让他的眼睛都难以睁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