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最新章节 第二章天火

第二章天火

    “你的飞剑很强。”



    白山水对着院落中的这人说道:“只是你很有可能会死。”



    “我早就是个死人。”



    院落中的修行者看着白山水摇了摇头,轻声道:“你也不必误会,我只是想确保你不活着落入他们的手里,如果那样的时刻来临,我会先杀死你。也请你一样对我,不要让我活着落入他们的手中。”



    听着这样显得不客气的话语,白山水却是有些满意般笑了起来,抬起头,道:“很好。”



    狂风骤起,夜色乍乱,天空里出现了十余道白线,齐齐落向这个院落,这些白线不知是某些剑院的修行者联手施展的剑阵,或者是某种强大的术器,相距还很远都可以感觉到其中蕴含的恐怖力量。



    然而白山水身旁这名修行者却并没有理会这些白线,即便是在和白山水对话之间,他的心神都牢牢的维系在他那一柄轻薄的飞剑上。



    他的飞剑很短,从浊水中飞出时色彩斑驳,和浊水一般的色彩,然而在一剑斩落梁联座下那名强者的头颅时,他这柄剑便变成了一种内敛的深紫色。



    在和白山水对话之间,他这柄飞剑已经摆脱了一道明亮的白色飞剑的纠缠,破瓦入屋,穿过一名灰衣老者的身体。



    灰衣老者身后血雾涌起的瞬间,先前在沟中如枯叶般随波逐流的那一柄小剑颓然的坠落在地。



    轰!



    灰衣老者如一座山倾倒到全是杂物的狭小空间里,他看着心脉处致命的伤口,不甘的叫出声来:“樊卓已亡,这人从何而来?”



    看着白山水身旁那名在黑暗里依稀可见面容年轻的修行者,所有参与围杀的人也充满同样的震惊和不解。



    没有人知道这名年轻人来自楚地。



    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叫李云睿。



    这名突然冒出来的无名修行者,之前对于长陵而言,就像是根本不存在的空气。



    白山水没有去管李云睿的飞剑,她抬首望天。



    天空里那些白线带着圣洁的意味,竟是天地元气凝结而成的十余道天火。



    感受着那股分外幽远和冷酷完美的气息,白山水可以肯定这些天火是郑袖的手笔,只是令她有些难以理解的是,这些坠落而至的天火虽然力量同样强大,只是和她之前在江上感受到的气息相比,却似乎多了几分刻意,少了几分自然,有些生硬。



    郑袖的修为自然不可能出现莫名的下降。



    对于她而言,现在也不是考虑郑袖修为的时刻。



    这些天火的力量她很难抗衡,然而她必须挡住。



    她凝视着这些冷酷的天火,再次桀骜的挥剑。



    一泓碧波从她的剑上涌起,然后化为愤怒的瀑布,朝着天空倒卷而上。



    这十余道天火原本坠落的时间完全一致,将会同时落向她和身侧的李云睿,这是她无法抗衡的力量,但是随着瀑布的倒卷,这十余道天火在浓绿的瀑布中破浪而行,却是明显分出了先后。



    接着,深绿色的本命剑在她的手中消失。



    她的十指连弹,空气里悄然的凝结出十余滴晶莹的液滴,分别迎上那十余道天火。



    每一次撞击都如同巨山相抗,无数紊乱的天地元气,就像烟花一样绽放开来。



    这个小院周围的十余间民宅好像纸糊的一般从上往下崩塌。



    白山水的脸色极为苍白,她勉强挡住了郑袖的这些天火,心中有些骄傲,然而也就在此时,她的心中生出警兆。



    一道黑色的飞剑在破碎的瓦砾间飞出,这柄黑色的飞剑平淡无奇,不带任何独特的气息,平凡得就像普通的碎瓦,事先没有引起她的任何注意,甚至没有被她感知到。



    不只是朴实无华,气息内敛,这道黑色飞剑对于时机的把握也精准到了极点,就如同丁宁在岷山剑会上一些致胜的时刻一样。



    最为关键的是,这柄剑的杀意都没有指向她,而是指向她身侧的李云睿。



    她已来不及再出剑阻挡。



    她感觉很冷。



    空气里响起噗嗤一声轻响。



    那是剑穿过血肉的声音。



    只是这一剑没有刺入李云睿的身体。



    白山水的左臂伸在李云睿的身前。



    这道黑色飞剑刺穿了她的左臂,而后这道飞剑的主人知道她已经赢得了所需的时间,没有继续朝着李云睿飞去,而是陡然发出凄厉的啸鸣,笔直直冲上天,似要飞到超出控制的极限。



    李云睿看了一眼白山水横在自己身前的左臂,看着鲜血不断涌出的可怖伤口,面色却是没有多少的改变。



    他也没有去看那一柄只差数分之一息就足以杀死他的黑色飞剑,而是很平常的对着白山水点了点头,道:“我们走。”



    随着那些白色天火的坠落,周围街巷中旺盛的杀意如潮水般消退,隐匿在黑夜里的飞剑也像毒蛇般往后退缩了一些。



    白山水知道这是因为李云睿的出现。



    这名在长陵绝对无名的修行者原本不在这局中,谁也不知道她的身边会出现这样一名强大的修行者。



    因为这样一名在计划之外的强大修行者的出现,使得梁联根本无法率军很快的将她在这片街巷中杀死或者生擒。



    在这样的街巷中战斗的时间越长,只意味着会有更多的长陵寻常百姓死伤。



    任何长陵的老人,包括白山水这样的郑袖的敌人,都很清楚这名坐在皇后位置上的女人的冷酷。



    她不会在意多付出一些代价。



    只是梁联无法承受这样的代价。



    因为这些人的死伤…这些代价,在日后都不会算在她的头上,而只会算在梁联的头上。



    所以此刻围着她和李云睿的这张网上松开了一些口子。



    这只是故意松开的一些口子,冲出之后,还不知道外面等待着她和李云睿的是什么。



    只是身为大逆的她当然不可能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



    “走。”



    她也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依旧如真正的近侍一般,如影随形的跟在李云睿的身后。



    鲜血顺着她的手臂不断的滴落,接着血色奇异的越来越淡,从她手臂上滴落的不再是鲜血,而是一滴滴晶莹的水珠。



    一滴滴晶莹的水珠坠落在地,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顺着长陵街巷间的青石板路缝隙直接渗透进下方坚实的泥土里。



    然而地下却是传来如鼓声般的回响和轰鸣。



    这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剧烈。



    整个长陵的地面开始震动。



    许多潜伏在黑暗里的大秦修行者骇然的看着不断震动的地面,不能理解以白山水的修为,怎么可能造成这样的后果。



    “何以至此?”



    李云睿也不能理解,他的眉头微蹙,忍不住轻声问道。



    白山水桀骜不驯的一笑,道:“你一直跟着我,你应该知道这些时日我看得最多的是长陵水脉。”



    “地下暗河。”



    李云睿反应了过来,他看似有些出神,实则他的精神始终集中在他那柄在空中飞掠的飞剑上。



    “引起地下暗河的脉动,只是太过浪费真元。”



    屋瓦间积年的尘土如线坠落,远处的街巷间响起无数惊慌的声音,接着响起无数咳嗽声。



    一盏盏灯火亮起。



    整个长陵从睡梦中被惊醒。



    “像我这样的人,要死也自然是轰轰烈烈,想要悄无声息的杀死我,怎么可能。”听着李云睿的话语,白山水的嘴角再次泛出些自傲的意味,“震醒长陵,多花些真元又如何?”



    李云睿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任何的话语。



    白山水知道他此时觉得自己太过自负和不合时宜的狂妄,但是她只是露出一个更加自傲的微笑:“从现在开始跟着我走。”



    “如果那两个人不出现…如果我们能够挡住郑袖的剑,我们或许能够活着离开这座城。”



    李云睿的眉头微微皱起。



    他想说能不能活着离开这座城对他而言没有多少意义,然而感觉着地面传来的不断震荡,他却从白山水的话语里听出了些不同寻常的意味。



    或者说,听出了生机。



    这生机,至少对于她而言是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