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三章他是首名

第一百五十三章他是首名

    黑暗的夜空里有条流星划过。



    叶浩然的这柄飞剑也像流星一样落向丁宁的后心。



    看到这样的画面,即便是许多旁观的岷山剑宗修行者的眼睛里也不由得涌出些寒意。



    战斗的任何时刻都存在着时间差。



    很多时候的时机,便在于微小时间差的把握。



    丁宁施出真正的孔雀绿,叶浩然的一剑防御都未能彻底阻挡,现在他再动用这柄飞剑进攻,时间上的差距,便意味着他无法应付丁宁接下来的一剑。



    哪怕丁宁用最简单的剑式,只要能够斩杀至他的身上,他都根本无法抵挡。



    所以他此时这样的举动,便意味着他选择同归于尽。



    从剑会一开始,丁宁就表现出了争夺首名重于生死的意味,所以在所有这些修行者看来,胜利对于丁宁而言比生死更为重要,叶浩然对别人如此施剑,可能别人就会因为怕死而躲避,然而丁宁却应该不会退缩。



    这样的结果就是导致两个人都死去。



    虽然此时所有修行者都希望丁宁能胜,然而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这名来自楚王朝的少年也是个疯子和怪物。



    时间太短。



    所有人还没来得及想丁宁会做什么选择,丁宁已经做出了选择。



    末花残剑上已经盛开无数洁白细花,眼见这些细花和剑意的去势向前,然而在这一刹那,末花残剑却是硬生生的向后折出。



    当的一声爆响。



    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心脏被击中。



    丁宁一声闷哼,他的身体第一次失去了平稳,踉跄的往前走出数步。



    张仪张开了嘴,却发不出声音,他体内的真元下意识的涌向脚底,整个身体就要往前扑出。



    独孤白等人的心随之沉到谷底。



    净琉璃的呼吸微顿,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叶浩然笑了起来。



    “结束了。”



    他在心中如是说道。



    然后他的意念里放开了始终限制他真元流动的那一条界限。



    他身体里剩余的所有真元,无拘无束的,毫无保留的顺着他的经络,在这刹那之间,便由左手五指指尖喷涌而出。



    一团令在场所有选生感觉根本无法抗衡的磅礴气息,以他为中心炸开。



    除了叶浩然之外,山谷里所有选生的真元修为都只是三境或者四境。



    而此时叶浩然展现的,便是真正五境的力量。



    叶浩然的面上出现了无数斑驳的色彩,毫无保留,淋漓尽致的动用所有的力量,让他顿时毒发,然而他嘴角的笑意却是更为浓烈。



    所有人都可以感知到空气里好像出现了一道无形的长河。



    这条长河全部汇入那柄刚刚被丁宁斩得往后倒飞的白色无柄小剑里。



    白色无柄小剑散发出狂暴的气息,整柄剑因为急剧的加速和震荡,顷刻间变得半透明起来!



    叶浩然没有和痛苦抗衡,看着那柄白色小剑重新飞向丁宁的后心,他顺从着身体的意识,直接往后倒去。



    “我…认…输…”



    同时,他出声。



    这同样是个时间差。



    按照剑会的规矩,只要出声认输,那便是输了。



    然而此时他的剑绝对比他的声音要快。



    而这样快的一柄剑,在瞬间刺穿和震碎丁宁的心脏之后,丁宁还不会马上死去,甚至以丁宁那种强大的意志力,恐怕还可以站上数息的时间。



    那这场举世瞩目的盛会,最后的结果便是他认输,丁宁夺得首名,但丁宁接下来就会死去。



    张仪的身体真的已经离地,甚至超越平时极限的速度飘飞了起来。



    然而他的身体再快,也不可能比那柄飞剑快,不可能挡在那柄飞剑之前。



    任何人都可以肯定,丁宁不可能挡得住这一剑。



    因为这和任何天赋无关,而是纯粹力量上的差距。



    然而就在此时,丁宁的身上也流淌出异样的味道。



    他的肌肤也开始变得斑驳。



    他手中的末花残剑上亮起无数的光丝,然后整柄末花剑变成了无数细小的丝缕,在空中开始交织。



    澹台观剑紧绷着的面容骤松,紧接着眼眸深处尽是震惊和赞叹。



    此时唯有他来得及感知出一幅奇异而美妙的画面。



    在空中飞舞的极其细小的剑丝上绽放着更为细小的白色细花,这些剑丝就像织布一样互相交错,牢牢的纠缠在一起。



    谁会想到断裂的末花剑会有这样的运用?



    白色飞剑撞入剑丝之中。



    剑丝无法抗衡白色飞剑上的力量,然而这些细密编织的剑丝却就像一张网,甚至一只茧子,牢牢的牵扯在这柄飞剑上,为丁宁争取到了一丝时间。



    丁宁握剑的指尖飞洒出了细密的血雾,他也无法再握住这柄末花残剑,然而借着这一剑的牵扯,他的身体在这极微小的时间里,硬生生的偏了偏。



    “噗”的一声。



    白色飞剑带着末花残剑冲入他的左肩肩窝,然后带着一篷血雾从他的身体后方透出。



    他左肩的骨骼近乎尽碎,然而这一剑,却未能刺穿和绞碎他的心脏。



    破碎的剑气和激射的血雾发出细微的嗤嗤声。



    此时叶浩然才说出“我认输”这三字中的第一个字。



    一切都似乎已经凝固,然而叶浩然的认输二字,却依旧传入所有人的耳廓,显得无比诡异。



    张仪已经冲到丁宁的身侧,他一手环抱过去,扶住了丁宁的身体,觉得丁宁的身体似乎没有分量一般的轻,然而他一时却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精彩。”



    在张仪大脑一片空白的这时,有大声的喝彩声响起,接着便是鼓掌声。



    鼓掌的是林随心。



    接着有许多黑暗里的岷山剑宗修行者开始鼓掌,甚至连远处的山道间,都响起了清晰的鼓掌声。



    张仪只觉得一阵狂风涌过,然后他的手中更轻。



    澹台观剑的身影已经消失,而他手中的丁宁也已经消失。



    ……



    “为什么要认输?”



    “为什么要认输,却一定要杀死丁宁?”



    “既想让丁宁成为岷山剑会的首名,又想借此杀死丁宁。”



    一切已成定局,净琉璃垂着头认真的想着,不断寒声自语。



    “骊陵君不想让皇后胜利。他不想让皇后开心。”



    “但是他又恼恨丁宁,他想丁宁死。”



    “传说中的乐善好施,谦谦君子,结果却是睚眦必报,心胸狭小之辈,不堪大用,来日庸君。”



    只是瞬间,她就想明白了叶浩然为什么这么做,还顺带着对新的楚帝的将来下了论断。



    “所以他是拼着身受凌迟,慢慢消耗叶浩然的真元,然后用出孔雀绿,然后用血煞魔功逼出叶浩然的最后这一剑…这一切原在他的牢牢掌控之中?”



    然后她开始仔细的回忆方才战斗的每一个细节,然后再次开始震惊。



    她发现这最后的结果虽然出于叶浩然的选择,然而其实叶浩然最后也并没有选择的余地。



    因为随着丁宁的不断流血,叶浩然的真元也在不断地消耗,到最后丁宁动用血煞魔功时,叶浩然的真元也已经所剩不多。所以那时候对于叶浩然而言,也是已经到了时机。



    “这便是师尊所说的,我所欠缺的如置身局外,眼观大局的能力么?”



    净琉璃缓缓的呼出了一口气,长时间的沉默不语。



    她已经想了很多事情,然而整个山谷才刚刚开始苏醒。



    一阵阵不可置信的惊呼声不断的响起。



    “他……”谢柔看着丁宁先前抵挡叶浩然最后一剑的地方,身体和嘴唇颤抖得根本说不出话来。



    “他是首名。”



    厉西星很简单的说了这四个字。



    这个时候他是一群人里面最为镇定的。



    “他不会死。”



    接着这名看上去好像始终有点怕冷的少年收了收自己的领口,又认真的说道:“我肯定。”



    厉西星的声音很稳定,很响亮。



    “他是首名…他不会死…”



    这样的声音,压过了很多惊呼声,在山谷里发出回响。



    张仪开始回过神来。



    他感觉到了众山都在回响。



    他感觉到了所有选生和修行地师长投过来的目光。



    他看着地上丁宁洒落的鲜血,感觉到这些鲜血都在发出光亮,即便还是黑夜,他感觉到天空里有光落了下来。



    他抬头,放佛看到薛忘虚在对着他和对着整个山谷满足而带着孩童般淘气的微笑。



    他知道这就是风光。



    自己小师弟带来的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