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二章真正的孔雀绿

第一百五十二章真正的孔雀绿

    叶浩然悬在袖外的右手不断的弹动,不时弹拨着杀人的弦律。



    他静静的看着身上衣袍渐被鲜血浸染的丁宁,发觉丁宁的意志坚定超出了自己的预计,心中再多一分欣赏之意,只是他修长的五指却是反而骤然一震,随着这个动作,此时位于丁宁身后的无柄白色小剑再亮数分,周身竟然出现了一层诡异的白雾。



    随着这柄白色小剑在丁宁身周不断的飞舞缭绕,丁宁周身的白雾越来越粘稠。



    看着这些白雾生成,几乎所有修行地师长的眉头都是深深皱起。



    这是最为正统的巫山诀,大楚皇宫里的传承,这样的飞剑之术,形成的白雾可以使得丁宁此刻每一次出剑都变得拖泥带水一般,需要消耗更多的力量。



    先前他们都是各有想法,很多人都未必希望丁宁获胜,然而到了此刻,他们所有人都想要丁宁胜出。



    因为丁宁毕竟是秦人。



    净琉璃的眉头越皱越深。



    她自然不觉得丁宁已经必败无疑,因为丁宁背着那些木剑自有用意,到现在丁宁还未动用那些木剑,就意味着并未动用全部的力量。



    只是她不能理解丁宁在等什么。



    伤口虽然细小,但无数道伤口一起流淌鲜血,体内的鲜血是很快就会流光的。



    叶浩然的嘴角开始泛起戏谑的笑容。



    他也不明白丁宁到底在等什么,只是在他看来,丁宁不管在等什么,都只是在死去之前徒劳的增加多余的痛苦而已。



    他抬起头看向黑色的天空。



    飞行在白雾里的白色小剑的剑鸣声更加凄厉,在丁宁的身上划过之时,不只带起滴滴的鲜血,甚至开始带起血肉残屑。



    耿刃眯起了眼睛。



    他经历过很多修行者都无法想象的残酷逃杀,再加上对于修行者身体的一些独特研究,所以他比此刻在场任何修行者都要更加清楚一名修行者体内鲜血流淌到何种程度时,身体会起何种反应。



    他知道此时丁宁看上去虽然还很清醒,然而若是换了普通的修行者,此时的意识应该已经模糊。



    这和强大的意志力有关。



    有时候坚定到忘乎己身的强大意志力可以令身体产生非同寻常的力量,只是耿刃自己十分清楚违背常理之后的后果…那就是身体在超出极限的时间过久之后,就会突然彻底失去控制。



    那时的意识不会是慢慢模糊,而会突然中断。



    “应该差不多了。”



    林随心看过很多修行者身上更为凄惨的伤势,所以即便丁宁身上被凌迟般割出无数道细小的伤口,他的面上却依旧没有多少特别的表情,然而在耿刃的眼睛眯起之后数息,他却是也皱了皱眉头,轻声说了一句。



    就在此时,丁宁开始感到真正的眩晕。



    他的意识放佛要脱离他的身体,往上方的高空飞去。



    只是他的心情依旧十分平静,因为他有着连耿刃都难以想象的经验。



    他知道自己还有十数个呼吸的时间。



    他的左手开始往后伸出,握住了一柄木剑的粗糙剑柄。



    一片抑制不住的惊呼声响起。



    此时还未有异变,落入所有人眼睛里的画面只是丁宁的手落在了身后一柄木剑的剑柄上,然而所有人都知道,接下来一瞬间必定有惊人的事情发生。



    这种预感,让许多人提前迸发出了震惊的情绪。



    丁宁稳定的挥剑。



    唰的一声,木剑斩杀而出,剑身中心的一道符线里带起了一道奇特的绿色剑光。



    更为奇特的是,丁宁的这一剑斩杀,是直接松手,顺着一剑斩杀之势,将这柄木剑斩了出去。



    一剑之后便是很多剑。



    所有的惊呼声消失,因为所有人都陷入了近乎麻木的更强烈震撼里。



    丁宁平日里都是右手用剑,然而此刻,他的左手却似乎比右手更快。



    他的左手好像在空气里消失了,然而却又保持着某种完美的频率,不停的挥斩。



    他背上背负着的所有木剑,被他一瞬间全部挥斩了出去。



    最为关键的是,他右手的末花残剑还准确无误的挑中了再度袭来的飞剑。



    所有的人都产生了一种错觉。



    此时完成这样一剑的不是一名学剑未至经年的少年,而是一名修剑已经修了上百年的大剑师,而且一生里都似乎在练习这样的剑势,将这样的剑势直接变成了的直接反应。



    独孤白的呼吸彻底停顿。



    因为他的脑海里有这样的剑势和剑路,所以他比其余任何人都更早的看清这一剑。



    他看到许多道绿光从丁宁的背后飞出,形成了一面满绿的屏。



    这是一面难以用言语形容的艳丽到极点的绿色光屏,然而在往外扩张而出的瞬间,这面光屏便瞬间消失。



    所有的木剑从剑身上那道符文处裂开,被强大的力量彻底撕碎,变成无数飞舞的木丝。



    而符文里的那道绿光却是并没有消失,而是连接在了一起,变成了一道真正的剑光。



    这道剑光似乎和整个地面平行,以绝对的平直,似乎要将上方的空间彻底的和下方分离开来,无声的朝着叶浩然的身体平切而去。



    独孤白知道,这是真正的孔雀绿。



    叶浩然的眉头深深皱起,他发现自己甚至来不及召回飞剑阻挡这样玄妙和强大的一剑。



    他的眼眸瞬间变得一片晶莹,身体里不断轰鸣,体内如有许多美丽的新天地生成。



    一条新的通道出现在他的许多经络之中,先前卷吸在他体内的天地元气,尽数浩浩汤汤的顺着这条通道涌出他的身体。



    所幸他还有一剑。



    他腰侧长剑震鸣。



    长约六尺,剑宽不过两指半,剑脊是纯正罕见天蓝色,两侧剑刃却是透明的佩剑自己从剑鞘中跳跃而出,落在他的手中。



    细微的气流喷吐声在剑身中响起。



    无数晶莹的晶尘从透明的剑刃中喷溅而出,在他的身前有如形成一个晶莹的水晶圆盘。



    轰的一声巨响!



    他的身周尘土大作,晶莹的水晶圆盘被绝对平直横切的绿色剑光直接切碎,碎裂的晶尘颓然四射,反冲在他的身上啪啪作响。



    叶浩然的身上也溅起无数滴鲜血,强大的冲击力使得他的身体离地,往后飞起。



    丁宁看到了这样的画面,然而他没有感到丝毫的欣喜,因为他知道这一剑不足以击败叶浩然,且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一股玄妙而阴冷的气息出现在他的身体周围。



    他的身体里出现一股虚冷的气息,然后迅速消失,身体往外泛出真正的寒冷。



    肉眼可见的白色片状冷雾在他的身体周围生成,往外溅射开来,就像出现了一片表面刚刚结出冰花,但湖水还没有彻底凝固,还在荡漾的湖面。



    一丝丝红色的元气像一条条血线清晰的出现在这些冰片里。



    “血煞魔功!”



    “他怎么会!”



    虽然已经震惊到麻木,然而此刻,还是有很多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叫出声。



    澹台观剑的眼睛也开始睁大,瞳孔却不自觉的收缩。



    他觉得自己看到了根本无法理解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



    净琉璃却是在心中自语,既然她认为丁宁已经强过自己,她便觉得一切都有可能发生。



    叶浩然的面容微僵。



    他脸上的嘲弄神色已经完全消失。



    在这一瞬间,他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抬起了手。



    他没有召回自己的飞剑。



    白色的无柄小剑已经坠落到接近地面,在此时却是注入了新的力量,发出了啸鸣,落向丁宁的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