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一章凌迟

第一百五十一章凌迟

    同样的破境,且丁宁只是三境至四境,然而却给所有人带来更为强烈的震撼。



    因为丁宁去年秋里才至白羊洞开始修行,即便整个长陵后来都知道薛忘虚将白羊洞灵脉给丁宁用于修行,然而到此时自三境入四境,这样的修行速度,已经不能用太快,而只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



    尤其自丁宁半日通玄开始,他的修行进阶一直为人关注,一直有迹可循,绝大多数修行地都知道,到这场剑会开始,他也只是勉强接近三境巅峰。



    所以说叶浩然可以胸有成竹,修为境界其实早就到了,只是为了隐藏修为,一直踩在那道门前,只是在这个时候跨过去,然而丁宁不同,丁宁不可能早就到了这扇门前。



    刚刚到了这扇门前就直接跨了过去,这种完全不存在障碍般的破境在史书上都没有记载,是不亲眼所见根本无法相信的事情。



    整个山谷充满着匪夷所思和震撼的情绪,然而此时,净琉璃却笑了起来。



    她之前的笑容很冷,一直都充满着那种争锋相对的锐气,然而此时她的笑容很暖,很灿烂。



    澹台观剑忍不住转头看着她。



    他担心净琉璃的心境会出问题,以至于影响今后的修行。



    “谁敢相信?虽然在他这个年纪,他的修为并不是最高的,但是他仅凭一年的修行就超越了这世上绝大多数同龄人,谁还会怀疑他是昙花一现?”



    净琉璃没有去看澹台观剑,依旧笑得很灿烂,接着说道:“从现在开始,岷山剑宗有了两个,而灵虚剑门只有一个。我岷山剑宗,终究是大秦第一剑宗。”



    澹台观剑怔了怔。



    他马上反应过来自己的担忧是错的。



    净琉璃的这句话里所说的岷山剑宗两个,一个自然是指她自己,另外一个便是现在的丁宁,而灵虚剑门的只有一个,自然指的是安抱石。



    所以净琉璃能说出这样的话,站立的高度已经不同。



    她看得很远,而且看到的是将来。



    叶浩然睫毛微颤,然后他的眼睛睁开,亮若星辰。



    他身上的素白衣衫朝着四周的空中伸展,山谷上方暴起一团强烈的天地元气波动,内里夹杂着令人心悸的剑意。



    他身上的气息宁静而稳定,真元和天地元气在体内奔行,没有生涩之感。



    和山谷里所有人的猜想一样,他早就可以跨入五境,只要他跨出那一步。



    此时感知着对面同样荡漾而来的那股新鲜的气息,他的眼眸里却是没有多少的震惊,而是忍不住再次微微一笑,自语道:“有趣。”



    这种连史书都没有记载过的不存在障碍般的破镜对于他而言也自然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只是在他眼里丁宁即将死去,所以丁宁这样的破镜只是让他觉得有趣,而没有引起丝毫震惊的情绪。



    嗤的一声轻鸣自他衣袖间响起。



    一柄白色的无柄小剑从他的衣袖间如有生命般飞出。



    山谷里许多选生和修行地师长的瞳孔微缩,他们都明白,就如丹汞剑是顾惜春真正的剑一样,这柄一直藏匿于叶浩然衣袖中的飞剑才是叶浩然真正的剑。



    嗤的一声轻响过后便是唰的一声破鸣。



    无柄白色小剑化为一道流萤顷刻间到了丁宁的身后,斜刺向他脖颈上的大动脉。



    丁宁在此时睁眼,他连手都来不及抬起,然而随着他真元的急剧注入,末花残剑前端的裂纹中充盈流光,剑丝飘舞,硬生生在白色小剑的前方布出数条如丝青色剑气。



    白色剑光和这数丝剑光一撞,便轻巧的往后飘飞出去,断裂的如丝般青色剑气也随即消失,然而丁宁的颈间却是出现数条血痕,开始沁出鲜血。



    叶浩然平淡的看着丁宁,双手自然的垂着,未见有什么特别的动作,然而那柄飘飞的白色无柄小剑却光芒消隐,瞬间消失在了夜色里。



    飞剑消失无踪,就连旁观的选生心中都生出极大恐惧。



    五境之下的修行者对于神鬼莫测的飞剑根本没有多少抵御能力,这种恐惧就像是一些动物看到天敌般自然。叶浩然此时飞剑的这种神鬼莫测,也让他们清晰的意识到叶浩然早就不知用何种方式练习了飞剑之法,若是换了他们与之对敌,恐怕连反应都来不及反应,就被一剑杀死。



    ……



    那柄白色飞剑去了何处?



    丁宁身前的一簇草丛中响起细微的响声,飞起些草屑,然而他却依旧只是静静的等待着,并没有马上出剑。



    一道微弱的剑影悄无声息的贴地绕过杂乱的草束,接着急剧的高高跳起,骤然化为一道凌空而下的闪电,狠狠刺向丁宁的后脑!



    就在这一刻,丁宁看都没有看身后一眼,腰腹猛烈的发力,整个身体拧结般旋转,手中的末花残剑以撩天之势往这一道阴险的飞剑劈去!



    放佛脑后长了眼睛一般,末花残剑准确的和无柄白色小剑相遇。



    当的一声爆响。



    白色小剑依旧往后飘飞出去,然而剑身上的白色剑光产生了波浪般的涟漪。



    没有丝毫停留,丁宁没有去管身后不远处的叶浩然,刚刚转身的微弓身体像一头豹子般跃起,手中还未完全收回的剑再次狠狠斩下。



    空气里再度响起一声爆鸣。



    白色飞剑再退。



    丁宁再进,手中的末花残剑带出一溜剑影,准确无误的再次斩击在轻薄的无柄小剑剑身上!



    暴烈的声音再起。



    只是一柄短短的残剑,然而此刻在丁宁的手里,却是硬生生给所有人带来了一种他就像是握着一柄巨锤的气息。



    丁宁追剑。



    山谷里很多选生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若是他们遇到这样的飞剑,只有绝望和被这柄飞剑斩杀的份,然而此刻丁宁却是反而在追着这柄飞剑不断斩杀。



    如此暴烈的姿态,反而是让丁宁不再变得被动,然而看到这样的画面,叶浩然却只是淡淡的一笑,眼睛里流出微嘲的神色。



    他的右手五指微微的牵动起来,就像是在牵动着一些无形的琴弦,于此同时,他体内的真元流淌速度骤然加快。



    在空中不断往后震飞的白色飞剑周身突然发出了一声爆鸣。



    轰的一声,空气里放佛有两柄大锤狠狠撞击在了一起。



    一团在黑暗里也肉眼可见的气浪在丁宁和这柄小剑之间暴开。



    丁宁的身体猛的一顿。



    轻薄的无柄白色小剑只是往后飞出了数尺,便强横的绕了一弧线,破开还在往外扩散的气浪,如闪电般刺落丁宁的眉心!



    丁宁后退。



    双脚脚尖在地上连点出数朵尘花,手中末花残剑轻盈的往下卸力,将白色小剑往下卷飞。



    白色小剑看似和他的身体没有任何的接触,然而他的胸口衣衫上却是骤然多了一道裂痕,出现了一条新鲜的伤口。



    呜的一声,白色小剑再次飞回,贴着地面,带起一道尘浪。



    几乎所有修行地的师长都呼吸沉重了起来。



    丁宁面对飞剑时的表现已经堪称完美,尤其是表现出来的冷静…在面对飞剑时,能否时刻保持冷静是最重要的事情,他所表现出来的冷静,已经不亚于一些剑师身旁的近侍。



    若是丁宁的真元修为此时和叶浩然接近,即便丁宁不会飞剑御使之法,在所有人的眼里,丁宁也有极大的可能战胜叶浩然。



    然而在力量上有着本质的差距,这便是现在最大的问题。



    沉闷的爆鸣声不断的响起。



    轻薄的白色无柄小剑和末花残剑不断在空中相遇。



    丁宁的身体不断的剧烈震颤,他精准的把握着飞剑的每一次运行轨迹,然而飞剑每一次临身,却依旧在他的身上留下些伤口。



    张仪脸上激动的红晕早已消退,尽数化为苍白。



    他看着丁宁身上越来越多的伤口,感觉到了叶浩然恶毒的用意。



    叶浩然想要杀死丁宁。



    然而有澹台观剑和林随心这样的人在场,他不可能直接一剑杀死丁宁。



    然而他可以在丁宁的身上不断的增添新的伤口,随着鲜血的不断流淌,丁宁身体里的鲜血总是会流光而死去…除非丁宁认输。



    只是张仪知道丁宁绝对不可能认输。



    所以叶浩然这种方式,是想要慢慢的杀死丁宁,犹如凌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