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二章大戏的开端

第一百二十二章大戏的开端

    细小如针的剑气穿河破浪而入,将至陈离愁的眉心。



    白色长河节节崩塌,千堆浪花却层层叠叠,也拍向徐怜花的胸前。



    这是绝对的两败俱伤之势,在任何正常人看来,陈离愁绝对会避,毕竟陈怜花已至极限,这一剑过后,恐怕再也无法施展出同等威力的剑招。



    然而令人震惊的是,陈离愁却不避。



    他沉默的看着这道刺向他眉心的剑气,真元平稳的涌入手中的剑身,体内积蓄着的所有天地元气,却是沿着经络尽数涌向眉心之前。



    从他的颈间到眉心,瞬间涌出无数股白色气流。



    这些白色气流交错着,就像让他戴上了一个白色的面具。



    而他的眉心,却是有一方青色在显现出来。



    一道凝聚的青色元气,就像一小面青色的方碑,迎向刺向他眉心的剑气。



    徐怜花的衣衫被强劲的风流吹得往后扬起,如旗帜般猎猎作响,一些破碎的衣角甚至直接蝴蝶般从他的身上飞起。



    在下一瞬间,白色浪花就要拍在他的身上,他的剑气就要撞上那方小小的青色方碑。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目光却落向陈离愁头顶上方的天空。



    他的剑意往上空掠去。



    他的人也像蝴蝶一样飞了起来,飞向上空。



    千堆浪从他脚下涌过。



    滋的一声尖鸣。



    剑气往上刺出,在小小的青色方碑上留下一条剑痕,然后继续往上,狂风里出现一道清楚至极的空洞,剑气放佛要将上方的天空都刺穿。



    时间犹如停顿。



    陈离愁的平静眼眸里刚刚泛出难以理解的震惊情绪,他眉心之前的这一面小小青色方碑便骤然崩裂,变成无数条白色的小浪。



    而这些白色的浪花却是带着和他体内沁出时截然不同的气息,轰然反砸在他的脸面上!



    啪的一声爆响。



    一片不可置信的惊呼声响起。



    陈离愁的整个身体如同一截被抛出的木桩往后飞出,他的后颈之间接着传出清晰的骨裂声。



    紧接着轰的一声沉闷大响,陈离愁的身体重重坠地,震出一蓬四溅的尘浪。



    旁观的阵营里一片死寂。



    从被击中到飞坠落地,这在修行者的世界里已经是很长的一段时间,然而直到此时,绝大多数观战的选生还都没有反应过来怎么会这样。



    被飞扬的尘土淹没的陈离愁没有死去,他的眼睛里荡漾着茫然和震撼的情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无法动作,接着感知出自己的颈部骨骼在方才那一击之下已经断裂多处。



    那道几乎斜擦着自己眉心往上的剑意似乎还回荡在他的身前,他隐约开始明白…那一剑竟然是利用了他的元气,竟是在他凝聚的元气上,带出了一道符意!



    “借山痕!”



    “这就是你们徐侯府的借山痕剑式!”



    一股鲜血从他的唇齿间涌出,然后他更加不理解的叫了起来,“怎么会这样!”



    声音在山谷中回荡,甚至遮盖住了旁边所有战斗的声音。



    这声音也在很多观战的选生心中开始回响。



    他们的目光都落在了刚刚落地的徐怜花身上。



    因为陈离愁喊出了这一剑式的名字,所以他们知道陈离愁此刻的不解并不是因为这剑式本身、



    数滴血珠从徐怜花的嘴角滴落。



    看着跌落在尘埃中的昔日好友,徐怜花沉默了片刻,道:“因为其实你一直都怕我。”



    陈离愁一呆,更加不可思议的出声:“怕你?”



    “虽然你在才俊册上的排名比我高,但是你却一直害怕被我超过。”



    徐怜花看着他,缓缓的点了点头,“你对我了解得越多,就越是害怕我…所以我知道方才你绝对不会让,因为你想要速战速决,你不想再有什么意外发生,而且我知道你修成了青衫碑。”



    “怎么可能!”陈离愁再次叫了起来:“你怎么可能知道。”



    “因为来剑会之时,你的眼睛里带着平日没有的满足和欣喜,我便知道你一定是修成了青衫碑。”



    徐怜花轻轻的咳嗽着,看着他失神的双目,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其实我很了解你,因为我很在意朋友的感受,所以我知道你一定会用那样的方式来面对我那一剑。只可惜你不够在意朋友的感受,不够了解我。所以你才会败。”



    说完这一句话,徐怜花便不再看陈离愁,转身朝着丁宁等人走去。



    直到这时,很多选生才彻底反应过来…徐怜花战胜了陈离愁,而且徐怜花也并未因此倒下,甚至还有可能面对下面一名对手。



    先是谢柔,接着是何朝夕,再下来是陈离愁。



    这三个人在所有人眼中,都是最容易被淘汰掉的选生,然而他们却都偏偏获得了胜利。



    “怎么会这样?”



    一名蓝袍少年也忍不住发出了和陈离愁一样的声音。



    他觉得这简直是有什么莫名的魔咒在影响着这样的剑式。



    “周忘年。”



    就在这时,那名很随意的抽取名字对阵的岷山剑宗修行者喊到了他的名字。



    这名蓝袍少年,便是出声嘲讽过丁宁,又和谢长胜有过言语冲突的周忘年。



    听到自己的名字,周忘年的身体猛然一震,然而接下来的一瞬间,他的身体震动得更加剧烈。



    “对丁宁。”



    岷山剑宗的那名修行者很随意的喊出了丁宁的名字。



    场间一片死寂。



    甚至就连许多对阵的双方都暂时停下了手。



    这是真正大戏的开端。



    ……



    “师…”张仪转头看着丁宁,虽然明知道丁宁出场是早晚的事情,然而此时不知因为何种心情,他却是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没有悬念的战斗,又有什么好担心。”



    丁宁看了他一眼,轻声的说了这一句,然后又对着缓慢走回的徐怜花颔首为谢,便开始动步,平静走向那片空出的场地。



    看着丁宁如古井无波的样子,很多修行地的师长眼睛里都再次涌出欣赏之意,然而再看到丁宁发根处的点点白霜,这些修行地的师长却都是暗中叹了口气。



    净琉璃的眉头微微的蹙起,眼睛里光芒开始不停的闪动。



    她发现自己的心中满怀期待。



    看着丁宁动步,周忘年吞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深吸了一口气,也开始动步,嘴角却是开始泛出一丝冰冷的笑意。



    在刚刚越过地上的剑痕,算是正式踏入战斗场地的瞬间,周忘年便扬起了头,看着丁宁,开始说话。



    “你身边的这些人给了很多人意外。”



    周忘年冷笑着看着丁宁,道:“但是不管你这边人赢得再多,只要你输掉,也没什么意义。”



    “你说的不错。”



    丁宁看着他,淡淡的回答道。



    周忘年以为丁宁会反驳,却没有想到丁宁会说出这样一句话,一时一愣,不知道如何应声。



    “所以我不会输。”



    丁宁看着他惊愕的眼睛,平静的说道:“而且对你也不用说这些话,因为我知道你说这些话只是为自己在打气,只是想给自己增强点信心,但是这可能会带来相反的效果。”



    周忘年脸色微白,寒声道:“我给自己打气?”



    “从表面上看,你比在岷山剑会刚刚开始的时候还要有信心。”



    丁宁看了他手中握着的剑柄一眼,道:“你仅有的信心来源应该是你手中的这柄剑。”



    周忘年的身体顿时微僵,一时竟是说不出话来。



    所有旁观的选生,包括一些停顿下来想先看这一战的选生,却是都不明白丁宁这句话的意思。



    “你从剑谷里选的这柄剑,应该是昔日大魏的名剑百眼剑。”



    “以你的修为,能够从荆棘海中出来,且浑身不带任何伤势,便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修了你们澶山剑场的天魔吟剑经。”



    “天魔吟剑经和百眼剑自然是极佳的组合,光是一些靡靡之音便能够令人神志恍惚,令那些普通的虫豸无所适从,根本无法战斗。”



    “但是这种靡靡之音对于心志坚定,且早有准备的修行者无用。”



    丁宁盯着他的眼睛,平静说道:“所以你不可能战胜得了我。”



    “你…”周忘年想要保持冷静,想要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然而他的脸色却无法掩饰,变得越来越苍白,他的嘴唇也开始颤抖起来。



    “相差太远。”



    澹台观剑远远的看着这两名少年,忍不住对着身前的净琉璃轻声叹了一句。



    “他不是只针对周忘年一人。”净琉璃声音微冷道:“他是在攻所有这些人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