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八章第一课

第一百零八章第一课

    扶苏丝毫不知元武皇帝在看着他的眉眼时,心中莫名生出一丝厌憎之意,他满心欢喜的快步而行,恨不能一步跨到丁宁的面前。



    “你就准备这样直接去求见丁宁么?”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苍老而慈和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扶苏愕然转身,身穿素色缎服的老人已到了他身后。



    “严相。”



    扶苏对着这名老人恭谨行了一礼,不解道:“您的意思是?”



    这名看似寻常的老人,自然就是大秦两相之一的严相。



    在鹿山会盟前夕,阳山郡被大秦王朝突袭收复,在那场大战里,大楚名将范东流都死在大秦皇后的剑下,然而谁都清楚,负责统帅调度大军的还是严相。



    能够让那样一支大军悄然进入阳山郡而不被各朝察觉,只此一点,便足以说明这名老人的可怕。



    “净琉璃不会让你见那白羊洞少年。”



    严相作揖回礼,和声道:“其实就算换做别人,也不会答应让你去见那白羊洞少年。”



    扶苏愣了愣,道:“为什么?”



    “因为岷山剑会是岷山剑宗门内事,岷山剑宗不会让任何人插手改变剑会的进程,就算是你也不可以。”严相看着扶苏,微微一笑,道:“很多事即便能做,也需要顾及规矩和颜面,不能放至明处。”



    扶苏有些反应过来,恳切道:“还请严相帮忙。”



    严相微笑点头答应,看着扶苏大喜过望的神容,心中却是自嘲的笑笑,知道今日过后这名新晋的太子才会开始明白什么才是权衡和权势。



    丁宁睡得很深沉。



    甚至可以说比以往任何一次睡眠都深沉。



    并非是因为太过疲惫,而是因为这是在岷山剑宗的剑会里,比在长陵其余的任何一处都要安全,令人安心。



    还未有第三名过关者出现,山谷里一片静谧,然而随着脚步声响起,丁宁身前的光线微微扭曲,一名身穿青玉色袍服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丁宁的身前。



    也只是在这名身穿青玉色袍服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丁宁身前的瞬间,净琉璃的身影也已经出现在了屋棚外的空处。



    净琉璃神情微凛的看着这名中年男子的背影,没有出声,然而却做好了出剑的准备。



    这名身穿青玉色袍服的中年男子是她的一名师叔,在岷山剑宗的地位亦是不凡,只是按理而言不会出现在这里。



    “不必紧张,我只是奉宗主之命来单独问他几句话。”



    身穿青玉袍服的中年男子自然感觉到了净琉璃的杀意,只是他神色自然,连头都没有回,便淡然说了这一句。



    净琉璃眉心微蹙,也不说什么,身影一动,便又已消失在崖间。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一股微风却是自他和丁宁之间生成,吹拂在丁宁的额头。



    微风中自然带起一些冰冷的水滴,润湿了丁宁额头。



    丁宁醒了过来。



    他看到凝立于自己身前的这名陌生的岷山剑宗修行者,在一息之间便恢复了绝对的清醒。



    看着丁宁瞬间就由浑浊和茫然而变得绝对清澈和警惕的眼神,这名中年男子再次在心中说了一声了不起,然后却是又微微一笑,轻声歉然道:“抱歉打搅了你的休息,我并非是来催促你进行接下来的剑试…我只是一名说客。”



    丁宁微微的眯了眯眼睛,他首先默默感知着体内的动静,确信在这名岷山剑宗修行者到来前后自己的身体都没有任何的异常,然后才开始认真的凝视这名岷山剑宗修行者。



    看着这名中年男子如白玉般结净细腻的脸庞,他确定这名中年男子对于自己而言也绝对陌生。



    “你叫什么名字?”



    丁宁没有站起身来,只是依旧靠坐着,出声问道。



    “何山间。”中年男子微笑着,异常简单的回答。



    丁宁看着他,道:“你想要说什么?”



    何山间看了他一眼,道:“我替太子而来。”



    丁宁皱了皱眉头,没有出声。



    何山间接着说道:“太子在圣上面前替你求情,圣上念你身为太子之友,金口应允,若你不夺首名,将来长陵自有你的一个位置。”



    丁宁低垂下头,道:“我知道了。”



    何山间顿时怔住。



    将来长陵自有你的一个位置,这是圣上的亲口许诺,这样的许诺,即便是他都忍不住有嫉妒之感,然而眼前这名少年,竟然只是轻飘飘的一句:“我知道了?”



    他忍不住看着丁宁问道:“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带来的这几句话的真正意思?”



    丁宁没有抬头,说道:“我知道。”



    何山间的眉头也深深的皱起,他沉吟了数息的时间,问道:“你不准备说些什么?”



    丁宁摇了摇头。



    何山间深吸了一口气,眉间皱的更深,然而他却也不再多话,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然后便转身走出这间屋棚。



    ……



    崖间光线明灭不定。



    何山间的身影浮光掠影一般在崖间道上浮动,行向远处明黄色的行宫。



    眼睛的余光每一次触及那抹明黄的色彩,他的眼神就会变得更为热切。



    他知道今日自己离开岷山剑宗之后,必定是海阔天空,别有一番壮丽天地在等待着自己。



    扶苏就在行宫外不远处的台阶上焦急的等待着,他远远的看到了何山间的身影,眼神也迅速变得热切起来。



    他想要马上问问何山间,丁宁说了什么。



    然而就在此时,何山间的身影突然顿住。



    浮光掠影般的身影如冰雕般立于山间青玉道上,而那些原本在崖间明灭不定的光线,却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破开。



    这一股强大的力量似乎往上方的高空洞穿,何山间身前的山道,变得越来越为明亮。



    扶苏的眼睛瞪大了起来,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不自觉的异常不安。



    一条白色的身影出现在明亮的青玉山道上。



    这人显然是岷山剑宗的修行者,而所有岷山剑宗的修行者里面,唯有一名修行者有洁癖,喜穿异常洁净的白袍,和所有身穿青玉袍服的岷山剑宗修行者也自然区分开来。



    这人便是岷山剑宗的宗主,百里素雪。



    扶苏震惊难言,双目都因为太过耀眼而刺痛。



    然而不知为何,他之前面对其余的岷山剑宗修行者,往往是剑意刺目疼痛难言而无法看清对方的真正形容,然而面对这名传说中的岷山剑宗宗主,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对方的身影却反而显得越来越清晰。



    崖间其余的景物都并不清晰,然而百里素雪的身影,却在他的眼睛里变得越来越清晰。



    他甚至清晰的看清了百里素雪的面容。



    传说中的这名岷山剑宗的宗主,是一名垂散着黑色长发,面容甚至可以用漂亮来形容,甚至比长陵的绝大多数女子都要好看的修长男子。



    岁月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他看上去极为年轻,只得二十如许。



    一袭白衣的百里素雪神情冷漠的看着僵立在道间的何山间。



    何山间眼中的热切早已消失,全部变为惊恐之意。



    “岷山剑宗难道不好么?”



    百里素雪出声。



    他的声音很轻,而且很悦耳,很好听。



    然而何山间的身体里却好像有无数冰棱在叮叮撞击作响,并散发出凛冽寒意,令他的身体都不住的发抖起来。



    “难道不比争权夺利,身不由己的外面要好得多?”



    百里素雪冷漠的看着他,接着说道。



    何山间深吸了一口气,无法控制身体的发抖,但他还是深深躬身行礼,道:“奉命而行,请宗主念及旧情,放我一条生路。”



    百里素雪的眼中闪过一丝嘲讽的神色,“就算你一直是替郑袖或者别人效力,看在同为大秦修行者,你在我剑宗这么多年也并未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份上,我或许会放你一条生路,只是你做错了一件事情。”



    何山间浑身冷汗如瀑滚落,他知道无法幸免,但心中却是极为不甘和不解,忍不住叫出声来,“我做错了一件什么事情?”



    “只是要做说客,你完全可以找个别的理由接近那名选生。”



    百里素雪有些嫌恶的看了他一眼,声音微冷道:“但你错在不该用我的名义,说是我让你去问那名选生一些话。”



    何山间呆了一呆。



    在下一瞬间,他的身体被极大的恐惧充斥,他张口就将发出一声厉啸,想要试试是否能够逃往那座明黄色行宫。



    然而在张口的瞬间,他却发现自己已经说不出话来。



    他的喉间已经多了一道白光。



    然后他的身体便往后倒下,在狠狠坠地的瞬间,白光从他的脑后透出,凛冽的寒气瞬间弥漫全身。



    他瞬间变成了一具覆盖着厚厚白霜的尸体。



    百里素雪看着没有一滴鲜血流洒出来到的何山间的尸体,依旧嫌恶的皱了皱眉头。



    他没有回头,但知道此时的扶苏正无比震骇的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声音。



    “谁都知道我很小气…岷山剑宗自有规矩,无论谁想玩弄权势,就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这一课,你应该会记住。”



    百里素雪嘴角露出一丝微讽的笑意,心中对着这名大秦太子说了一句,而后身影消失在崖间。



    震骇难言的扶苏身后,严相却只是微微一笑。



    这也是他给扶苏上的第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