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二章渴求

第一百零二章渴求

    “快放我下来!”

    徐怜花愤怒的看着张仪的侧脸,道:“这哪里是能帮就帮一帮的事情,我只是心怀侥幸,以我这样的伤势,即便能够通过这关,在下一环节的比试也不可能战胜很多人,最终进入前十。{ ”

    张仪一直最为温文有礼,他认为打断别人的说话都是很无礼的行为,所以一直等到徐怜花说完,他才出声辩解道:“这真的是互相帮忙的问题,我现在背负你同行,至少可以多了解一下这片荆棘海中到底有什么异物,至于下一个环节,你也不是毫无希望,可能岷山剑宗会给我们一定的治疗伤势的时间…又或许能够通过此关的原本就没有几个人,若是不足十个,只要能通过此关,就已经可以获得进入岷山剑宗学习的机会。”

    徐怜花愣了愣,旋即大怒道:“胡说八道,这怎么可能。”

    张仪手中挥剑不停,微转头看着他道:“连你这样强的人都陷入如此境地,别人要通过此关岂不是更加困难,你不要忘记你在才俊册上都是稳列前十,如果我记得不错,才俊册上一共只有十六人的真元修为在四境之上,你就是其中之一。”

    徐怜花寒声道:“你拿我做例子,但你也是最好的例子,你的真元修为比我差许多,但你到现在却根本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所以这和真元修为没有直接的联系。”

    张仪赞同的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这和真元修为没有直接的联系,这只关乎运气。”

    不等徐怜花出声,张仪又接着说道:“既然只关乎运气,多一个人少一个人,也都没有什么关系。”

    徐怜花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他不再和张仪争辩,沉默了片刻,道:“看来我们的运气并不好。”

    张仪也沉默了下来,他仔细的倾听了片刻,停止了挥剑,然后转过头看着徐怜花,道:“这和你也没有必然的关系,你正好在我这前行线路上,而这些异虫恐怕一直都没有走远,一直在搜寻你,所以我就算抛下你走,也应该会遇到你说的这些异虫。”

    徐怜花咬了咬牙,心想说这些废话还有什么意义,光是从周围的空气里传来的冰冷气息判断,那支皇虫族群现在想必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踪迹,此时还没有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想必只是这支皇虫族群在完成分散包围的过程而已。

    他此时觉得再说什么都是废话,然而显然也已经发现了不对的张仪却还有很多话要说。

    “如果还有一次让我选择的机会,我更会毫不犹豫的要设法帮你。因为你一直在赶我走…像你这样为别人考虑的人并不多,我觉得你是个很值得一交的朋友。”张仪转头看着他,认真而轻声的说道:“其实你和我两个师弟是同一类人。”

    “对不起,我将你和我两个师弟相比,并不是自抬身份,或是有意贬低你。”大约觉得自己的比方有些不妥,张仪又歉然的补充了一句。

    “张仪,到这种时候你还说这些,你实在是太过婆婆妈妈了。”徐怜花已经觉得生气也没有什么意义,然而此刻他还是忍不住恼怒了起来,“你的脑袋到底有什么问题?”

    张仪听到他的怒骂,没有生气,不知为何反而更加歉意,“你或许应该抓紧时间和我说说有关这些异虫的更多细节。”

    徐怜花深吸了一口气,尽可能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寒声道:“我方才已经和你说过这一支异虫族群的数量至少数百,而且每一头的力量都相当于一名三境修行者,如果说细节,它们的身体力量比起三境修行者还要更强一些,最为关键的是,你现在也应该已经感觉出来,它们就像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

    “像训练有素的军队?”

    张仪感知着四周的动静,脸色有些苍白起来,“那它们是如何战斗的?”

    徐怜花寒声道:“这些异虫长得和普通的蝗虫简直一模一样,只是体型却比我们还大一些,相应身上的外壳也像铠甲一样极为坚硬厚重,应该是身体过分沉重的关系,它们并不会飞翔,然而它们的后肢弹跳力极为惊人,所以在短距离之内它们和飞刺也没有什么区别。它们的体内积蓄怪异的冰寒元气,跳跃起来用后肢攻击,后肢凝成冰刺,完全就像是一名名手持一双冰剑的修行者不断的跳跃而来刺击。”

    张仪有些失声:“这是什么异虫,怎么闻所未闻?”

    徐怜花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张仪忍不住接着问道:“那这些异虫和狼群一样,里面有首领么?”

    徐怜花毫不留情的嘲讽冷笑道:“如果和你所想一样,有明显的首领,且对付掉首领就会陷入混乱的话,那我还会伤得如此重么?”

    与此同时,崖上陆青离已经恼怒难言的别过头去,不想再看张仪。

    行军打仗之时,又如何能够有不必要的妇人之仁?

    在很多人看来,即便张仪之前曾表现过一赌的勇气和决断,但这种过于妇人之仁的性情,依旧会让他将来不堪大用。

    从崖上往下看去,张仪和徐怜花已经彻底被先前那一支在周围游荡的皇虫族群彻底包围。

    一头头幽蓝色身影散发着真正森冷的气息,慢慢的以张仪和徐怜花为中心逼近,就像一个幽蓝色的钢环在缓缓收缩。

    未央宫宫主潘若叶一直凝立在黄真卫的身侧不远处,如雕像般一动不动,甚至连面上的神色也没有多少的改变。

    但此刻她却微转过头,似乎发现异状般,看了黄真卫一眼。

    ……

    张仪和徐怜花停止了交谈。

    两个人周围深红色的荆棘丛中,突然出现了一些白意,然后这些白色越来越浓,悄然缠满荆棘枝头,结为重霜。

    白色的霜花在深红色的荆棘上如潮水一般蔓延而至,两人身外的空气变得越来越为寒冷,甚至渐渐产生了寒雾。

    咔嚓一声裂响。

    白色的寒雾里突然透出了一颗鬼怪般的幽蓝色头颅,接着便是很多颗。

    看着这些从雾气中透出的鬼怪般的头颅,即便心中并没有太多的惧意,然而身上的伤口之中都似乎开始荡漾起更为不舒服的感觉。

    徐怜花的口中都莫名的干涩起来,然而不知为何,他却觉得张仪此时却反而彻底镇定了下来。

    “你尽可能的抱紧我,不要从我的背上掉落下去。”

    就像是在回应他此时的揣测一样,张仪的声音传入他的耳廓,“我不习惯一只手托着东西战斗,所以我不能分出一只手托着你。”

    战斗瞬间开始。

    嗤嗤嗤的一阵连响,四周的雾气彻底被激碎,张仪的眼瞳被数十头高高跃起的皇虫身影充斥。

    “这些异虫的战斗方式很单调,都是这样跃起,冲刺。”

    徐怜花已经来不及和张仪再争论什么,他深吸了一口气,想到了这点,咬牙说了出来。

    张仪微微颔首,表示已经明白。

    “只能用七分力,否则便会毒发。”

    与此同时,他在心中提醒自己。

    然而他开始动步,双脚发力,脚底涌出强烈的气流。

    在身体开始急剧的加速时,他的目光落在了手中热气涌动的赵剑炉长剑上。

    他的目光平静,且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渴望。

    徐怜花此时无法理解他的平静和镇定,然而他自己当然知道来源于何处。

    他在墨园所得的剑意,正是可以覆盖很大一片区域的杀伐之术,对数量很多的敌人,有着一些天然的优势。

    当然仅凭此点并不够。

    他和这片荆棘海中的所有选生一样,并不能放手去战斗,更何况即便是不考虑体内的毒素,全力去战斗,他体内的真元也未必能支持这样的消耗。

    他渴望手中的剑能够帮他。

    因为他确定自己的“小师弟”丁宁,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让他挑选一柄赵剑炉的剑。

    他想要帮丁宁。

    “帮帮我!”

    他近乎虔诚的看着手中的剑在心中呼喊了一声,然后出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