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一章君子

第一百零一章君子

    很幸运,但同时也是一场豪赌的胜果。~~

    张仪用力的揉着自己的脸,让自己迅速的清醒过来。

    想到已经逝去的薛忘虚,再想到不知是否已经通过这关的丁宁,想到丁宁的处境,他再度悲伤起来。

    然而他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越是如此,自己越是要坚强。

    因为他明白站在丁宁身旁的人很少。

    而他是真正的白羊洞大师兄,无论任何时候,他都必须是丁宁身旁的支柱。

    看了一眼距离自己最近的那座青殿,张仪继续开始前行。

    他出剑的速度和步伐依旧很快,成片的荆棘丛在他的身前倒下,他感知到四周的旷野里依旧有不少让他心悸的异动,但是他既然可以在这种地方大胆沉睡,他此时自然不会再去分心想各种可怕的可能。

    “他这样做其实很聪明,是用最笨的办法来破除阵法的限制,至少不会浪费时间在原地打转。”

    看着醒来继续前行的张仪,已经回到净琉璃身侧的澹台观剑忍不住轻声的说道。

    “只是睡了两个时辰,就让许多人对他的看法彻底改观。”净琉璃冷淡的转过头看了澹台观剑一眼,她知道澹台观剑也开始欣赏张仪,否则此时他绝对不会多说这样一句话。

    澹台观剑此时却没有应声。

    他的眉头轻轻的蹙了起来,目光平静的落向张仪的前方。

    ……

    张仪连续挥剑的手突然停顿了下来。

    他的手顿在身前,手中静止不动的剑炉长剑上散发的热气却是在呼呼作响,吹得他的发丝不断的往后拂动。

    他的瞳孔微微的收缩。

    他身前的一些荆棘丛上,有一些异样的鲜红,他嗅到了一些淡淡的血腥气。

    他可以肯定这是修行者的鲜血,而且刚刚染在这些荆棘丛的荆条上不久,甚至没有彻底凝固下来。

    这个时候他微微的犹豫了一下,然而也就在此时,他的眉心之间有些刺痛,放佛被细针刺了一下。

    这是一道危险的剑意。

    虽然并非是真正的疼痛,只是他感知里下意识的反应,但他可以确认这是一名修行者心念动间,就将出剑的剑意。

    而且能够给他带来这样的感知,这名修行者一定很强大,甚至很有可能比他还要强大。

    最为关键的是,这名修行者一定距离他极近。

    他吸了一口气,热气鼓荡的长剑平稳的收回,横于胸前,然后他开始仔细的搜寻这名修行者。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轻易的就找到了这名修行者的所在。

    就顺着这些星星点点的,尚未凝固的血迹和一些踩踏的痕迹,他看到就在他前方数丈之外的一侧荆棘丛里,颓然的跌坐着一名少年。

    少年黑发散乱,脸色异常苍白,他身上的袍服原本是黑色为底,领口却是红色,此时这件袍服已经千疮百孔,而所有破孔的地方,却都抹着黄黑色的污泥。

    这名少年已经虚弱到了极点,甚至是依靠着斜插在背后的一柄剑,才能勉强坐住。

    当张仪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这名少年勉强的抬头。

    张仪看清了他的面目,一瞬间愕然:“徐怜花?”

    徐怜花颓然的看着他,身体微微震颤了起来,眼睛里出现了很多难言的情绪,他似乎根本不能理解,为什么张仪到此时还会如此精力充沛的样子,甚至身上都没有多少明显的伤势。

    “怎么了?”

    张仪震惊的用剑拨开一条道路,走上前去,又忍不住问了一句:“发生了什么?”

    只是靠近了一些,他的鼻孔中却开始嗅到一种恶臭的味道。

    他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开始反应过来徐怜花身上糊着的很多黄黑色的污迹并非是淤泥,而应该是某些动物的粪便。

    他之所以能够一眼认出徐怜花,是因为这名徐侯府出身的少年,在才俊册上排名第六,且若非这次有才俊册,出现了烈萤泓和顾惜春等突然位列三甲的人物,在几乎所有长陵年轻人的心目中,徐怜花一定是位列前三的人物。

    不只是修为踏入了四境,徐怜花对于许多剑经都有着独到的理解,张仪实在难以想象,是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之前在参加剑会的选生中都显得有些鹤立鸡群的清秀少年变成了如此模样。

    看着张仪因为震惊而睁到极大的眼睛,徐怜花心中的情绪更加复杂,他微微的咬着牙,任凭自己的头颅无力的垂落,然后有些艰难的说道:“如果你现在不想出手对付我,你就可以离开了。”

    张仪更加惊愕,“我为什么要对付你?”

    “因为我排名远在你前面…”徐怜花的声音此时有些犹豫,但想着都已经处于如此落魄的情形,他的心地又变得冷硬,咬牙冷声道:“不只是排名,我的修为也远在你之前,这个时候对付我,至少可以断绝我通过此关的可能,在接下来的比试里,你至少也可以少去一名强劲的对手。”

    张仪怔了怔,旋即微愠道:“落井下石,这岂是君子所为?”

    徐怜花艰难的抬头,看了张仪一眼,没有回话。

    张仪又是一怔。

    他看得出徐怜花的眼眸里除了烦闷之外,还有无数的不信任。

    张仪的面容微僵,颔首为礼,然后转头再看向那座青殿,继续挥剑斩荆棘离开。

    然而他却马上听到了身后一声异样的响动。

    他转身,看到连那柄斜插在地的剑都制成不住徐怜花的身体,徐怜花往后摔倒在地。

    虽然徐怜花并未像他所担心的一样因为过分虚弱而摔倒,还在坚持着要坐起,然而他很快看到徐怜花碎裂的衣袍间有东西流淌出来。

    徐怜花面色大变,双手拢向那东西流淌出来处。

    张仪也脸色大变。

    他看出那是鲜血混杂了不知名的动物粪便在流淌。

    “你受了很重的伤?”

    他惊呼出声,在接下来的一瞬间,看着徐怜花的动作,他又猜测出来某个可能,呼吸顿时顿住:“这四周旷野里的异动是一些异兽?血腥味会将它们引来?”

    “张仪,你想要做什么!”徐怜花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发出了一声虚弱的低吼。

    疾风拂面,张仪已至他身前。

    他体内为数不多的真元即将尽数汇聚右手,喷涌而出。

    然而就在此时,嗤啦一声裂响,徐怜花的身体却骤然僵住。

    张仪扯下了大半幅衣袖,蹲下身来,以一种很快,但有些手忙脚乱的姿势开始包扎他那处很深的伤口。

    “以往剑会都没有这样的环节,所以我们身上也都没有带止血治伤的药物。我会尽可能的绑得紧一些,但到了外面,却是要尽快松开上药,否则伤口恐怕会变得更加麻烦。”

    一边急切的包扎伤口,张仪一边有些歉然和紧张的轻声说道。

    “你想帮我?”

    徐怜花冷僵了数息的时间,眼睛里闪过一些异样的光焰,艰难抬起头看着张仪,说道。

    张仪此时忙着看他身上还有没有其余伤处,在张仪看来,光是他胸口这一道已经伤及肺部的伤口便已经极为糟糕,所以此时只是下意识的说道:“见死不救,非君子所为。”

    君子…

    这两字若是从别人口中说来,徐怜花可能会觉得虚伪,甚至因为自己非同一般修行者的出身而觉得对方是有所图,从而产生更多不好的联想。

    然而此时,想着那名酒铺少年和这名白羊洞大师兄的所为,想着他们相争的对象,想着在剑会开始时,这些人显得被排除在大圈人马之外的孤单身影,他却骤然沉默了下来。

    尤其当看到张仪明明因为恶臭而不自觉的抽紧鼻翼,然而在包扎和检查他身体伤势的过程中,脸上和眼中却没有半分嫌恶的神色时,他的心中突然有些感动。

    君子温润如玉,他第一次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你快走!”

    他深吸了一口气,不顾可能再次牵动自己的伤势,双手决然的推了出去,有些蛮横的推开张仪的双手。

    张仪愣了愣,有些不解的看着他,轻声问道:“为什么?”

    “这里面有不少异虫族群,每一支的族群数量都至少在数百,且每一头异虫都像三境的修行者。”

    徐怜花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咳嗽,用尽可能快的速度对张仪说道:“我停留在此,只是不想放弃,抱着最后一点希望看看有没有可能止血,会不会恢复一些体力,原本就没有多少希望.若是再引来一支这样的异虫族群,你不可能带着我对付得了。”

    “异虫族群?”张仪吃了一惊。

    他还想开口说什么,但是马上被徐怜花粗暴的打断:“不要婆婆妈妈,快走,否则可能来不及!岷山剑宗既然有这等布置,只要我认输退出,生命自然不会有问题,我也只是仗着这点而想强撑一下而已。你再不走,难道想陪着我一起在这里退出?”

    张仪犹豫了几个呼吸的时间。

    然后他弯下腰来,将徐怜花直接背了起来。

    徐怜花不能理解,道:“你做什么?”

    “苦修多年不易,你受了这样的伤都不肯放弃…这样的心情我自然明白。”张仪一手托着他,一手持剑,微侧头轻声道:“谁都不想放弃就此进入岷山剑宗学习的机会,能帮我自然要帮一帮。”

    徐怜花没想到自己已经说了那么多可怕的后果,张仪竟然还会做出这样的诀定,他呆了片刻,忍不住叫了起来:“张仪你也太妇人之仁了!”

    “张仪的脑袋有什么问题?”

    看着张仪负起徐怜花前行,崖上许多观战的师长都无法理解,就连之前明确出声支持谢长胜的出身关中的修行者陆青离都是变了脸色,愤怒的发出了声音。

    即便是在他看来,张仪这都是太过妇人之仁的表现。

    这个表现,甚至又扭转了他和许多人对张仪的看法。

    自己便已经体力很成问题,再背负一人,体力消耗更为剧烈。

    最为关键的是,他和崖上很多人都看得极为清楚,有一支皇虫族群始终在这一带游走,便是因为之前嗅到了徐怜花身上的血迹味道。

    这个时候,最好的选择自然是利用徐怜花吸引掉这支皇虫族群,而自己用最快的速度离开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