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最新章节 第九十六章共战

第九十六章共战

    这是迥异于长陵剑师的战斗手段,沈奕已经不可能来得及避闪这些剑片,他满心冰冷的准备迎接这些锋利的剑片刺入他背部血肉之中。?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在他猛烈转身挥剑而带起的道道残影中,却有一种诡异的力量悄然生成。

    嗤嗤数声轻响,这数道剑片割裂了他背部的衣衫,在他的背上带出了几道血口,然而却并未能深入他的体内,而是被这股诡异的力量牵引,落向他手中的黑色剑身。

    银色剑光的主人此时依旧看不到发生了什么,然而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剑影里那种诡异的力量甚至影响到了他手中的银色剑光,就像有数根青色的藤蔓在捆缚上来。

    他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剑术,心中自然充满不解,但是他的心境却依旧极为冷静,只是再退数步,直至退入后方溪水之中,踏出两朵水花。

    沈奕身体微僵,他看向自己手中的剑身,情绪十分复杂。

    墨玉般的剑身上,吸附着四片薄薄的浅蓝色剑片,就像停留了四只美丽的蝴蝶。

    他十分清楚,方才在他挥出的剑影里产生的那种诡异的力量,根本不是他的剑式产生,而是来自他手中这柄剑的本身。

    先前净琉璃出现时,便明确的告诉了他手中这柄通体墨玉一般,剑柄上有暗青色缠枝纹的长剑名为“恨缠枝”,是韩地千莲宫的宗主剑。

    只是这柄剑和其它剑具体有什么不同,有什么特异之处,他和张仪等人却是一个都不知道。

    震惊和庆幸之余,他又隐隐感觉出这柄剑本身的力量的确和他最擅长的一些剑意十分相合,于是他的心中对丁宁又顿时生出无限的敬佩。

    此时面对强敌,原本应该心无杂念,只思对敌之事,然而这一剑的庆幸,却是让他的脑海之中皆是丁宁、张仪和薛忘虚的身影。

    背上一片粘湿,他知道那是鲜血浸湿了衣衫。

    只是他的心中却反而有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平静喜悦。

    来到长陵,他最大的收获便是成为白羊洞弟子。

    世上有无数比白羊洞更好的修行之地,然而在他此时的心中,却再也找不出比丁宁和张仪更好的师兄,也再找不到比薛忘虚更好的师尊。

    只是能和丁宁、张仪一起战斗,他便感到喜悦和骄傲。

    “不是剑式的力量,是这柄剑本身有问题。”

    银色剑光主人的声音在此时响起,随着他双足践踏产生的水花的洒落,伴随着一片水声,声音显得有些纷杂。

    “你是烈萤泓。”

    沈奕看清了对方的身影和面容,直接说出了对方的名字。

    虽然烈萤泓在此之前表现得极为低调,但是身为才俊册上排名第一的选生,他自然也早已注意到了此人的存在。

    “你为什么要偷袭我?”

    想到此人来自皇后氏族所掌管的胶东郡,沈奕已经明白烈萤泓为什么要出手,他这句问话就有些明知故问,因为是明知故问,所以他的语气便自然严厉。

    烈萤泓的目光从依旧粘附在沈奕手中长剑剑身上的数道剑片上收回,眼眸里却看不到任何的情绪波动。

    “我没想到你能接住我这一剑.”

    他开口,看着沈奕说了这一句。

    他带着明显的胶东郡沿海的口音,甚至让人有些听不太明白,但是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话语里的诚恳赞赏。

    然后他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直接出剑。

    轰的一声,他手中的剑才刚刚挥出,剑势未成,前方的空气里就已经发出了一声如雷般的爆鸣。

    沈奕的面容顿时变得有些苍白。

    方才短短的时间里,他也仔细看过烈萤泓手中的银色长剑。

    这柄银色长剑看上去也非常轻薄,剑脊中间一道蓝色的符文更是深入剑体,甚至让人担心剑身会不会在剧烈的撞击之中由这道符文直接裂开。

    然而此刻在他的视界里,他前方的空气已经变成了两道肉眼可见的波浪往两侧分开,而烈萤泓手中的这柄银色长剑完全就像一艘铁甲巨船般像他撞来。

    这是全无花巧的一剑。

    方才一剑无功之后,烈萤泓的这一剑追求的完全是纯粹的力量。

    这一剑的威势,在此刻不断的提醒着沈奕,烈萤泓在才俊册上的介绍,修为便是四境中品,修为比起他几乎足足超出了一个大境。

    与此同时,这一剑也在提醒着沈奕,烈萤泓始终是想用最直接最快的手段结束这场战斗。

    沈奕在此之前根本没有和修为超出自己接近一个大境的修行者真正战斗的经验,他根本没有信心,然而不知为何,他的心中却莫名的生出极大的勇气,根本不想放弃。

    他艰难的吸了口气,手中的墨玉色长剑迅速的往上挑起。

    嗤的一声,一道弯曲的剑光如一只坚厚的羊角迎上烈萤泓的这一剑,正是白羊剑经中的白羊挑角。

    这本是白羊剑经中最能相持,最能以弱守强的一剑,沈奕相当于是薛忘虚所收最后一名关门弟子,对这一招剑势的真意也自然有所掌握,然而此时他这一剑依旧无法完全守住烈萤泓这一剑。

    一声沉闷的震响之中,沈奕不可遏制的发出一声凄厉怒啸,他的脚底就像燃烧一样,在和地面的飞速摩擦中带起一股烟尘,他的整个人往后急剧的倒滑,身体顷刻间和无数根荆棘牵扯,身上带出密集的血口。

    一根根断裂的长刺显眼的扎在他血肉模糊的伤口里,带来的剧烈疼痛,使得他握剑的手臂都有些抽搐起来。

    一剑劈退沈奕,烈萤泓没有丝毫的停顿,他体内的真元依旧狂暴而出,手中的长剑剑势不止,依旧朝着沈奕狂斩而下。

    沈奕手中的长剑已被荡至面门前上方,此时眼看也不可能阻挡住这一剑,然而在怒啸声里,一条晶莹的水流随着他手中剑的震荡出现在他的身体前方。

    顺着这条水流,沈奕手中的剑骤然加速,将一招原本已经来不及实战的剑势完成。

    水流里出现了几道清晰的墨线。

    沈奕手中的墨玉长剑上的黑色突然显得更为深沉。

    烈萤泓的眉头微微一跳,此时他再度感受到了沈奕手中这柄剑本身散发出来的缠绕捆缚之力,但是他没有抗拒,只是任凭自己的剑势被吸引而去。

    他的剑势变得更快,再次毫无花巧的斩击在沈奕的剑上。

    两剑之中再次响起沉闷的震响。

    嗤嗤的劲气如箭矢四射,沈奕的掌心中溅射出数十滴鲜血,他手中的墨玉长剑上的黑色光泽也被全部震散。

    然而就在此时,水流里原先出现的几道墨线消失,却是变成了一片白光,这一片白光就像是形成了一道新的符文,震散的黑色光泽全部落在这片白光之中,重新凝聚在沈奕的剑身上。

    空气里再次响起荆棘刮刺血肉的声音。

    沈奕夹杂着痛楚的厉啸声再度响起。

    他的身体被震得再次滑退十余丈,身上更显得血肉模糊。

    然而他毕竟接住了这一剑,他手中的剑都没有被震得脱手。

    “这一剑很有意思。”

    净琉璃看着这样的画面,忍不住说了这一句。

    “沈家和白羊洞没有这样的剑式,这种剑符之意,应该是出自周家墨园的残卷。”澹台观剑静静的说道:“不过在那么短的时间里,竟然还能借助于先前剑胎上云水宫领悟的剑势,真的不错。”

    此时众多修行地师长观战的崖上也响起了一片惊呼声和低语声。

    许多人震惊于烈萤泓的实力,也震惊于沈奕竟然能够接住烈萤泓的这一剑。

    烈萤泓的眉头微微一皱,但眼中依旧没有多少特别的情绪产生。

    他的成长经历和绝大多数选生都不同,战斗…尤其是残酷的战斗,他经历得太多。

    即便对方表现得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但是他可以肯定对方已经接不住他的下一剑。

    沈奕咬牙用左手轻抚着右臂,他也已经可以肯定自己不可能接住对方的下一剑。

    然而就在此时,烈萤泓突然转身。

    他后方的溪面上,半空之中,突然响起了当的一声闷响,就像是有人突然敲响了一口黄铜大钟。

    烈萤泓的眼光剧烈的一闪,手中的长剑往上抬起。

    他身体周围的空气好像突然凝结,砰的一声,就像一个无形的大锤突然敲来。

    他的身体微微一晃,往后退了一步,朝着声音响起处望去。

    那处的溪水之中,有一条看上去十分疲惫的身影正在走来。

    “不管是什么人指使你对付沈奕,他给你多少好处,我给你翻倍。”

    一个异常熟悉的,听上去就极为财大气粗的声音,传入沈奕的耳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