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最新章节 第九十三章破环

第九十三章破环

    看着现身在虫阵外的青曜吟,澹台观剑的眼眸深处瞬间充满无数复杂的情绪。



    他知道青曜吟这十几年来一直居于这片密地里,然而这片位于摩天峰地底平原的密地极大,即便是他也并不清楚青曜吟具体居于何处,他也已经有十余年未曾见过青曜吟。



    修行者拥有比寻常人更长的寿元,然而十余年的时间,对于修行者而言也已经是很漫长的一段时间。



    净琉璃和澹台观剑不同,这样的剑会出自她之手,在此之前她自然早已见过这名隐居在这片密地里的师叔,只是她此刻眼眸中的情绪也同样复杂。



    因为她十分清楚,青曜吟按理绝对不会在这场剑会中露面。



    当青曜吟现身,她和澹台观剑上方高处的崖上许多人探出了身影。



    那些大多数前来观看剑会的各修行地师长,还有朝中的一些贵人,岷山剑宗自然会让他们看到这场剑会的全部过程,只是看到未必等于看清楚所有细节,所以他们所在的位置自然不能和净琉璃和澹台观剑相比。



    在他们置身的地方往下看去,无论是青曜吟还是丁宁,还是其余的考生,都像是蚂蚁般细小。



    若不是有时丁宁手中的末花残剑因为真元的灌注而猛然发亮,上方的这些人甚至很难看清他的用剑,那一只只皇虫在丁宁身边不断坠倒的画面便显得更为诡异。



    ……



    丁宁的用剑在净琉璃和澹台观剑眼中有种由生涩到越来越流畅之感,然而唯有丁宁自己才清楚,这种过程只是他刻意伪装出来。



    这种战阵中的冲杀,他拥有净琉璃和澹台观剑这样的修行者都难以想象的经验,只是不管有何等的经验,这种战阵中一刻都不得喘息的冲杀,对于体力和精神的消耗是极为巨大的。



    他的呼吸越来越灼热,胸肺之间热得似乎要燃烧起来,偏偏涌入胸腔的空气都带着极为粘稠的血腥味道,让人的呼吸变得更为艰难。



    然而丁宁的面容却依旧极为平静,他可以确定出现的人是青曜吟…哪怕青曜吟只是旁观,在体力彻底耗尽之前,他绝对会将剩余的这些皇虫全部杀死。



    所以他的出剑依旧冷静而完美,以极高的速率收割着周围涌上来的皇虫的生命。



    青曜吟的面容被纠结的须发彻底遮掩,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但是丁宁的每一剑刺出,他的目光都剧烈的闪动一下。



    在他的眼睛里,丁宁手中的剑似乎和丁宁的身体彻底分割了开来。



    在他的感觉里,似乎丁宁的喘息如何的艰难,丁宁的身体如何的疲惫,都和丁宁手中的这柄剑无关。



    他的眼神变得越来越不解,愤怒和惘然。



    皇虫的尸体堆积得越来越多。



    就连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他都看到面前的溪水变得青黄浑浊不堪。



    看着眼前变得越来越稀疏的皇虫,他越来越难以忍受。



    就放佛在呼应他的难以忍受一样,丁宁手中的末花残剑发出了当的一声震响。



    从空中掠下的一只皇虫在落地之时并没有落稳,身体剧烈的晃动着,以至于丁宁的这一剑并没有直接切入它下颌处的薄弱处,反而切在了坚硬的甲壳上。



    然而借助这一震之力,丁宁手中的这柄末花残剑反而顺着裂纹分开了数股,随着真元的平稳灌注,几股剑丝分别刺入了这只皇虫和前方另外两头皇虫的体内。



    这三头皇虫重创却并未死去,吃痛往后猛烈的跳跃出去,顷刻间砰砰连响,又是数头皇虫被撞得横飞倒地。



    “够了!”



    青曜吟终于彻底无法忍受,发出了一声厉声大喝。



    然而战斗还在继续。



    这些皇虫根本听不懂他的话语,而皇虫阵中的丁宁自然不可能停手,让自己身上平添许多窟窿。



    青曜吟眼瞳中的愤怒似乎要燃烧起来。



    他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手中出现了一枝鲜红色的短笛。



    随着他手指间真元的注入,这支鲜红色短笛周围的空气里出现了许多肉眼可见的波纹,似乎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然而在下一刻,所有的皇虫和玄霜虫骤然被冻结般僵住,紧接着身体都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然后所有还活着的皇虫开始如潮水般退却。



    它们的身形很高大,来时头部和背部高耸在荆棘丛外,然而此刻退却时却是身体畏惧的伏地,根本看不出有幽蓝色的光泽显露在外,只看到深红色的荆棘丛中形成了无数条波浪,往远处散开。



    所有的玄霜虫却并未动作。



    当所有皇虫退却之时,一股恐怖的剑意已经到了它们的上方。



    就像是一柄无形的大剑从上方狠狠的拍击了下来。



    地面猛烈的震颤了一下,它们身体里发出无数细微的破裂声,一团团破碎的血肉,从它们的口中涌出。



    除了丁宁手中提着的玄霜虫之外,所有剩余的玄霜虫全部死去。



    高处的崖上,那些细小如蚁的观剑会的修行者中,有许多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青曜吟在岷山剑宗中并不属于用剑的强者,然而即便如此,这一剑之威也已是世所罕见。



    “需要阻止他么?”



    看着青曜吟的出手,澹台观剑转头看着净琉璃凝重的问道。



    净琉璃没有任何犹豫的摇了摇头,道:“不需要。”



    丁宁剧烈喘息着走出皇虫的尸堆,随着他脚步的落下,溅起一片片粘稠的青黄色鲜血。



    “怎会如此?”



    看着登墙般跨上尸堆走出的丁宁的身影,青曜吟没有任何的自我介绍,只是愤怒的喝出了这一句,在声音未落之时,他的身影也已经出现在了丁宁的身前不远处。



    丁宁一时并没有回答青曜吟的话,只是一边剧烈的喘息着,一边揖手为礼。



    “七境之下任何品阶的修行者,哪怕是面对最低阶的修行者和剑师组成的军队,都有敌不过数百的道理。这是记录在许多修行典籍里的,就算你的师长没有教过你,你也肯定会在修行典籍里面看到,你难道连这基本的道理都不知道么?”青曜吟愤怒的看着丁宁,毫无停歇的说道:“我这些皇虫的数量数倍于数百,你为什么从一开始就不逃,反而想着要和这些皇虫战斗?难道你眼瞎了不成?即便是眼瞎了,你也可以轻易的感知出这些皇虫身周激荡的元气!”



    很多人都未必理解青曜吟此时的愤怒。



    尤其像青曜吟这样强大的传奇人物在愤怒时身上自然会流淌出许多种恐怖的气息,给一般修行者难以想象的压力。



    然而丁宁却只是看着他,平静的回答道:“这些异虫虽然像军队,但毕竟不是军队。”



    “什么叫像军队但毕竟不是军队。”



    青曜吟厉声道:“即便是虎狼骑,也不可能人人都是修行者。”



    丁宁喘匀了呼吸,摇了摇头,道:“和单独的战力无关,军队有种东西叫牺牲。”



    青曜吟微微一滞。



    丁宁接着说了下去,“这些异虫看来是出自您的手,平心而论,它们在战斗方式上已经无限接近于骑军和修行者的军队,然而它们毕竟只会正常手段的攻击,而不会主动的牺牲,但军队不一样,为了对某个强大的修行者造成致命的杀伤,可能军队会决然的发动某种军械,根本不顾围绕着那名修行者的上百名军人的生命,而那些围绕着修行者的军人,也会做出决然的牺牲。”



    这些道理青曜吟自然不可能不懂。



    除了丁宁的举例之外,他自己都甚至可以列举出无数为了围杀修行者而付出的牺牲。



    这些道理,他只是在一时的激怒之下没有想明白。



    他的怒火消隐了些。



    然后他直视着丁宁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即便你感觉这些皇虫和真正的军队有区别,有信心可以拼杀死所有这些皇虫…但关键在于,你一开始为什么会做这样的选择,你为什么要选择不杀玄霜虫而想要拼杀死所有这些皇虫?”



    “因为这是一个奇异的锁链。”



    丁宁微微抬起了头,也直视着他的眼睛,缓慢而清晰的说道:“进入这片荆棘海之前,耿刃前辈便和我们说明,这是一场会让我们重伤和极度疲惫的比试,而玄霜虫的力量不足以对许多选生造成威胁,恐怕并不能让很多选生负伤。”



    “玄霜虫原本便是在我们面前完成异变的变化之物,所以我便肯定,即便我乘着玄霜虫变化时逃离,或者留下来杀死所有的玄霜虫,肯定也会激发接下来的一环。”



    “这些玄霜虫可能会成为这些皇虫的食物,而这些皇虫又会发生异变或者成为接下来演变过程中的某一环节,最终我要面对的东西肯定足以令我极度的疲惫,甚至令我受严重的伤势,甚至可能让我退出这场比试。”



    “所以对于我而言,要想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就只能设法破掉其中的一环,唯有彻底破掉其中的一环,让一连串的锁链无法顺利的打开,我才有可能用最小的代价完成这场比试。”



    在丁宁缓慢而清晰的述说之中,青曜吟越来越震惊,越来越沉默。



    “你的做法是对的。”



    在足足沉默了数十息的时间之后,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丁宁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