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最新章节 第九十二章惊动

第九十二章惊动

    丁宁紧贴着这只无头皇虫的身体转身。+

    他的转身带动了这只无头皇虫的身体,使得这只无头皇虫的身体就像一面盾牌挡住了他的身体一侧。

    与此同时,他手中的末花残剑以惊人的速度在他身前的一只皇虫的眼角连扎三剑。

    然而这只皇虫却并未马上死去,它的伤口处和口中狂喷着青黄色的鲜血,身体放佛不受自己控制般乱晃和乱撞着。

    最靠近它的一只皇虫身体微微失衡,在接下来的一瞬间,便变成了真正的失衡,因为丁宁手中的剑已经切入了它的后肢根部,直接将这条后肢卸了下来。

    这只变成单肢的皇虫已一种诡异的受惊姿态倾斜着弹跳起来,身体和数只皇虫猛烈的撞击,发出了一种类似于核桃碎裂的声音。

    “他的确真正懂得用剑。”

    净琉璃沉冷的看着在尘浪中冲杀的丁宁,说了这一句,然后又觉得不够贴切,补充了一句,“他真正懂得战斗。”

    澹台观剑依旧沉默不语。

    在接下来只是数个呼吸之后,他的眉头突然微微挑起。

    啪的一声轻响在丁宁此时的背上响起。

    此时他自然不可能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听清楚这样的声音,然而他的视线却第一时间捕捉到了丁宁背上爆开的一团尘雾,以及带着一些鲜血弹出的一块尖锐石块。

    丁宁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然而身体的微微前倾,却是使得他的一刺掠微偏离了最初的方向,在落向前方一只皇虫的颈间时,刺到了这只皇虫颈间的甲壳上。

    末花剑的剑身上涌出细白色的亮光,依旧强横的继续向前,直接洞穿了甲壳刺入这只皇虫的血肉。

    然而只是这样细微的差别,丁宁的腰侧便又带出了一缕血光。

    两道幽蓝色的光焰擦过他的身体,丁宁的身体化为一道流光往侧前方疾掠,顷刻间又有三只皇虫身上涌出青黄色的鲜血。

    真正的用剑便是指能够利用剑招最有效率的杀人,人数很少的战斗和身陷于军队中的战斗又有很大的区别。

    澹台观剑很清楚方才净琉璃所说的两句话之间有什么样的分别,丁宁冲入这些皇虫的阵中之后,采取的便是最节省真元的近身战斗方式,重创对手而不直接杀死对手,这也是最有战斗经验的修行者在陷入军队之中时常用的手段。

    遭受重创的对手临死前身体一些无意识的反应,便会扰乱围攻的阵型,给他赢得一些活动的空间。

    然而这些皇虫的数量太多,澹台观剑觉得即便是自己,在将修为压制得和丁宁一样,他都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才有可能将这些皇虫杀光。

    尤为关键的是,决定这种拼杀最后结果的,还有很多不可知的因素,或者说是运气的成分。

    很多强大的修行者战死在战阵中,并非是因为真元耗尽,往往是踩中了尘土中折断的兵刃的锋面,或者是被一些东西绊到,甚至因为自己的速度太快,身体和一些碎裂的铠甲或者战车的尖锐处擦到。

    修行者的感知会尽可能的注意到身周一切活动的物事,然而在这样混乱而快速的战斗中,却不可能注意到身周一切细微的死物。

    坠落于尘土中的断裂兵器,金属碎片,甚至一些尖锐的石块,一些植物的根茎,在一些时候都有可能会成为最致命的威胁。

    就如方才,击中丁宁背部的,只是一只皇虫的双肢砸落在地后,近距离溅起的一块尖锐石头。

    丁宁已经展现出他惊人的意志力,做出了最为完美的应对,然而他依旧受了些伤。

    而这样的意外,在一场这样的战斗里,还会很多。

    “他越来越快了。”

    然而就在这时,净琉璃却再次出声,她肃冷的声音里充满了凝重,“或者说越来越熟练。”

    澹台观剑在这一瞬间如受电击,担心则乱,他没有第一时间和净琉璃一起发现这个事实——虽然丁宁此时背上被尖锐的石块刺出了一个血口,腰侧也留下了两条长长的血痕,鲜血不断的从中渗出,然而丁宁挥剑斩杀这些皇虫的速度,却反而比之前略微快了一线。

    这种细微的差距虽然也只有他们这种级别的修行者才能感觉出来,然而这却是的的确确在发生着的事情。

    丁宁此刻的表现已经像那些身经百战的军中修行者一样,然而这种细微的改变却提醒着澹台观剑,丁宁还在经历着生疏到熟练的过程。

    生疏时便已经如此,那越来越为熟练…他在这种阵中的出剑斩杀会到何种的程度?

    澹台观剑的脸色都开始慢慢变得苍白起来。

    “我现在的心情很难用言语形容。”

    净琉璃转过身来,看着他,毫不避讳的说道:“我在他这样的修为时,最多只可能做到像他现在这样,但现在只是他还不够纯熟的表现,他的出剑还在变得越来越快和越来越随意自如。所以我现在就像是亲眼看到了我被超越的过程。”

    澹台观剑看着神容复杂的净琉璃,口中都觉得有些干涩起来。

    设身处地,他可以明白净琉璃此刻的心情。

    净琉璃是整个长陵,乃至整个大秦王朝资质最佳的修行天才,自从她开始修行,便一直被所有的年轻才俊追赶,即便是安抱石也最多和她并肩,从未有人能够超越她。

    然而现在,她却亲眼看到了有人在用剑战斗方面超越她的过程。

    澹台观剑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似乎这样才能去除他口中的干涩味道,然后他也看着净琉璃,认真的说道:“我的心情也很难用言语形容,因为照这样下去…他的用剑很有可能达到遂心如意,甚至任何意外因素都无法影响他的地步。那种闲庭信步,临身的敌人皆挥剑即杀的境界,即便是在我大秦灭三朝的那些年里,也只有极少数的强者才能做到。”

    净琉璃转身望向尘浪里若隐若现的丁宁。

    从她提醒澹台观剑丁宁正在越来越快这个事实到两个人结束对话,丁宁的身体虽然看上去更显脏污,然而却连一点新伤都没有带上。

    他身体周围的尘浪反而越来越稀薄,因为他身周地上已经倒满了皇虫的尸体。

    这些皇虫体内流淌出来的青黄色鲜血将尘土变成粘稠的泥浆。

    不断飞掠冲刺下来的皇虫在落空的同时,后肢上两道幽蓝色的晶光往往洞穿的是一些重伤未死的皇虫的身体,然后带出更多黏稠的鲜血和破碎的血肉。

    这些皇虫的破碎躯体上的碎裂甲壳边缘都十分锋利,尤其后肢上更是长满一柄柄弯刀般的刺刃,修行者的血肉只要撞及必定被割出恐怖的血口,然而此刻丁宁的脚步奔行虽然依旧迅疾,但脚下却似乎生着眼睛一样,每一步落下都是准确无误的踏在安全之地。

    在他的冲杀之下,这些皇虫形成的包围圈都在慢慢瓦解。

    在他身体十余丈范围之内的皇虫尸体越堆越高,放佛在建造一圈幽蓝色的城墙。

    那些深红色的玄霜虫此时已经彻底团聚在一起,在溪岸边堆砌成了一个圆形的肉球,它们在久久没有等待到死亡的降临之后,依旧满心恐惧,然而却也忍不住开始抬起头来,想要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就在此时,远处的溪水中也有一股气息被丁宁的表现所震动。

    溪水震颤得越来越快,水纹越来越密,最终互相撞击得甚至形成了一颗颗跳跃起来的水珠。

    这些跳跃起来的水珠又被一道笔直的力量从中分开。

    就像是有一柄无形的大剑笔直的穿过溪面。

    这道笔直的力量的后方,水雾里,溪面上,突然出现一个个的脚印。

    脚印的上方,隐约显现出一道青色的身影。

    只是因为这道青色的身影速度太快,在连续出现了数十个脚印之后,最后方水面上的脚印才消失,所以根本在他前行之时,根本不可能看清他的具体面目,只依稀可以辨别,这似乎是一名胡须很长的男子。

    这道青色身影在距离围绕着丁宁的皇虫阵外百丈之处停顿下来,然后身周劲气四溢,将溪岸两侧的深红色荆棘纷纷绞碎,变成纷纷扬扬的深红色尘雾,然后这道身影慢慢显露出真容。

    这是一名身上的青玉色袍服十分破烂,须发都绞结在一起的男子,就像是一个久居深山,不和外界接触的土人。

    所以他只有可能是这片牧场的主人,已经在岷山剑宗这片密地里十余年不出的青曜吟。

    (大家新年快乐~~~~新年万事如意~~~阖家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