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最新章节 第八十五章到底是谁

第八十五章到底是谁

    岷山剑宗的人很实在,不会故弄玄虚,所以不需要耿刃言明,所有人都知道最终比试前的一关便应该在这座青色的殿宇里。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

    谢长胜看着这座青色殿宇,越来越觉得肚子上的肌肤寒冷,好像真的被剑锋刺入一般,他咬了咬牙,转头看着耿刃问道。

    耿刃摇了摇头,正色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我不能提前说明,但我方才已经对你们说过,你们进去之后应该会很疲惫,会受伤,或许会被刺上很多剑,所以你们有选择放弃的权利。”

    谢长胜暴怒:“放个屁!好不容易到了此处,你让我们放弃?你知不知道我花了多少银两才得了这剑会的名额?”

    张仪无奈的看着谢长胜,轻声道:“先生也是一番好意。”

    耿刃却是毫不生气的微微一笑,道:“无妨,花银两买到的名额,能到此处吃一碗我做的饭菜,的确不容易。”

    谢长胜怒道:“何止一碗,我吃了四碗!”

    耿刃看了一眼他鼓起的肚子,摇了摇头,道:“那你可要小心些,不然被刺穿了,可是饭菜流一地,今后恐怕你很难有食欲。”

    谢长胜的胸膛剧烈起伏着,“身为一名前辈,故意恐吓:长:风,不无聊么?”

    “这是一名长者的诚恳建议。”耿刃认真的看着他,缓声道:“有些修行者真的有会好不容易饱餐一顿之后,结果腹部被刺穿的经历…那种场面,即便真不怕死,也真的会影响食欲,甚至过了十余年,在吃东西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想到那样的场面,尤其是你吃的东西原本不怎么好看,结果又从你腹中流淌出来之后。”

    谢长胜骤然僵住。

    耿刃的这句话语气依旧平淡,但是他却听出了内里深层次的意味。

    没有亲眼见过那副画面的人,绝对不会用这样平静和真诚的语气叙述。

    无论是谁,在原本极度困苦的情况下被刺穿腹部,然后依旧能撑着杀敌,最终活下来,都很了不起。

    浑身冷僵了数息的时间过后,谢长胜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耿刃微微躬身,沉声道:“我佩服你。”

    耿刃看了他一眼,似乎觉得他这么说才是真正的无聊。

    “先生。”

    张仪犹豫了一下,说道。他看着耿刃的眼神也更为尊敬。

    耿刃看着他,“嗯?”

    张仪点了点那青色殿宇,问道:“我们什么时候进入那座殿宇?进出那座殿宇,有没有什么要求?”

    “其实我都不知道那座殿宇里面到底有什么布置。”

    耿刃温和的看着张仪,缓慢而清晰的说道:“我只负责让你们一个接一个的进去,但我可以保证那里面的布置应该对你们每个人而言绝对的公平。至于进入的时间,就在吃过我的饭菜后一炷香的时间,所以你们已经只有少许的准备时间。”

    “如果真按先生所言,若是我们进去之后都受了严重的伤势,而我们还要等后面来人再进行接下来的比试,会不会不公平?”张仪又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

    “或许是受伤流血的时间更多,或许你们会多赢得一些处理伤势的时间。”耿刃平和的说道:“具体如何,归根结底还是看个人的能力。”

    话已经说得足够清楚,张仪甚至隐隐觉得,如果不是耿刃对丁宁足够欣赏,他绝对不会讲得这么细致。

    “进和退的选择虽然很难,但什么时候进,什么时候要退,真的需要好好考虑和把握。”然而耿刃却是还看着丁宁说了这一句。

    丁宁看着他,平静说道:“我选择进。”

    耿刃便不再多言,安静的看着丁宁等人来时的道路。

    山谷静谧,有脚步声的回音隐隐传来,片刻之后,一条白色的身影出现在棚屋内众人的视线之中。

    接下来完成选剑,跟上丁宁等人的,又是叶浩然。

    丁宁平静的注视着缓步而来的叶浩然,叶浩然手中提着的依旧是他那柄寒螭剑,身上看不到其它的佩剑,他花在剑谷里的时间也并不长,即便是挑选了什么剑,也一定是很细小的短剑。

    耿刃便在此时微微抬头,对着丁宁众人摆了摆手,道:“去吧.”

    进殿时间已至,丁宁站了起来,只是和之前不同,在动步之前,他却是看着所有人,认真道:“保重。”

    “师弟,耿先生都说了要知进退,若是实在不行,一定不要强求。”张仪骤然紧张起来,他又犹豫了一下,说道:“一定要活着出殿。”

    “任何优秀修行者都是圣上的宝贵财产,只是这样的通过环节,并非是最后一对一的较量,哪怕受伤难免,岷山剑宗应该也不会让我们轻易死去。”

    丁宁摇了摇头,道:“我只是让你们要记得你们已经中了七叶散,要记住只用七分力,还有你们即便不想放弃,也要注意自己的伤势,不要让伤势有可能影响到今后的修行。”

    张仪很想说你也是一样,然而看着丁宁发根处的点点白意,看着丁宁肌肤下甚至隐隐透出的霞光般的光彩,他这句话却是怎么都说不出口。

    丁宁转过身去,朝着青色大殿行去。

    他此时其实真正想说的是,你们真的不需要勉强,因为我真的不是很需要你们的帮忙,然而他十分清楚,有些时候朋友不会想自己的帮助有没有意义,而是会想尽可能的出自己的一份力。就如元武皇帝登基前那三年的腥风血雨里,有些人明知道自己做的并没有太大意义,但还是会去做。

    这种时刻,最好的便是接受,而不是拒绝。

    没有走多长的时间,丁宁等人便来到了青色大殿的面前。

    十数级石阶通向紧闭着的青色石门,石阶和石门上,都覆盖着厚厚的青苔。

    当丁宁踏上第一级石阶之时,两人多高的青色石门便徐徐的自然开启。

    一蓬水雾涌出,润湿了丁宁的脸庞。

    内里无数杂乱的声音陡然变得清晰,就像是里面有一条瀑布,撞击着无数高低不同的山石和植物,发出各种水声。

    一片漆黑,没有光亮透出,且水雾深重,根本看不清内里的具体景物。

    丁宁没有停留,静静的走到了门口。

    里面似乎有一条很长的通道,许多水线从上方连绵不断的淋洒下来。

    “感知不出来,所以总是要进去之后才知道到底是什么布置,我第一个进去。”

    丁宁转身对着谢长胜等人轻声的说了这一句,然后便直接走入了前方的黑暗里。

    谢长胜张了张嘴,还未来得及出声,丁宁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我第二个进去。”

    这种感觉让谢长胜有些不舒服,虽然自从听到耿刃对于这青色大殿的解释后,他一直有种肚子上肌肤不断发冷的感觉,但是这个时候他还是抢先了一步,抢在张仪和沈奕之前,踏入了前方的水雾。

    “我…!”

    在他想来,前方的地面最多是有些湿滑,踏足之下要小心一些而已,然而令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他一步踏下,身体就已经失去了平衡,整个身体直接栽倒,跌落!

    脚下竟然一片空虚。

    外面看起来有的通道,竟然根本就不存在。

    无数水珠和噪杂的声音冲击在他的身上,呼啸的风声如无数双冷手从他的肌肤上划过,体内的鲜血如同潮汐一般一**冲到脑部,就像是要将天灵掀开。

    任何一种感觉,都在提醒着谢长胜,他在真实的飞坠,完全就像是从一条瀑布的顶端,在朝着瀑布下方的深潭飞坠。

    难道不会直接摔死么?

    若下方真是深潭激流,谁能保证公平,难道不是运气好一些的不撞山石,运气差的便要直接重伤么?

    谢长胜在初时的一滞之后,便想要愤怒的叫喊出声,到底是哪个这么变-态布置了这样的比试环节。

    然而他没有能够喊出一个字。

    “咚”的一声!

    此时他已经坠于一片硬物之上,剧烈的痛楚感和气血的冲击,让他差点直接吐出来。

    “唰!”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一条粘滑的小鱼,在这片硬物上急速的下滑,底部的水声似乎很近,但是却始终没有撞击到水面。

    “啊!”

    他的愤怒终于被遏制不住的恐惧彻底占据,一声骇然的惊呼声从他的口中喷薄而出。

    当这声骇然的惊呼声响起之时,他的眼前已经出现了一道耀眼的亮光。

    “噗!”

    他感觉到自己随着一股气流和水雾从光亮处喷飞了出来。

    接下来的一刹那,外面一片耀眼夺目。

    又是砰的一声,他又坠-落在实地,只震得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

    阳光洒落溪流畔的荆棘从中,深红色的荆棘丛到达人齐腰的高度,随风如深红色潮水般缓缓涌动。

    谢长胜咳嗽着,又不断倒抽着冷气,从荆棘丛中艰难的爬起。

    在数个呼吸之后,身上被荆棘的利刺刺出许多细小伤口的谢长胜终于看清楚了自己所在的环境,接着下一瞬间,他无比愤怒的咆哮了起来,“到底是谁这么变-态,到底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