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五十七章不速之客

第五十七章不速之客

    国不可以一日无主,皇宫里不可一日无君。

    任何的御驾亲征,一般在回朝时都会尽可能的快。

    闲看路花,那是闲人做的事情。

    君王从不闲。

    然而大楚王朝的御驾行伍在宛城便停留了下来。

    宛城原先属于韩地,是韩王朝被灭时,大楚王朝瓜分到的一块疆域,宛城和鹿山只隔数个城郭,不过百里路程,自然也属于边城,而且并非屯兵积粮的重城。

    在这样的地方多做停留,并非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然而几乎所有这御驾行伍里的人都知道为什么。

    楚帝真正的油尽灯枯了。

    很多人都知道,这位在位时间最长的帝王的身体早就有了问题,随着鹿山盟会的开始,随着鹿山剧烈的天地元气的波动,到最后数位宗师的陨落,他的精气神也似乎彻底消耗殆尽,体内的沉疴也尽数爆发。

    楚帝在外的名声并不好,好色平庸,不喜朝政,只是跟随了他许多年的老臣都清楚他的低调平和,甚至昏庸只是他为人的手段。

    他的看不见和不管,很多时候只是宽容和放手。

    所以在大楚王朝没有任何人轻视他,甚至都没有多少人反对他。

    可以批评他,可以鄙视他,但却又尊敬他。

    宛城的行宫是早在楚帝来时便建造完成的。

    行宫里的龙床上,楚帝靠在软榻上,目光想要凝聚,但却偏偏有些涣散,所以他的面容平静,却又不由得有些无奈和感怀。

    赵香妃低头看着他,握着他的双手。

    “我以为你至少可以坚持回到皇城。”

    她缓慢的说道:“我没想到这么快。”

    楚帝感受着她双手的柔软和温度,微微一笑。道:“我也没有想到这么快,谁会想到在神女峰会遇到墨守城。”

    赵香妃沉默不语,她的双手却是开始微微用力,一节节指节开始亮了起来。

    “不要这么做。”楚帝摇了摇头。

    赵香妃有些固执的摇了摇头,看着他说道:“战死在征战的路途上,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死在鹿山回去的路上……对你的名声却太过不好,我不想听到后世的人说,你是被元武皇帝一剑平山吓破了胆子,以至于旧疾复发。撑不到都城便归天了。虽然你和我的名声从未好过,但我不想让你离开时再多背负这样的名声。”

    “这也没有什么关系。”楚帝再次摇了摇头,看着她说道:“我只想要你熬着。”

    “熬着?”赵香妃不明白他的意思。

    楚帝点了点头:“今后的治国,你只需要熬着…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熬着,哪怕吃再大的亏,你也熬着。”

    赵香妃依旧不理解,问道:“为什么?”

    “因为这可以让我们大楚比大燕和大齐存在的时间更长。”楚帝微笑起来,道:“或许能够熬死大秦也不一定。”

    赵香妃看着他原本还想再说什么。但是她感觉到了什么,柔软的双手变得僵硬起来。

    楚帝疲惫的笑了笑,道:“无论你将来在楚人的眼里,史官的眼里成为什么样的人。我将大楚交给你,我很放心。”

    说完这一句,他缓缓闭上了眼睛,宛如疲倦熟睡过去。

    赵香妃握着他的手。看了他许久,说道:“陛下放心,我会做好。”

    然后。她站了起来,转身往外走去。

    “陛下驾崩了。”

    她的声音在清冷的行宫里响起,然后化成这深春里的又一道惊雷。

    “陛下驾崩!”

    一声声的传令声和悲声响起。

    她的身影如雕像凝固在这行宫的廊檐下,面色如玉,却是始终未见伤悲。

    并非不悲,只是对于很多人而言,人生哪里有时间可供伤悲。

    ……

    楚帝王崩于途中。

    对于长陵,元武十二年春深尽处,当这个消息传入大街小巷时,长陵最为尊贵的女主人回到了长陵,回到了属于她的后宫之中。

    当她的身影出现在两侧都是兵俑的石道上时,扶苏已经在石道上候着。

    看着欣喜行礼的扶苏,她完美的双瞳中有溺爱的神色,但是很快变成绝对的平静。

    “你不能再参加岷山剑会了。”

    她看着扶苏,说道。

    扶苏身体微微一颤,面色骤然苍白了起来,问道:“母后,为什么?”

    “我知道友情对你很重要,我也知道我应允过你让你参加岷山剑会。”

    皇后温和的看着他,说道:“应允你参加岷山剑会,就是让你可以在宫外自由行走,但是你的身份已经不同。”

    扶苏呆了呆。

    “因为鹿山盟会没有意外。”

    皇后抬起头,看着长陵远处,轻声道:“所以你很快会成为太子…一名皇子在外行走不算什么,但是一名刚立的太子,却是不能。”

    “太子去参加这样的剑会,礼数不合。而且我已不能再给你很多玩的时间…你有很多的东西要学,有很多事要做。”

    “我想你应该明白。”

    听着这些话语,扶苏的头垂了下来。

    他明白这些道理,但是他却是止不住的难过。

    “我知道你有些难过,但只要那名酒铺少年足够出色,你们自然还有交往的机会。”

    皇后似是看穿了他心中所想,声音柔和了许多:“那少年在巫山表现得不错,我很满意,自然会有重赏。”

    听到她的这句话,扶苏的眼睛却是骤然亮起,他高兴了起来,为好友的遭遇而感到高兴。

    “多谢母后。”

    在他看来,既然连她都开口说“重赏”,这赏赐自然极重,极重的赏赐,或许便可以确保丁宁能够顺利通过岷山剑会,进入岷山剑宗修行。

    只是他却不知道。一个人有很多个方面,像她这样尊贵的长陵女主人处理一件事情也往往会分成很多个方面。

    赏赐却只是其中一个方面。

    ……

    ……

    “竟然这么穷奢极欲,连一扇窗棂上也雕了这么多花,不过劈柴烧倒比门板合适,正好省些力气。”

    “这可是铁桦木,劈起来可是没那么容易的。”

    一名持着劈柴刀的粗衣汉子疑惑的看着地上好端端只是多了几个印记的木窗棂,抬起头来,不能置信的对着出声提醒他的丁宁说道:“这木头怎能硬到这地步?”

    “丢在水里都会沉,当然硬。”

    丁宁微微一笑,道:“要想劈来当柴烧。却是要找把大斧才行,这一把柴刀恐怕是要劈到明天早上去。”

    “呸!一扇窗棂都这么讲究,这样硬的木头雕出这样的花纹,得要多少的功夫?这么多花花哨哨,白浪费多少银子?”

    手持柴刀的粗衣汉子吐了口唾沫,将裤腰带里一插,却是不再想浪费丝毫力气在这扇窗棂上,同时鄙夷道:“怪不得这楚朝占了我们那么大便宜,九年之后反而打不过我们。反而割了一大片地给我们。”

    丁宁笑了笑,不再多说,顺着此时这名粗衣汉子的目光望去,是一片庭院。

    这片庭院占地极大。楼宇重重,原先想必是华美之极,然而此时一眼扫去,却是屋瓦残破。不仅里面的楼宇被拆得不成样子,就连高墙上都被砸了许多污迹,拆了许多大洞出来。

    丁宁的身侧跟着沈奕。

    透过墙上的大洞看着这片庭院内破败的景象。沈奕此时忍不住也叹了一声:“想不到只是数日的时间,骊陵君府就变成了如此模样。”

    没有人知道大浮水牢最深处的那场谈话。

    然而一切却都应了那名大秦历史上最强的军师的话。

    当狂欢的气氛在长陵的街巷肆意蔓延,许多人却不可避免的想到了仇恨。

    一开始许多在和大楚的战斗中失去了亲人的长陵人只是将手中能够随便抓取到的东西愤怒的砸向骊陵君府的院墙。

    但当越来越多的人聚集,这样的愤怒却难以控制,化成了狂潮。

    只是第一日,院墙和院门便破了,许多贵重物事被哄抢一空。

    到了第二日,一些家俬摆设被哄抢一空。

    到了第三日,却是连名贵的草木和一些有用的木材都被取走。

    第三日夜间开始,甚至连一些石材和房屋梁柱都被用绳索拉倒,拖走。

    此时长陵的许多街巷里,到处可见骊陵君府的零散物件。

    曾经也算是在长陵蔚为传奇的骊陵君府,就在这数日的时间里,变成了废墟。

    在第一日骊陵君府生变的时候,丁宁便到现场看过热闹,和他料想的一样,骊陵君府留守的那些人在见情形无法控制之下,便已经将一切对于修行者或者对于朝堂有价值的东西带走的带走,毁去的毁去。

    他所能做的,只是看看还有没有留下什么对他有价值的,可以让他获得一些讯息的线索。

    于细微之处得线索,对于整个偌大的骊陵君府而言,数天的时间,自然还不够。

    和许多每次进入残破的骊陵君府都分外满足的长陵人一样,丁宁也再次进入骊陵君府。

    裤腰带上斜插着柴刀的破落户汉子分外满足的徜徉在无人管的骊陵君府里,跟着他在一处墙洞走进骊陵君府的丁宁和沈奕走向深处一座塌了一半的楼宇。

    此时,李云睿也正从另外一处,走入骊陵君府。

    (还是有些急促,这章原本可以写得更好,可是自己心急急促了一点,感觉还是没有写到自己能够做到的味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