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五十三章元武十二年春

第五十三章元武十二年春

    紊乱的天地元气在鹿山之巅四撞飞散,发出如巨钟敲响般的震鸣声,似要响彻整个天下。

    元武皇帝面容有些苍白的负手而立,双手不住的颤抖,有鲜血从他的指尖滴落。

    不停的竭尽全力这世间这些大宗师相抗,此时他已经疲惫到了极点。

    然而他感觉到自己的每一个呼吸都是异常的甜美,一种从未有过的强大感觉,随着呼吸不断充盈在他的体内。

    “江山大地皆在脚下,今后还有谁能和寡人并高?”

    他傲然的抬起头,看着远处的江山,在心中缓缓的说道。

    鹿山上草木几乎尽折,山壁上被雨水和天地元气冲出了许多沟壑,流淌的水流里有丝丝缕缕的血迹。

    山间驻扎的所有大秦王朝的军队看着紊乱的天地元气消失,看着明媚的天光散落,再看到那条负手而立的明黄色身影,即便他们的身周落满了残破的军械和血肉的残肢,这一时刻,他们还是忍不住齐声呼喝了起来。

    “吾皇万岁!”

    “吾皇万岁万万岁!”

    ……

    在这样的呼声里,燕帝的脸色难看至极,他不发一眼,转身离开。

    齐帝呆了许久,然后他长叹了一声。

    他心中很悲戚,但是他同时发现,自己也很佩服元武。

    韩辰帝粪车出逃,在关外躲避大秦王朝的修行者十余年…

    晏婴半步八境,不惜身死也要引动最后杀局…

    宋潮生早在魏王朝覆灭之前便因秦人之计而家破人亡,目睹国破而无可奈何,泪洒如潮…

    郭东将一心想要为友复仇,虽疯癫却隐忍十余年…

    这些大宗师恐怕时刻都想杀死元武皇帝,苦苦等待、谋划了十余年,终于风云会聚,得到了一个极有可能杀死元武皇帝的机会。然而却依旧败于元武皇帝手下。

    再加上先前的李裁天和方饷,鹿山一役之后,天下间能和元武皇帝抗手,有可能追赶上他修为的大宗师都快消失得干净。

    元武皇帝强的,又岂是修为?

    “原来叶新荷…也是圣上的一颗棋子。”

    黄真卫和不断席卷身体的强烈睡意对抗,他努力的睁着眼睛,震撼和真正敬仰的看着身前天光沐浴里的元武皇帝。

    让这一个杀局,实则是诱杀之局最终形成的所有人里面,叶新荷自然是一颗最重要的棋子,但是这颗棋子在元武皇帝登基之前就埋下。一直埋了这么多年…就连黄真卫都根本不知道叶新荷的剑原来能够为元武皇帝所用。

    骊陵君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楚帝的身体已经差到了极点,以楚帝的修为,方才心情激荡之下便咳出一口血,便足以让任何人明白楚帝的时日已然无多,他很快就会成为大楚王朝的新君。

    只是元武皇帝这样的手段,鹿山盟会不仅收复阳山郡,将边境推进百里,而且还设下如此大局,令诸多对他有威胁的大宗师都尽数陨落。即便大楚王朝今后所有人都不质疑他和赵香妃。对他也无比的拥戴,他也是感到恐惧,没有丝毫信心。

    他身旁的楚帝凝视着元武皇帝的身影,不知为何。面容却是反而变得越来越平静,最终变得若有所思。

    他的这份平静甚至引起了元武皇帝的注意,令元武皇帝将目光再次投到这位即将落幕的老人身上。

    看着元武皇帝眼眸深处的那抹强大与满足的神色,这位老人突然微微一笑。

    元武皇帝更加不解。在他想来,大楚王朝应是这场盛会中吃亏最大的,所以他无法理解楚帝此时的情绪。

    ……

    “恭喜皇子。”

    墨守城听着前方鹿山响起的山呼万岁的声音。感慨的转过头来,看着扶苏真挚的说道。

    扶苏此时还处在巨大的震撼而带来的些微眩晕之中,一时都未能马上明白墨守城这句话的意思。

    但是心中冰冷的丁宁很清楚。

    鹿山会盟之后,大秦王朝将一跃成为这世间最强的王朝。

    扶苏自然会成为这世间最强王朝的太子。

    一切都似乎在郑袖和元武皇帝的掌控下行走。

    丁宁仿佛不敢正面鹿山上的无上威严一样,缓缓侧转过身体,他的目光首先落在了那一道分外绵长,好像可以将整个鹿山都圈进去的剑光发出的山头上。

    那是相思剑。

    世上没有哪一种情绪有相思来得缠绵悱恻而又难以理解,又是千山万水难阻,千丝万缕,难舍难断。

    巴山剑场另外一门绝世剑经,也被元武皇帝御座之下两名宰相之一的李相参悟了出来。

    厉轻侯和那道卷宗的无名道人虽强,但比起这李相,终于还是弱了一线,方才再不走,可能便也永远走不脱了。

    丁宁的目光再落在叶新荷坠落的山谷。

    此时那山谷里浓烟弥漫,这些大宗师召来的天地元气的对撞,令山谷里的地面都下陷了数尺,但是丁宁也可以肯定,以方才叶新荷的伤势,叶新荷坠落之后并不会死。

    “叶新荷!”

    丁宁再次闭上了眼睛,在心里用尽全身的力气喝出这个名字。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梧桐落酒铺里的那面墙。

    那墙上的空处,有一朵硕大的花朵在妖异的绽放。

    ……

    当他在鹿山之外闭着眼睛想起梧桐落酒铺的那面画墙时,很多人在长陵城里安静等待。

    小小庭院里,长孙浅雪在蒸着糯米。

    她的手指似乎比糯米还要晶莹洁白。

    春风如剪刀,裁出了长陵满树的绿叶,也温柔的卷入庭院,不时轻轻掀起门帘。

    看着偶尔在门帘后显露一丝的那面画墙,想到这面墙里蕴含的一些意思,长孙浅雪清冷的眼眉间突然有了些燥意。

    她有些恼火的不再去看火,任凭灶堂里的火焰熄灭。

    她确信就算丁宁在鹿山或者巫山出了意外,她也依旧要留在长陵,等着能够杀死郑袖和元武的那一天。

    但是她也可以肯定,没有了丁宁,她会一切都不习惯。

    “你为什么要死。”

    “你为什么会死!”

    她没来由的又想到了那人,眼眸里升腾起恨怒交加的情绪,睫毛不住的轻颤。

    距离她不远的另外一个小院里,张仪也在烧水。

    他看着灶膛里的干柴,神情却是非常的专注。

    每塞数根干柴入灶,有数缕天地元气便从他之间飞出,落入干柴下方红炭之中。

    干柴瞬间便燃得异常猛烈,只是片刻时间,水锅里便汩汩作响,白汽翻腾。

    他并指为剑,双指一掠,锅里微沸的水便像一条晶莹长蛇飞卷出来,落入一侧的大木澡桶里。

    他加了些冷水,试了试水温,又在水锅里加了些水备着,这才对着院里喊了一声:“小师弟,可以带洞主来洗了。”

    沈奕扶着薛忘虚徐徐的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看着沈奕将薛忘虚扶入澡桶,并用一块老丝瓜茎开始帮薛忘虚擦背,张仪放下心来,开始用热水泡着薛忘虚换洗下来的衣物,开始揉|搓洗涤。

    做这些事情时,张仪便像个在梧桐落生活了许久的寻常市井少年,他已经完全忘记自己一开始在这里是何等的拘束,连呼喊都不敢大声。

    但是当喊“小师弟”的时候,他又不由得想起了丁宁。

    在沈奕未入门之前,丁宁才是白羊洞的小师弟。

    薛忘虚生活在这梧桐落中,似乎每一天都很平静和享受,但他知道,薛忘虚的身体越来越不容乐观。

    “也不知道丁宁师弟现在在哪里,不知道是否平安。”

    他看着氤氲的热气,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明明知道,但还是忍不住探询般的看着沈奕和薛忘虚,道:“今天鹿山会盟便应该结束了吧?”

    “鹿山会盟的正日就是今日。”

    沈奕透着蒙蒙的白色水雾看着张仪,认真说道:“丁宁师兄比谁都看得清时务,只是远远的看着,当然不会有什么危险,过了今天,就应该返程回来,准备参加岷山剑会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沈奕自己心里也没有底气,万一鹿山盟会上出现了些什么变故呢?万一圣上和三朝谈判,没有占到丝毫便宜,反而有了些什么意外呢?

    张仪轻嗯了一声,似是赞同沈奕的说法,但是他的心里也没有底。

    薛忘虚自然比这些年轻人更加明白什么叫做世事无常,他淡然的微微一笑,道:“两个痴儿,担不担心有何用,我都等得及,难道你们等不得。”

    张仪和沈奕便不再说话。

    元武十二年的这个春里,大秦军队收复阳山郡的消息和元武皇帝在鹿山一剑平山的消息还都未来得及传到长陵。

    整个长陵在等待中,便都显得格外的沉重,有些烦躁,有些不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