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四十七章悲声

第四十七章悲声

    元武皇帝早些年修的是破凰剑经。

    “凰”是传说中的王者瑞兽,同时在传说里也拥有近乎永远不死的生命力。

    破凰剑经名字里的“破凰”二字,意思便是连“凰”都可以一剑杀死,由此可以想象这样的剑经拥有什么样的破坏力的杀意。

    这种剑经的剑势也是分外的堂堂正正,现在大秦王朝很多剑师都是走纯正光明之道,很大程度也是对于大秦这位有史以来最强的帝王的崇拜。

    只是元武皇帝在登基之后不久便闭关修行,这十余年间没有人真正的见过他出剑,所以在他突破八境之后,主修的是否还是破凰剑经,已经没有人知晓。

    ……

    一柄明黄色的如玉长剑出现在元武皇帝的手里。

    然后他异常简单的平直一剑朝着将晏婴笼罩于内的黑罐刺去。

    这一剑看似十分的普通,鹿山山巅大多数修行者甚至都没有感觉到任何强烈的天地元气波动,然而场间修为最高的数人,身体却都齐齐的一震,心中震动不堪。

    韩辰帝知道晏婴也到了最危险的关头,一声轻咳之中,他的双脚离开地面,整个人连着手中的丹火剑飞起,朝着元武皇帝刺去。

    他的身前莫名的传出一些轻响。

    就像是有人在极高的台阶上投出了一颗石子,在台阶上连续不断的滚落。

    他手中挟带着难以想象的力量的丹火剑,在他自己身前数尺处便骤然静止。

    他的前方,出现了一道光亮的屏障,阻止了他的前行。

    一道丹火出现在空气里。

    然后是第二道,第三道…无数道丹火出现在他前方的空气里,就像是一道墙上,开出了无数朵红色的花朵。

    鹿山山巅上的很多人感觉到了空气里密集的湍动,他们知道,在眼睛无法分辨的这一刹那,韩辰帝不是刺出了一剑,而是刺出了无数剑。

    也唯有盗天丹支撑的身体,才可以让他的经络在这样短的时间里承受得住如此高速的爆发。

    然而韩辰帝依旧没有能够阻止得住元武皇帝的这一剑。

    出现在他前方的这一道光亮的屏障,便是元武皇帝刺出的这一剑的剑光。

    “这到底是什么剑决?”

    一片片惊呼声在此时才响起。

    直到此时,很多人才彻底看清,元武皇帝明黄色的长剑里有无数缕不同的元气在流动。

    那道他剑光形成的光亮屏障里也有无数缕明暗不同的光亮在闪动。

    这些强弱不一的元气和光亮,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来自于完全不同的修行者,甚至不是修行者。

    然而这些元气和光亮,却是全部交融在一起,变成了这一剑最终的剑势。

    元武皇帝手中明黄色长剑都甚至没有丝毫减缓,笔直的剑尖刺在笼罩晏婴的黑罐上。

    “丹火剑并不是真正的剑。”

    在手中剑刺中黑罐的同时,元武皇帝有些同情般看着韩辰帝,出声说道:“剑本身便是锋锐物,其它物品虽然强大,但却没有剑本身的穿刺力。剑在古时便为万千兵器之首,岂是其它所能及?”

    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黑罐上发出了碎裂声。

    他手中的明黄色长剑刺破了黑罐。

    黑罐碎裂,显现出了晏婴的身影。

    明黄色长剑继续前行,刺入了晏婴的身体。

    除了齐帝之外,几乎所有大齐王朝的修行者也是第一次见到晏婴,然而所有人都很清楚晏婴对于大齐王朝意味着什么。

    这一剑刺入晏婴身体的瞬间,所有在场的齐人心中都是一片悲声。

    世上不可能有第二颗盗天丹。

    所以世上不可能有第二个能够承受元武皇帝一剑的人。

    更何况元武皇帝此时的一剑比起之前刺韩辰帝的一剑还要强大得多。

    晏婴的身体往后飞出。

    明黄色长剑和他的身体脱离,发出无数嘈杂难听的声音。

    不知这声音是明黄色长剑内无数股强弱不一的元气发出,还是剑身和晏婴的身体摩擦而发出。

    这一剑笔直的穿过了晏婴的心脉,在晏婴的心脉处留下了一个碗口大小的前后通透的孔洞。

    这样的伤势无人能活。

    所有齐人心中悲声更浓。

    然而晏婴的面容却依旧平静,他却依旧未死。

    ……

    所有人的呼吸骤然停顿,并非因为不可置信和紧张,而是整座鹿山山巅的空气变得分外|阴寒。

    因为太过阴寒,所以给人的感觉甚至都像是古墓最深处棺木中阴沉的尸水,让人根本不敢接触,更不用说呼吸进身体。

    元武皇帝的眼睛里再次出现震惊之意。

    盗天丹现世,按理今日里带给他震惊的应该是韩辰帝,但事实上,从出手到现在,真正让他的心境产生波动的,都是这名大齐的宗师的手段。

    浓重到了极点的阴寒气息来源于晏婴的身体。

    他心脉处那个碗口大小的剑孔里没有任何的鲜血流出,血肉骨骼也不再像是血肉骨骼,反射着幽冷的光芒。

    心脉都在一剑下完全消失,他的身体里自然不可能再有心跳,也不可能有气血流动。

    同时,晏婴也没有呼吸。

    他的身体散发着令人毛骨悚然的阴寒气息,他就像是变成了传说中的…不死僵尸。

    身为八境修行者的元武皇帝自然很清楚那种人真正死去,意念消散之后变成所谓的僵尸是荒谬的无稽之谈。

    在收剑于身前的同时,他的眉头缓缓的皱起,声音微冷道:“想不到山阴宗有如此的手段,想不到从一开始,你就没有想过要活。”

    晏婴的声音响起,山巅有更浓厚的阴风刮过:“我现在还活着。”

    楚帝肃容,缓缓微躬身朝着晏婴行了一礼。

    对于一名帝王而言,这样的行礼已是极重,更何况他还不是大齐王朝的帝王,而是别朝的帝王。

    元武皇帝和晏婴的对话也是玄奥难懂,鹿山山巅大多数人都难解其意,但有些人却还是读懂了这里面的意思。

    晏婴此时严格意义而言自然不是活物,体内阴气代替气血流转,整个身体变成了纯粹的容器,而能够令阴气代替气血流转,能够催动真元,靠的自然是异常坚定,超越了生死恐惧的识念。

    但神魂失去身体的滋养,这意念就像是修行者存于飞剑中的一抹念力一样,唯有消耗,得不到补充,再强大的意念也终究会慢慢消散。

    晏婴自然知道自己并非是元武皇帝的对手,但他依旧对元武皇帝展露了敌意。

    从他对元武皇帝展露敌意的那一瞬开始,他便已然决定动用这样的手段。

    无论这一战是胜是败,他都注定会死去。

    然而他的意志,却足以支撑到他和元武皇帝的这一战分出胜负。

    韩辰帝因为盗天丹的关系难以被杀死。

    再加上他,此时元武皇帝的两个对手,全部都像是被赋予了许多生命的不死之物。

    越来越多的人反应了过来。

    所有反应过来的大齐王朝修行者的心中依旧响起悲声,但此时的悲声,却皆是悲壮之声。

    从大秦王朝和韩、赵、魏三朝的征战开始,元武皇帝就一直极难被杀死。

    因为他的身侧,始终都有世上最强的一批修行者。

    然而那些出身于巴山剑场的逆天强者已经纷纷逝去。

    韩辰帝再加上晏婴此变,这是前所未有的,最有可能杀死元武皇帝的机会。

    ……

    晏婴的手臂抬起,挥掌朝着元武皇帝拍击。

    他体内积蓄的阴气,尽数从他的指掌间迸发开来。

    这样的阴气爆发,在平时足以让他直接死去,但他现在却已经不需要考虑自己身体的事情。

    元武皇帝挥剑。

    明黄色长剑和晏婴的手掌相交。

    无数道气息从剑身和指掌间暴散而出,朝着四周射去,空气被一束束冻结,变成了灰黑色的冰柱,坠落在地,又变成了一条条的黑烟往上燃起,随即化为阵阵恐怖的阴风。

    难以想象的剑气刺入晏婴的掌心。

    他的手指瞬间断落两根,浑身发出裂响,身体里到处都在炸裂。

    然而他的眼神却更为冷凝。

    在他的一眼之间,他的两根断指并未坠地,反而如飞剑般骤然加速,刺向元武皇帝的双目。

    这一次,说不出的玉石俱焚,说不出的悲壮。r105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