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四十六章剑出

第四十六章剑出

    白色的流焰带着一种幽冷的气息降临鹿山山巅,被韩辰帝的丹火剑炙烤得快要燃烧起来的鹿山骤然变得清冷下来。



    每个人都感觉很舒服。



    然而同时每个人又觉得极不舒服。



    舒服来自于身体自身表面的感知,不舒服却来自于内心深处。



    谁都知道这是巴山剑场的星火慧尾剑,在大秦王朝和韩、赵、魏三朝的征战中,有许多强大的修行者便是死在如今的大秦皇后郑袖的星火慧尾剑之下。



    这星火慧尾剑除了极为迅疾,本身星辰元气和寻常天地元气不同,修行者凭借寻常的天地元气之理难以阻挡之外,最为关键的因素还在于郑袖施展这星火慧尾剑可以隔着极远的距离,让战场上诸人根本难以发现她的存在,发现她施展此剑时的气息。



    她随时可以在一名强大的修行者最为虚弱时发动这样的一击。



    所以她永远是战场上最为致命的阴险毒刺。



    然而现在,修为已至八境的元武皇帝,却也领悟了这之前唯有郑袖才参悟出的巴山剑场绝学!



    今后任何一朝和大秦王朝对决,两军交战的战场上,便会出现一根更为致命的阴险毒刺!



    丁宁原本闭着双目,但在星火坠落,还未出现在鹿山山巅所有人视线之中时,他就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瞳里映上了幽白色的光焰,就像是结出了一层寒霜。



    此时这鹿山和周围诸山之上,唯有他一个人真正清楚元武皇帝此时的心念。



    星火慧尾剑虽然强大,然而用于破解磨石剑诀却并非是最好的手段。



    九死蚕现,长陵所有权贵都在猜测那人遗留下了传人。



    长陵、甚至其余各朝的许多修行者,其实都知道郑袖曾是那人的恋人,是大秦最为强大的一对伴侣。



    在此时元武皇帝的心目中,他必定是在怀疑那人的传人也在鹿山周遭,也在看着这一战,他甚至会怀疑这磨石剑诀是那人的传人传给晏婴。



    所以他用星火慧尾剑来对。



    丁宁的眼瞳里倒映着幽白色光焰,就像结出寒霜,他的嘴角也是泛出一丝旁人无法看出的冷笑。



    “你还真是无聊...用星火慧尾剑来对磨石剑,是想说明你和郑袖亲密无间,十分恩爱么?只可惜晏婴的磨石剑根本就是自悟,和别人又有什么关系?”



    他在心中冷笑着缓缓说道。



    ……



    数道幽白色星火准确割刺在围绕着元武皇帝飞旋的黑色光团之上。



    元武皇帝身上的龙袍上莫名的多了数道裂口。



    在下一瞬间,他的身上散发出一股无比庞大的气息。



    他的身体好像突然变大,变得无比的庞大。



    这五颗飞旋的黑色光团在星火慧尾剑的一击之下,原本已经无法阻止他身体里的真元析出,此时元武皇帝的身体如变得无比庞大,这五颗黑色光团越加无法抗衡。



    在所有人的感知里,这五颗黑色光团不再像是五团磨盘,而是变成了五颗小得可怜的细小佩珠。



    晏婴并非一个人在战斗。



    当元武皇帝彻底破去晏婴的磨石剑意之时,韩辰帝终于一步跨出。



    随着他这一步跨出,他身前的地面和空气便彻底的燃烧了起来,变成了一片赤红色的火焰世界。



    他的丹火剑缠绕着许多平时看不见的浮现和奇异跳跃的小火花,透过火幕,出现在元武皇帝的面门之前。



    元武皇帝很清楚,这一剑恐怕是整个天下除了他之外最强的力量。



    他的眉头挑起,伸出左掌,挡向这一剑。



    同时,他的右手并指为剑,往前方火幕刺出一道明黄色玉质般剑光。



    他以手挡剑,脸上平静冷酷得没有丝毫其余的情绪,以至于充满了一种妖异的味道。



    喀的一声震响。



    一股本命物独有的气息从元武皇帝的掌心涌出。



    他的掌心被刺出了一道小小的裂口,有数滴鲜血飞洒出来。



    赤红色的丹火剑气顺着这一个伤口汹涌的涌入他的体内。



    许多可以第一时间感知到这个画面的人眼睛亮了起来,然而让这些人的呼吸顷刻停顿的是,元武皇帝此刻的身体,完全就是一个无法想象的巨大容器。



    滚滚的丹火剑气冲入元武皇帝的经络,元武皇帝只是面容微红,但这些丹火剑气却没入他的身体深处,不知去向了何处。



    他的身体稳定到极点,真元输出也稳定到极点。



    他身前的火幕被他右手刺出的一道剑光逼得完全倒卷而出,明黄色玉质般的剑光就在此时,准确无误的刺入韩辰帝的胸口,从韩辰帝的后背刺出。



    韩辰帝一声闷哼,往后倒掠退出。



    许多人的面容瞬间灰白,尤其是许多大楚王朝的修行者。



    谁能经受得住元武皇帝的一剑透身?



    在他们看来,韩辰帝会在下一个呼吸间死去。



    啪的一声,韩辰帝的双脚落地,坚硬的山巅石地上出现了无数道裂痕,就像是一张新结的蛛网。



    然而令所有人震惊的是,韩辰帝却并未死去,而且他身上的气息没有多少减弱。



    他胸口和背后的剑伤中没有鲜血涌出,唯有滚滚的红色丹气如喷泉般冲出。



    剑伤并没有因为丹气的喷涌而扩大,反而在收缩。



    元武皇帝看向了自己的手掌。



    他手掌心那一道伤口也在缩小,然而不如韩辰帝伤口的恢复快。



    他的眉头微微蹙起,威严深重如海的眼睛里出现了更多的冷意。



    “盗天丹果然是天下至强的灵丹。”



    他再度抬起头来,看着韩辰帝说道。



    所有鹿山山巅的修行者此刻都已反应过来韩辰帝未死是因为盗天丹的药力太过惊人,药力修补韩辰帝身体的速度超过了他生机消逝的速度。



    此时的韩辰帝,恐怕是有史以来身体恢复能力最为恐怖的存在。



    然而元武皇帝掌心那一道伤口的缩小,却让他们更为震惊。



    八境的身体…八境的身体本身,原来也拥有如此可怕的恢复能力!



    在元武皇帝说话之时,他的身体却不是一成不变的停留原地不动,而是在奇异的晃动。



    每一个晃动之间,他的身体周围就有一片黑光和一片明亮的光焰闪动。



    就像是一条黑色的影子和一条明亮的身影在追逐,但是双方却都无法真正的触碰到对方。



    当元武皇帝说完这句话,他似乎已经赢得足够的时间。



    便在他一抬头之时,一道来自天穹的磅礴力量,骤然落在了鹿山之巅。



    一片光明,黑暗无所遁形。



    晏婴的身影在光明里清晰的显现出来。



    一道对于场上任何人而言无敌的气息,从天穹之上镇落,落到他的身上。



    晏婴的身体不停作响,身体发肤中似被无法抗衡的恐怖力量挤压得沁出无数缕黑色的烟气,好像整个人就要彻底燃烧起来。



    齐帝握紧了双拳,忍不住站了起来。



    但在此时,晏婴朝着他摇了摇头。



    齐帝的呼吸停顿,他想起了晏婴一开始对他说的话。



    晏婴让他好好的看戏,让他安静的,什么都不要做的看戏。



    他垂下眼睑,坐下。



    元武皇帝的眼睛微微眯起。



    晏婴身上沁出的黑色烟气越来越多,然而却并未崩散,在极短的时间里,却是围绕着他形成了一个黑罐,将他遮掩其中。



    一个看上去就像寻常的黑土罐一样的罐子。



    元武皇帝左手微张。



    无股庞大的气息在空中交错而过,变成了一张巨符。



    又一股来自天穹之上的无敌气息落在黑罐之上。



    黑罐的表面越来越亮,出现了明亮的火焰,这次是真正的燃烧了起来。



    然而黑罐却并未因为烧毁或者融化。



    在这样的火焰煅烧下,黑土般没有光泽的罐体表面却是散发出陶质般的光泽,甚至还出现了骨质般的光泽。



    燕帝和数名大燕王朝的重臣心中也泛出难言的滋味。



    便是这样的一个黑罐,昔日便逼退了大燕王朝的重军。



    元武皇帝的眼睛里出现了真正惊异的神色。



    这是连他都未曾见过,也有些无法理解的手段。



    “阴极阳生,阴阳转化之道,生死轮回之意。”



    然而他毕竟是此时世上最强的修行者,只是刹那时光,他便有所感应。



    “接我一剑。”



    他出声,然后伸出右手。



    这是从战斗至今,他第一次真正出剑。



    出自己的剑。



    “你果然已经修成了。”



    也就在此时,丁宁深吸了一口气,在心中无比冰冷的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