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四十五章启天

第四十五章启天

    “自始至终,从直接用大军强行收复阳山郡,到此时挑战我,他便是想时刻的占据主动。”



    “他不只是要战我和韩辰帝,而是要战整个天下。”



    “所以既是要结盟,你和燕、楚之间,便是要真正的结盟。”



    晏婴站了起来,不见他的嘴唇有任何的动作,旁人也未听到有任何的声响,然而这样的三句话,却是清晰的穿入了齐帝的耳中。



    齐帝此时的脸上全是郑重肃穆,闪耀着一层奇特的辉光。



    他知道这不同于平时的告诫,而是晏婴最后的遗言。



    晏婴站起,自然也意味着应战。



    韩辰帝对着他颔首致敬。



    晏婴颔首回礼。



    元武皇帝笑了起来。



    在他笑起来的同时,鹿山山巅突然沐浴在一种奇特的明亮之中。



    吹拂的山风,飘荡的云雾没有任何的异样,然而却似乎有许多原本不会出现的光线,从极高的高空中落下,落在这鹿山。



    所有人的目光都很沉重。



    这是真正的第八境,启天。



    天空好像被开启了另外一个世界,无数旁人感知不到的元气滚滚而落,整座鹿山沐浴在奇特的明亮之中,整座山好像要变成明亮而透明的宝石。



    丁宁闭上了眼睛。



    不是因为耀眼,而是因为此时感觉到的痛苦。



    元武皇帝的修为进境比他想象的高出许多,这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然而却偏偏发生在他的眼前。



    在任何修行宗门的教义里,修行最为关键的是摸清体内和周围天地间天地元气流通的轨迹,此时元武皇帝开始启天,所有鹿山山巅的修行者自然都开始全心感悟,以期自己能够领悟到一些至关重要的道理。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的识念和那些好像从另外一个天地落下的天地元气相拥时,他们只能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威压,一种似乎要碾压一切的威压。



    即便是在场的七境强者,也无一例外。



    在这样的威压之下,他们的识念都变得缓慢起来。



    修行者的识念是调动一切的本源,识念变得缓慢,便一切都变得缓慢。



    所有的修行者都不能从元武皇帝此时的出手感悟到任何对修行有关的东西,只是觉得这整个鹿山在元武皇帝识念调动的元气流动下,变成了一个独有的小天地。



    一个属于元武皇帝的小天地。



    想到要在属于对手的小天地里战斗,鹿山山巅绝大多数的修行者的面容不由得变得越来越为苍白,内心生出极大的惧意。



    未战便足以令七境惧意大生,这便是八境和七境之间的巨大差别。



    ……



    八境启天不只是和天地沟通,开辟出新的天地元力流动的通道,获得更磅礴的天地元气,同时还是开辟出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天地。



    此时处于这样威压中心的韩辰帝和晏婴自然比任何人都要感觉得清楚。



    只是连荣辱和生死皆忘的韩辰帝自然不会感觉到任何的恐惧。



    他反而笑了笑,盘膝坐了下来,右手并指为剑,一剑朝着元武皇帝刺出。



    在坐下之时,他的身上就涌出无数的红色丹气。



    这些红色丹气来源于盗天丹,炼制盗天丹的无数灵药原本也是惊人的天地元气的凝聚之物,这种倾尽一个王朝之力炼制而出的丹药,丹气分外的凝重强大,足以和此时启天的元气抗衡,将他和身外的这一方小天地隔绝开来。



    所以他这一坐,就像是在一片池塘中砸下了一块红色的磐石,不管是否能够和外面的小天地抗衡,但首先自己先行巍然不动。



    他的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同样迸射出红色丹气,然而伴随着红色丹气喷涌出来的,还有一股炽烈到了极点的火热元气。



    这是他在阴山之外苦修十年,吸纳于体内的地火。



    这便是他的本命物。



    丹气本身便是烈火千锤百炼之物,此刻以他的身体为引,红色丹气和这束地火奇异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柄赤红色的长剑。



    轰!



    天地间有洪炉生成。



    一股恐怖的热浪在他的身前爆发,驱散了鹿山山巅周围所有的水气。



    一剑出而天地洪炉生,在所有修行者的意识里,这是赵剑炉的独特标记,然而此时,韩辰帝的这一剑的杀意和炙热火气,却是比起当时和夜策冷一战的赵斩不知道强出了多少倍。



    韩辰帝盘坐于地,两指夹着这柄丹火长剑,平静欢喜的刺向元武皇帝的胸口。



    位于他身侧不远处的晏婴一动未动,身上的黑袍往外微微的鼓胀起来,吹拂出一阵阵的阴风。



    他明明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但是在周围所有人的感知里,他却好像变成了透明的空气,消隐在笼罩整个鹿山山头的明亮光线里。



    和韩辰帝的身化磐石不同,这名大齐王朝最强大的宗师却是好像将自己化为一丝飘忽不定的阴风,将自己藏匿在了元武皇帝的小天地里。



    ……



    韩辰帝的丹火长剑在空气里穿行。



    剑尖和剑身两侧有肉眼可见,如流水般的线条不断掠过,这些便是元武皇帝的识念调动元气形成的原本无形的符线。



    无数股看似微小但蕴含着强大力量的元气在这些符线里生灭,化成一**足以直接震死四境之下修行者的冲击波,往四周扩散看来。



    这恐怕是元武皇帝自登基后遭遇的最强一剑,且一旁还有晏婴这样的存在未出手,然而此刻,元武皇帝却是依旧背负着双手,只是微微仰首望天。



    轰隆!



    天空中似有巨大的雷鸣。



    声音在修行者的世界里其实是很慢的东西,然而当巨大的声音响起,落下之时,韩辰帝这一剑却还未至元武皇帝的胸口。



    震荡的音波穿过明亮的光丝,形成了一柄柄奇异的透明道剑,落向韩辰帝的身体。



    “大道雷鸣音符剑”



    丁宁闭着眼睛,在心中说出了元武皇帝这一剑的名称。



    韩辰帝没有丝毫的犹豫,手中的丹火长剑往上抬起,斩出。



    并非他的动作慢了,而是元武皇帝太快。



    若是他不有所改变,在他的丹火长剑刺到元武皇帝之前,他的身体就会被这些音符剑斩成无数的碎片。



    丹火剑变成一个真正朝天喷吐火焰的巨大丹炉。



    一道道透明道剑冲入这个丹炉,迸发出一声巨响。



    响声悠扬洪亮。



    整座鹿山震动。



    鹿山之外的各个山头震动。



    天地间多出很多难以言明的声音。



    鹿山上所有树叶脱离了枝干,往外飘舞。



    所有的透明道剑全部碎裂。



    然而韩辰帝的身上一瞬间还是如同被无数碎裂的玻璃划过,他身上的皮袍上出现了无数裂口,出现了一条条的血迹。



    晏婴静静的看着韩辰帝和元武皇帝。



    直至此时,他的右手五指才微微弹动。



    五条黑气如蜡烛的火焰般在他的指尖上燃起,迅速的凝聚为五颗滚圆的黑珠。



    这五颗黑珠之间有黑丝相连,就像一条奇特的手串。



    五颗黑珠旋转着飞了起来,和那些明亮的光线摩擦着,发出了异样暴戾和尖锐的声音,然而连接着这五颗黑珠的黑线,却似乎绝对的静止,这五颗黑珠的剧烈旋转似乎和它没有任何的关系。



    嗤的一声裂响,然后骤然安静。



    五颗黑珠消失在晏婴的手指下方,元武皇帝的身外,却是突然出现了五团剧烈旋转的黑光。



    因为旋转的速度超出了寻常人感知的极限,所以在绝大多数人的眼里,这五团黑光也是绝对滚圆的球体。



    然而有些人却可以感知得出来,这五团黑光的内里,是五个姿势各不相同的黑色婴童。



    这五个婴童身上都是喷涌出令人难以想象的阴风,自身剧烈的旋转着的同时,还围绕着元武皇帝飞旋。



    “磨石剑诀!”



    楚帝感知出了其中的意思,有些不能相信的出声。



    元武皇帝身后不远处的黄真卫也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他可以肯定,这是真真正正的磨石剑意。



    磨石剑诀是那人的独创之一,不可能外传,此时这晏婴明明用的是磨石剑意,只是却又略有不同,应该只是从昔日那人遗留下来的一些战斗痕迹,甚至是从被那人杀死的尸身身上参悟出了这样的剑意。



    能够参悟出这样的剑意,靠的是天赋。



    参悟别朝的绝学为己用,需要的却是虚心和心胸。



    除了圣上之外,大秦还有谁能单独战胜这名宗师么?



    黄真卫看着晏婴的身影,眼眸深处泛出一丝敬畏。



    元武皇帝眉头微皱,似有些不喜。



    他的头颅抬得更高了一些,就像是在黑夜里仰望天空中的星辰。



    天空里出现了数条白色的流焰,比那些音符剑更快的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