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三十九章始发难

第三十九章始发难

    清晨的鹿山之巅山风微寒,四朝的礼官为了会盟的布置已经准备了数年,且经过多次的演练。

    四大王朝并立,如四虎逐鹿,自然各有敌意,但这些礼官的配合看上去却是亲密无间,配合有度,竟似连略微大声的交谈都没有。

    大齐王朝的御营中,黑袍美男子走出了那顶黑色大轿,远远的看着各色旗、旌,金钺、星、卧瓜、立瓜、吾仗、御仗等等物事流水般登场。

    距离御座最近的更是拂尘、金炉、香盒、沐盆、唾盂、大小金瓶等物繁杂琐碎。

    “这种盟会,明明最需要的只是一处演武台,却偏偏要弄得如此复杂,真是虚伪。”

    一声冷淡的评判从他的口中传出,落入他身侧大齐皇帝的耳中。

    齐帝有些近乎猥琐的一笑,道:“非是虚伪,越是繁琐的礼节越是能增添庄严肃穆之感,至少可以提醒我们治国平天下不是什么儿戏的事情,让我们说任何话和做任何决定都可以更慎重一些。”

    黑袍美男子眉头微皱,沉吟了片刻,道:“有道理。”

    齐帝看着黑袍美男子若有所悟的样子,有些高兴,然而却又马上忧虑起来,道:“跟着元武来鹿山的秦人里面,还少了两个至关重要的人物。”

    黑袍美男子看了他一眼,似乎兴趣并不大。

    齐帝却是接着说道:“李思和胡亥也随着元武皇帝离开了长陵,然而现在却不在鹿山。”

    “你不需要再担心什么。”

    黑袍美男子转头看着大燕王朝的营帐所在,淡漠道:“胜负已不在这里,且就算要出头也轮不到你。”

    齐帝愕然。

    他不能理解的看着黑袍美男子澄清的眉目,他看到了黑袍美男子的目光所向,眼睛不可置信的开始瞪大,“难道…”

    “够了。”

    黑袍美男子却是冷冷的一声低喝,打断了他的话。

    ……

    鼓笛齐鸣,紫烟燃起。

    大燕王朝的营帐里,一名男子从热气升腾的浴桶中走出。

    无数水珠像草叶上滚动的露珠一样,从他光滑如丝的肌肤上滚落下来。

    两名宫女都是人间角色,含春水脸如凝脂,白色茉莉烟罗软纱,面容艳丽无比,此时看到这名男子浑身**的从浴桶里走出,看着他浑身没有一丝赘肉的完美身材,两名宫女面上都是不由得飞起一丝羞红,然而眼眸里却是没有多少羞涩,都是异样的敬重。

    这名男子也是没有丝毫的扭捏,在这两名宫女的侍奉下穿上洁净的纱衣,然后微微颔首致谢。

    “谢师。”

    一名身穿金甲的将领已在账外等候,见到这男子走出,顿时行了一礼,然后在前方引路。

    一顶明皇华盖在前,四帝开始入座。

    这名男子便紧跟在燕帝的身后。

    元武皇帝的目光和其余三帝相撞。

    元武十二年春,鹿山会盟在鹿山之巅正式召开。

    四位帝王都是人世间最至高的存在,相互之间并不施礼,早有各自礼官为代祭过天地鬼神,四位帝王的身侧各自有一位近侍,元武皇帝的身侧席上坐着的是黄真卫,楚帝身旁坐着的却并非是赵香妃,而是新立太子郦陵君。

    燕帝的身侧坐着的是那名刚刚沐浴洁身的男子,而齐帝的身侧坐着的自然便是那名黑袍美男子。

    一切礼毕。

    场间一片安静。

    除了这四名帝王和身侧的四名陪侍之外,场间所有人的脸色都极其凝重,都在等待着楚帝开口。

    在元武三年的那场大战里,楚帝和他的大楚王朝赢得了对秦的胜利,令大秦王朝和楚、齐、燕三朝签订了盟约,不管他此时显得多么苍老,他依旧是这场盟会的主持者。

    盟约里最主的内容自然便是大楚王朝昔日战利品阳山郡的归属。

    “我需要三年。”

    在此之前,所有的人都在猜测楚帝会说什么开场白,会做什么打算,然而没有任何开场白,楚帝一开口便直接揭晓了谜底。

    他平和的看着元武皇帝,道:“撤离需要时间。”

    齐帝微微蹙眉,但是想起前面黑袍美男子的说话,他抿了抿嘴唇,并未言语。

    归还阳山郡自然是避免刀兵的最大保证,只是提出三年缓冲却没有任何附带的条件,这种让步却似乎太大了一些。

    元武皇帝微微颔首。

    在墨守城的评断之中最为谨慎的燕帝都微微皱眉,忍不住就要开口。

    所有人都觉得元武皇帝都会马上应允。

    “不必三年了。”

    然而元武皇帝开口,却是拒绝。

    在第一个“不”字还未出口时,燕帝就已经感觉到了有些不对,猛然抬头。

    “阳山郡已重归我大秦。”

    元武皇帝平静的继续出声,声音如一道道雷鸣落入每个人的耳廓之中。

    四帝会聚,任何大事都不需要别人去考虑,所以各朝的修行者都是气息安宁,而此时元武皇帝这一句话出口,整座鹿山上瞬间刀兵气息大震,无数道杀意攻伐。

    所有草叶上未消的露珠被震落飞洒,又被紊乱的气息绞成细碎的雾气。

    郦陵君的面色雪白,双手握紧,微微震颤。

    阳山郡的归属问题本身是这鹿山会盟最主要的内容,然而谁会想到,元武皇帝竟然会在盟会之前便征伐阳山郡。

    且此时唯有消息传至鹿山,只能说明这场大战就在昨日的夜间。

    楚帝微微皱眉,他的脸上本身已经全是老人斑和皱纹,这一皱眉,便顿时显得苍老了数分。

    然而他的面容依旧平静,缓声道:“昔日盟约订立,互不征伐,你已违了盟约。”

    楚帝此言一出,鹿山上空乱云飞舞,更是多了无数杀意。

    元武皇帝摇了摇头,道:“阳山郡是借,并非让。昔日盟约中便注明了这一点,且盟约只约定不侵入其余各朝疆界,这阳山郡本属大秦,驱兵进入,不越楚之疆界,何来违约?”

    这自然是文字上的功夫,对于任何人而言都属于强辩。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阳山郡重归大秦王朝都已经是既定的事实。

    尤其最让所有在场大楚王朝的人心中震颤的是,大楚王朝在阳山郡囤积着重兵,秦军如何能够以这样迅疾的速度直接取下阳山郡?

    “精彩。”

    一个新的声音响起。

    只是两个字,但是所有场间的人却都大吃了一惊。

    唯有齐帝的眼睛里闪现出了亮光。

    他知道黑袍美男子所说的话真的变成了事实。

    出声的赫然是连坐姿都显得分外端正和谨慎的燕帝。

    “乘着强者云集此处,一举出兵收回阳山郡,这样的计策实属精彩。”

    “然而就算你能抓住盟约上的一些文字漏洞,我等亲临此处,都是为了要先谈这阳山郡的归属,你先行这样做,是开了我等的玩笑。”

    场间谁都知道燕帝最为谨慎,即便有反对的意见,恐怕也是最后一个出声,谁都未曾想到他此刻却是第一个发难,在他的连连出声之下,就连大燕王朝的许多人都感到异常的震惊。

    元武皇帝面容不改,说道:“并非玩笑,只是先解决一个麻烦。”

    “麻烦?”

    “只是一句麻烦,便令多少人身首异处?”

    “吾虽匹夫,然也敢染血五步,请决。”

    燕帝没有接着出声,坐于他身侧的那名洁净男子却是站了起来,嗤啦一声,撕下了一片衣袖。

    这样的举措,在大燕王朝而言,便是决斗的相邀。

    整座鹿山上方的天空骤然一暗,空气和光线似乎彻底冻结。

    绝大多数人的呼吸也彻底的停顿。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必定会有这样相较的场景出现,然而谁都未曾想到会来得这么快,也未曾想到第一个出头的会是大燕王朝,而且表明的态度会是如此的鲜明。

    在此种场合之下,这名洁净男子便代表着燕帝,元武皇帝自然不可能拒绝这样的决斗相邀,在凝滞的气氛中,所有人只是不知道元武皇帝会不会亲自应战。

    元武皇帝并未有什么停顿,他只是平静道:“方将军,替寡人应战。”

    沉静坐于后方的方饷并未感到意外,只是俯身道:“诺!”然后不疾不徐的站起。

    一片细碎的声音响起。

    四朝礼官对于这个盛会已经准备了多年,对于这种场面自然也已有所准备。

    一片礼乐之器迅速撤开,在四帝前方一侧百步之外,立时出现了一片空地。

    “竟然是燕。”

    在丁宁所在的山头,潘若叶微转头看着墨守城,冷声道:“燕狂人李裁天。”

    墨守城陷入了沉思之中。

    第一个发难的是大燕王朝,且采取这种最为直接的方式发难,这背后必定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他开始猜想各种可能。

    丁宁凝视着鹿山山巅,也同样开始猜测各种可能性。

    扶苏却是忍不住震惊,道:“大燕王朝第一符师,怎么可能!”r105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