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两百零一章星火

第两百零一章星火

    身穿月白色长衫的修行者手持的长剑也是月白色,体内真元流淌入长剑的剑身之后,召聚的天地元气只是凝成一道薄薄的莹润光泽流淌于剑身表面。

    这柄剑看似轻盈然而却坚韧锋利异常,那两名被他杀死的五境之上的强者都是被他连人带手中的兵刃一齐斩断。

    沉默凝立如废弃战车一部分的将领极有耐心,一直等到月白色长剑上的莹润光泽黯淡下来,他才突然动步。

    他的脚下骤然响起一声闷响,就像是一个巨锤急速敲击在了包着棉花的某件物事上。

    这样的声音在此时令远处的苍狼都蜷缩发抖的战阵中根本不为人注意,然而在接下来的一刹那,这名青铠将领便成为这周围所有人眼中的焦点。

    两排气浪随着他身体的突进往两侧翻开。

    澎湃的力量使得他前进线路上的所有军士全部随着气浪往两侧翻出。

    他身上的青铠原本在黑夜里看上去一点花纹都没有,然而此刻却是布满绵密至极的乌金色符纹。

    滚烫的热气在这些符纹里冲击着,溅射出一片片金色的火星。

    感应到这名将领体内迸发出来的气息,身穿月白色长衫的剑师脸色骤然苍白,此时正是他虚弱之时,然而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也是他这一生中最强的时刻。

    因为对手的前所未有强大,势必让他激发出所有的力量,包括最后保命的手段。

    一颗洁白的晶石带着一种本命物独有的气息悬现在他的身前,洁白的光焰流水般落入他手中的长剑中,于此同时,天空中传来巨山移动轰鸣的声音。

    这片天空中许多飞剑发出了恐惧的哀鸣,纷纷避开。

    一声声抑制不住的骇然惊呼响起。

    虽看到这名月白色长衫的剑师杀人如草芥,连五境强者都是随手斩杀,但之前此人一直有所隐匿。直至此时,周围人才赫然醒悟,此人是真正的七境宗师。

    此时青铠将领已突进到他身前。

    嗤的一声尖锐裂响。

    青铠将领手中涌出一道耀眼的紫焰。

    咚!

    天地间响起沉闷鼓鸣声。

    然而这一声沉闷的声响,在此时却是遮盖了战场上大多数的声音,震得所有人的心头都是一震狂跳。

    身穿月白色长衫的剑师身影顷刻消失。

    等到周围人回过神来,才发觉这名七境剑师的身体已经在夜幕中变成一道白色流光,不知被往后震飞了多少丈。

    青铠将领的身体站在原地不动。

    他的身形显得无比的高大,因为他身上的青色铠甲开始裂解。

    那些闪耀着金光的符纹似乎吸收了方才这一下硬拼的冲击力,但换来的结果是这件青铠本身的崩裂,被他身上翻滚的真元吹拂得往外片片飞散。

    崩飞的青铠内里是一名身材瘦削的中年男子。

    他的右手紧握着一截如短棍般的紫色物事。面容有些憔悴和忧郁,但是却说不出的坚毅。

    “范将军!”

    在这样长时间的混乱绞杀里,即便是七境的强者都已经后继无力,其余所有人自然更加的疲惫,然而在这名中年男子展露身影的瞬间,无数的欢呼声和呐喊声就此震响,许多人放佛瞬间获得了力量和勇气,甚至获得了必胜的信心。

    在这样的战阵里,在这整个世间。唯有一名范姓将领可以给己方的军士如此的信心。

    大楚王朝,百胜大将范东流。

    一方是楚军,另外一方大多玄衣玄甲,且修行者大多都是剑师。这自然便是大秦王朝的军队。

    听此时的呐喊声和欢呼声充满惊喜之意,便可断定这里的楚军原有主将,绝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范东流会在这里。

    眼见月白色长衫的宗师被一击震飞,近处数名身穿轻甲或是布衣的剑师面露悲恸之色。飞身朝着范东流飞扑过来。

    范东流面色如常,右手那截如短棍般的紫色物事微微发出宝石般的光亮,一股独特的气机反向朝着他体内渗入。但他的右手却是垂着不动,左手以指为剑,射出紫色剑光,轻易的将这数名剑师刺杀。

    他是大楚王朝屈指可数的强者之一,实力本来就远超同阶的七境宗师,先前的战斗中他隐忍不动,便是要在此时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一杀死这数名剑师,他的身体便飞掠而起,朝北而行,以比绝大多数飞剑还要快的速度,落向一辆大且沉重的战车。

    这辆战车状如方鼎,本身就和一般的战车不同,而且四周还矗立着防止符器冲击的奇异金属立网。

    战车的中间,却是孤零零的坐着一名老者。

    这老者不用剑,然而他身上每一次气息震荡,战场上某一处地面就会瞬间翻腾不息,置身其上的楚军修行者便立时失去踪迹。

    在范东流的眼中,这名老者便是此时战场上最具威胁的人物。

    不只是对方必定是七境的修为,而且这名老者的每一击都似乎在调度着整个战场的局势,他的每一击都在为秦军积累着胜势。

    范东流想不出除了那些他熟悉的人之外,大秦王朝哪里还有这样的一名将领。

    但他可以肯定,现在只要能够成功杀死这名老者,那这场大战就会以他们的胜利而告终。

    身穿月白色长衫的宗师乃是洛神剑院出身的公羊宁意,也是他刺杀这名老者的线路上唯一有可能对他造成致命威胁的存在,此时他用十数名修行者和一件御金甲的代价成功解决了这个威胁,在他看来,便再也无人可以干扰到他和这名老者的交手。

    然而就在此时,范东流骤然感觉到一股非同寻常的气息。

    他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来,看向上方的无尽高空。

    无尽的高空中,突然出现了几道幽白的流光。

    这几道幽白的流光并非是飞剑的光华,而是几条真正的火焰。

    在无尽的高空之上,落下的幽白星火。

    这一刹那,范东流想到了很多的故事。

    在昔日大秦王朝和韩、赵、魏三朝交战的战场上,也曾经许多次的出现过这样的星火。

    有很多名将,就是陨落在这样的星火中。

    这代表着巴山剑场最强大的传承之一,只是许多次施展出这样力量的那名很具传奇意味的女修行者已经彻底改变了身份。

    “佩服。”

    范东流的嘴角泛起难言的苦意,他随即猜测到了那名老者的身份,眼中不可置信之意却是迅速变为感慨,他自言自语的轻声道:“想不到竟然连你都离开了长陵,来到了这里…那现在的长陵,不就是一座空城了么?”

    ……

    鹿山。

    天空将明。

    元武皇帝身前只剩下了最后数级石阶。

    从铁甲战船在距离鹿山最近的浅滩靠岸,一路步行过来,到此刻登山,他恰好用去一夜的时光。

    在他的感知里,也已经感觉不到那遥远的原野里传来的异样波动。

    他知道那场大战已经尘埃落定,嘴角再次泛出些自信的笑容。

    恰巧的是,此时将要翻鱼肚白的天空里,划过了一道细细的流星。

    “将星坠落,大吉。”

    这样的星相自有史官会判断、记载,然而他却已经下了论断,对着身后的黄真卫说了这一句。

    因为在他看来,后世的史书,都会由他而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