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三十三章争山

第三十三章争山

    凄风苦雨青藤乱。

    天工阁楚凄风,拙院苦雨道人,白石工坊杜青藤,竹山工坊邹云乱,这四人曾是大楚王朝最强的四名宗师,甚至可以代表一个时代,然而今日里面对传闻中只会魅惑之功的赵妖妃,这四大宗师之一的苦雨道人竟然瞬间落败,而且败得丝毫不带烟火气,就连这座行宫都未损分毫,场面上看起来连低阶修行者的对决都不如。

    对决双方之一的苦雨道人自然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和赵香妃力量上的差距 ”小说巴士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赵香妃的那一拳不仅摧毁了他的身体,还彻底摧毁了他的道心。

    “怎么可能?”

    所以听着赵香妃的话,他有些失神的吐出这一句。

    “在过往的许多年里,这世间最强的修行者永远都不出自大楚王朝,善假于物是人和牲畜的区别,然而过分依赖外物,却是你们这一代修行者最大的弱点。”

    赵香妃淡淡的看着他,柔声道:“用物而利于自身,这才是真正的修行之道,这个道理虽然浅显,任何大楚王朝的修行者都懂得,但和秦、赵两朝的修行者相比,你们从修行伊始便总是好像缺少了点精气神。”

    若是在平时,听到赵香妃这么说,苦雨道人恐怕会嗤之以鼻,说赵香妃大放厥词,然而见识过对方完全碾压的一拳之后,他却有了完全不同的感悟。

    他苦笑了起来,“这便是所谓的明其理而身难行么?”

    赵香妃明媚的笑了笑,道:“今日你既然见到了我的境界,便应该对我和大楚王朝的将来有了些信心。”

    苦雨道人摇了摇头,轻声道:“我还是没有信心。”

    赵香妃的脸色骤变,她的脸上出现了罕见的霜意,声音微厉道:“我大楚在将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有比我更强的存在,你对我没有信心,难道是因为外朝的人?你是楚人,竟然会听从于外朝人的意见?”

    苦雨道人深吸了一口气。

    这是他在这个世上最后的一口呼吸,所以这吸入胸腹间的空气显得分外的鲜甜。

    赵香妃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她看得出苦雨道人的寻死之意,但这样境界的修行者要杀死自己,即便是她也根本不可能阻止。

    一声轻微的爆响在苦雨道人的心脉中响起,然后这位大楚的宗师垂头,就此死去。

    赵香妃用力的握拳,又缓缓的放开。

    她头顶上方的空气里出现了一道笔直往上的精气,如狼烟般直冲高空。

    “到底是谁,可以让你和楚凄风这样的人物都相信吾皇立郦陵君为太子是错误的?甚至可以让你赴死?”

    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看着苦雨道人的尸体出声,实在想不明白。

    ……

    黑夜渐逝,晨雾微消,一道微亮的光芒从云间悄无声息的飞落。

    未央宫是长陵后宫一处宫殿的名称,同样也是皇后设立的隐秘修行之地,皇后出身巴山剑场,在征战韩、赵、魏三朝时便已经是极富传奇色彩的修行者,她所设的修行之地,自然拥有寻常修行之地难见的惊人手段。

    未央宫宫主潘若叶这头似鱼似禽的坐骑也非凡品,至少绝对没有出现在之前任何修行典籍的记载中。

    即便增添了丁宁和扶苏两人,这头似鱼似禽的坐骑依旧飞得轻盈异常,长时间飞掠之下连丝毫的疲态都没有。

    在高空之中,墨守城身上自然缓释出一股气息,抵消了拂面的寒风,在高空和落地时其实没有多少区别,然而当这头座骑真正落地之后,扶苏的身体里好像也有个重物真正落地一样,他才下定了决心,转过头看着丁宁,无比愧疚的轻声说道:“我必须向你道歉,从一开始我就故意隐瞒了我的身份。”

    丁宁沉默不语,心想若是要道歉,首先要道歉的也应该是自己。

    想着原本是很轻松就能借助皇后的力量对付周家老祖的事情,却会因为楚帝的出现而变得如此的复杂,让自己和扶苏陷入真正的险境。

    “我知道你一定很生气。”扶苏看着丁宁一时不说话,顿时有些紧张起来,说了这一句之后,一时竟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有些僵在当地。

    丁宁抬起头看着他紧张的眉眼,说道:“你不必要道歉,因为我也根本没有问过你的身份。”

    扶苏怔了怔,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丁宁接着平静的说道:“我交朋友从来不看对方的身份。”

    扶苏反应了过来,他欣喜的看着丁宁,道:“你真的不在意?”

    丁宁微微皱眉,道:“只要你不在意就好。”

    扶苏又明白了丁宁的意思,用力点头道:“和之前一样便好。”

    听着这两名少年的对话,墨守城微微的一笑,在他看来,这自然是十分幼稚的对话,帝王之家的孩子,尤其是大秦王朝将来的太子,在将来又怎么可能会有真正的朋友。

    山高风便寒,人站得太高就会没有朋友,这是难免的事情。

    此时鹿山已清晰可见,看着不远处在众山围绕之中,并不显得特别出众的鹿山,心情大好的扶苏忍不住恭敬的转身问墨守城,道:“墨院长,接下来要做什么?”

    墨守城身为圣天子之师,同时也是专门教导皇族子弟的正院的院长,只是这些年除了元武皇帝、皇后和黄真卫等寥寥数人,外界已经没有多少人能够见到他,所以这墨院长的称呼对于他而言,听来也觉得有些新鲜。

    甚至于,这样的称呼也让他觉得自己年轻了一些,想到了不少昔日的时光。

    他心悦的微微一笑,慈祥道:“接下来我们要登山,但不是登鹿山。”

    扶苏怔了怔,他完全无法理解墨守城的意思,就算是要登别的山峰,又何必要落到诸山之下,为什么不能直接飞临?

    墨守城却是看着丁宁,温和道:“那日暴雪如幕,你和薛忘虚走入我的视线,我对你倒是也有了些了解,你一开始就是因为拥有惊人的判断力而为王太虚看重,你现在能否猜出我和潘宫主要做什么?”

    丁宁沉吟片刻,也不说什么废话,说道:“圣上亲临鹿山,鹿山上的事情便不需要别人考虑,只需确保不为外面的力量左右。”

    墨守城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丝感慨,他缓声道:“待四帝会于鹿山,鹿山将会为各朝军队和修行者封闭。届时,到鹿山山巅最近的距离,便来自于这各山山巅。”

    扶苏有些明白了,惊声道:“您的意思时,即便盟会开始,都可能会有人从山巅飞越过去?”

    “这是没有任何前事可鉴的盛会,一切皆有可能。”墨守城看着他,说道:“然而真正的强者需要的只是恰当的时机,他们根本不需要飞越,他们只需要让自己的力量能够在恰当的时候出现在鹿山山巅,出现在盟会里即可。”

    扶苏彻底明白,道:“所以这鹿山周遭…凡是距离鹿山山巅近的山头,都必定被惊世的强者占据,您是要挑选能够登顶的山头。”

    “天下各派宗师何其多,现在又有何人敢觉得自己天下无敌?更何况我和潘宫主都未至八境,即便联手对付楚帝都没有绝对的胜算,又如何敢保证想登哪一座山头就登哪一座山头。”

    墨守城点了点头,目光落向不远处那些曙光里的寂静山头,“自然只能寻找一处可登之山。”

    晨光熹微,草叶上的露珠散发着晶莹的光泽。

    墨守城和潘若叶缓步行至一座山脚。

    没有任何的气息变化,然而这座山脚下草叶上所有的露珠,却同时由草尖低落。

    虽然每一滴露珠都是极其的细小,平日无数这样的露珠悄柔的滴落下方,也不会发出任何的声响。

    然而所有草尖的露珠在同一时间滴落,却是带起了难以想象的气势,空气里唰的一声震响,山林间形成了一道无形的潮汐,宏大得令人根本无法想象。

    经过之前的问话,扶苏虽然早就知道这些平静的山峰里恐怕都有惊世的宗师存在,然而感受着这样的境界,他的面容还是失去了血色,越来越白。

    丁宁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他可以肯定这座山不是墨守城和潘若叶所能争的。

    因为他很清楚,墨守城和潘若叶是想以极小的代价,保证能在鹿山会盟之时还处在可以全力出手的状态。

    在他心中刚刚浮起这样念头的瞬间,他身前的墨守城和潘若叶已经停了下来,然后走向另外一座山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