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二十八章牢笼

第二十八章牢笼

    明明是三境的真元力量,然而身前的那数道剑痕中缓释着的却是真实无比的连七境的修行者都未必能理解的意境。



    对于修行者而言,遇到此时的情景,恐怕更多的会去思考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会去思考丁宁到底是什么样的出身,隐瞒着什么样的秘密,但对于被困锁在此处不知道多少年的盲龙而言,感受的却只是这样的气息本身。



    它虽不能口吐人言,但毕竟拥有很高的智慧,当丁宁的剑气扰动了这青色建筑内的阵势,激起了那些它熟悉的青色闪电时,它就开始明白自己真的有可能逃得出这个牢笼。



    想到真有可能逃脱出这样的牢笼,它的浑身忍不住更加剧烈的颤抖起来,肚子里却是发出如雷般的腹鸣。



    腹鸣是因为它很饿。



    它是肉食的灵兽,靠吞噬气血为生,然而当年将它困锁在内的强大修行者却知道它忍饥挨饿的能力,并未给它提供足够的食物,这些年来它的食物只有生长在这青色建筑内的虫豸,以及一些误闯入青色殿宇的鸟兽,虽然可以勉强让它活下去,但这么多年的饥饿,却是最大的折磨,更何况还不得自由。



    眼看着外面的青天,却根本不得出。



    楚帝和周家老祖等待了数十年,然而又怎么有它等待得久,多少年的等待终于换来今日这样的可能,看着丁宁平静而威严的姿态,它浑身颤抖着,然后整个身体全部趴服在了地上,连它的头颅都贴在了地上。



    这便是表示了它顺从的姿态。



    看着它头上那些无法看东西的盲目中的暴戾色彩尽数变成顺从和惊惧以及哀求之意,听着它腹中不断响起的如雷般腹鸣,丁宁的眼睛里闪过一些同情的光芒。



    盲龙的感知比正常的修行者强大不知道多少倍,此时它甚至敏锐的感觉到了丁宁的同情之意,瞬间将身体伏得更低,像是要将自己陷落于下方厚厚的腐叶中去。



    “我此刻的确同情你的遭遇,我会放你出去。但你首先会必须帮我救我的朋友。”



    丁宁看着它,说了这些话,然后异常简单的吐出三字:“肉菩提。”



    盲龙并不能完全理解他前面那些话的意思,但是肉菩提三字它却是听过很多次,在下一瞬间,它的头颅马上有些惊惧的摇摆起来。



    丁宁皱起了眉头。



    他开始一边比划着一些简单的手势,一边说话,“你的意思是说,肉菩提那边也有厉害的法阵,让你无法接近?”



    盲龙理解了他的意思,开始点头。



    丁宁深吸了一口气。



    他也彻底明白了周家老祖的用意。



    周家老祖只是想要用他吸引盲龙一瞬,只要让他能够进入防护肉菩提的法阵,只要盲龙不能在他进入防护肉菩提的法阵之前截住他,那他就能够顺利的得到肉菩提。



    所以,周家老祖应该直接会在里面炼化肉菩提。



    只要在里面直接炼化肉菩提,等到离开时再遇到这条盲龙,他就算吃点亏,也不至于陨落在这里,也可以逃得出去。



    “带我去。”



    丁宁看着盲龙,用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我会设法破阵。”



    盲龙微微抬起了头。



    它有些怀疑。



    丁宁微微蹙眉,他知道自己现在所需要做的是什么。



    所以他缓缓的呼出了一口气,将隐匿于体内的无数无形小蚕放了出来。



    无数看不见的小蚕密布于他的身体内外,开始吞噬周围的天地元气,吞噬任何种类的天地元气。



    空气里响起无数沙沙的声音。



    而在盲龙的识念中,却又是截然不同的景象。



    它就像是看到了一个食物链最顶点的巨物,可以吞噬任何一切东西的巨物。



    这样的气息和之前那些剑痕中展现的境界一样,足以令它战栗。



    它不再犹豫,转过身去,庞大的身躯在密集的林道中急速的穿行,瞬间在丁宁的身前破开一条圆形的通道。



    丁宁紧随其后,只是数十息的时光,盲龙便已停了下来。



    盲龙身前的林木藤蔓和这青色建筑物内里的别处没有任何异样,但是就在它的身前,有一条清晰的绿线。



    枯叶里,有许多绿色的晶石露出一小截。



    这些绿色晶石上散发出的绿色光焰,连成了一片,如一片碧波。



    丁宁的眉头再次深深的皱起。



    他闭上了眼睛,体内无数无形的小蚕再次涌出身体,缓释着吞噬在内的天地元气。



    这种气息的喷吐再次让盲龙感到惊惧,再次趴伏在了地上。



    随着这些小蚕喷吐出的无数无形细丝在空中散开,丁宁的识念中开始出现了一些清晰的线路,他的脑海里出现了无数寒风呼啸而行,无数雪粒和霜片在空中飞舞的画面。



    在这样寒霜的画面里,偏偏有无数绿色的晶尘弥漫着,就像是无数阴灵鬼物,在等待着簇拥上新鲜的血肉。



    “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彼此信任。”



    丁宁睁开了眼睛,他对着盲龙平静而无比认真的说了这一句。



    然后他伸出了手,就像是触摸朋友一样,朝着盲龙的头部放了上去。



    盲龙的身体微微僵硬,身体周围自觉的翻开可怕的气焰,空气里啪啪作响,地下也有无数的气流冲上来。



    但是丁宁的手却没有任何的迟疑和退缩,依旧落了上去。



    在他的手和盲龙的身体真正接触的瞬间,这些可怕的气焰消失,盲龙的身体依旧僵着,但是那些如黑宝石般的盲目中,却是闪现出更多异样的光焰。



    “我一定会让你离开这个牢笼。”



    丁宁缩回了自己的手,然后再度郑重的重复了一句,接着又说道:“我要破开这个法阵,但是我的力量不够,我需要你相信我,动用你的一些力量协助我破开这个法阵。”



    盲龙依旧僵硬的对着他,似乎有些不明白。



    丁宁看了它一眼,然后挥剑。



    他手中的末花残剑在身侧的地上留下了一道剑痕。



    然后一股真元从他的左手中射出,落入那道剑痕里。



    接下来,他点着那道剑痕,对着盲龙道:“我。”



    然后他又沁出了一股真元,落入那道剑痕,道:“你。”



    盲龙僵硬不动了数息的时间,忽然…它的身体动了,它点了点头。



    丁宁的面上出现了一丝好看的微笑。



    但是他依旧没有急着动手,而是又用残剑在地上画了两道人影。



    一道是周家老祖的人影,一道是扶苏的。



    “敌人!”



    他点了点周家老祖的人影,说道。



    “朋友.”然后又点了点扶苏的人影,说道。



    盲龙迟疑了片刻,再次明白了他的意思,点了点头。



    丁宁抬起头来,但是他又想到什么似的,又弯下腰,在地上画了一道滚圆的身影。



    这是盲龙的轮廓。



    然后他点了点这道身影,对着盲龙道:“朋友。”



    这简单的两个字里对于盲龙而言却包含着无数的讯息。



    它的身体里响起很古怪的声音,盲目里的光芒不断的闪烁着,它竭力的感知着。



    丁宁平静的看着它。



    它似乎被丁宁的平静感染,身体周围的气息也平静下来。



    丁宁没有再说什么,上前数步,走到了它的身前,站在它身前的绿线之前。



    这样的动作让盲龙的身体再次有些震动,它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丁宁便在此时挥剑。



    他手中末花残剑随着裂纹散开,如一朵花绽放,无数剑气随着剑丝的飘洒而激射出去,在前方的空气里射出无数条细微的线路。



    轰!



    前方平静的空气中骤然涌起惊人的寒气,一场暴风雪似乎即将要形成,将一切东西湮灭。



    也就在此时,盲龙的身体猛然抬起。



    它头颅上的许多肉须飘舞起来,它的身下地面里涌起一道道昏黄色的气浪,尽数涌入那些细微线路中。



    轰!



    前方的空间中发出如两艘庞大巨船撞击的巨大轰鸣声。



    喀喀喀…



    它和丁宁前方的无数绿色晶石上,瞬间出现了无数裂纹,然后那些绿色晶石碎裂开来,一层层光焰迅速的消退。



    此刻林木的深处,这些绿色晶石组成的法阵的中央地带,有一株亭亭如盖的菩提树。这株菩提树的枝叶全是奇异的紫色,根部如挂果般,挂着一个人形的紫色果实。



    这果实如同一个蜷缩的婴儿,表面散发着如玉又如肉的光泽。



    此刻周家老祖正跌坐在这个果实旁,他唯一能动的左手五指刺入这颗果实之中,一股股的真元,正不断汲取着这颗果实的精华,涌入他的体内深处。



    他的表情贪婪、狂喜至极。



    一旁被他制住而僵立在枯叶间的扶苏看着弥漫于他面目上的这种神情,厌憎至极。



    也就在此时,随着恐怖的轰鸣声,一团惊人的气浪夹杂着凛冽寒气狂涌而来。



    菩提树上所有的树叶落尽,周家老祖白发飞扬,他不可置信的叫了起来,“怎么回事!”



    (有一件大事,冰火破坏神的游戏已经正式上线了,大家在纵横首页都可以看到,已经可以玩了。冰火破坏神这个游戏非常特别,目前是页游里面最**的品质,虽然是页游,但里面玩起来和端游几乎一模一样,而且画面和打击感比端游还要强悍。大家可以去玩玩看,绝对不是吹的。还有另外一件大事是我今天在上海参加一个发布会,发布会结束之后我就会公布了...大家就会发现我其实真是够努力够拼的。还有最近赶路每天只有一更,但大家帮我记着数,等到行程稳定下来,自然会用一天三更这样的方式来慢慢还。)